0262 血与泪的成长史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良久,分开后,暧昧的冲他挤了下眼:“大爷,你是逃不出人家的五指山的,你就从了本姑娘吧。”

    苏哲气哼哼的在她翘臀上拍了一记,大义凛然的道:“大丈夫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我死也不从。”

    唐丫头也不生气,嘻嘻笑着又对他进行了一番肆无忌惮的强吻。

    直到苏哲呼吸急促,忍不住上下求索,唐丫头才脸色潮红的推开他。

    揶揄的看着他的冲动特征:“还说不能淫,这才哪跟哪就忍不住了。”

    苏哲一脸的惭愧,真特么的,怎么就管不住下半身呢。

    唐丫头瞬间又化为绕指柔,紧紧的抱着他,眼眸里全是情愫:“姐夫,我喜欢你,让我当你的情人吧。”

    苏哲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说:“丫头,你是嫣儿的妹妹,是我的小姨子,我不能让你当我的情人,不说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就算可以,也过不了你姐姐那一关啊。”

    “只要你答应,姐姐那里我自己搞定。”

    唐丫头美眸死死的盯着他,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

    苏哲这一辈子加起来的叹息都没有今天多,苦笑着说:“只要你姐姐同意,我就同意,行了吧。”

    “姐夫,你真好。”唐丫头开心的凑上来又是一阵热吻。

    或许自己是心太软,根本不会拒绝女人,特别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苏哲痛苦并快乐的想着。

    心里的那一层禁忌打开,他也放纵了自己,热烈的回应着她逐渐熟练的吻。

    …………

    霍佩芝醒来时,血色的身影已经离去,房间里只有和她一样昏迷的唐向华。

    看着唐向华身下狼藉不堪的血迹,霍佩芝的眼神极为复杂。

    作为唐家的三少奶奶,和唐成军成婚二十多年了,从她敏感的发觉夫妻之间已经没有恋爱时的激情后,她就开始放纵自己。

    经常会偷偷的去有那种服务的夜店找些年轻力壮的年轻男人来慰藉自己的寂寞。

    直到被这个英俊的混血儿抓住自己的把柄,并以此要挟自己后,她就彻底的迷恋上这个比她年轻了二十多岁的小男人。

    这辈子该享受的都享受了,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要面子有面子,可她却越来越空虚。

    空虚到明知道唐成军在外面养了小老婆,她也懒得过问,毕竟在他身上,除了能够满足她可笑的虚荣心外,她从来没有感到过真正的快乐。

    可是眼前这个英俊的不像话的男人,却带给她从来没有过的极致享受,那种从来没有过的被征服感让她为之沦陷。

    她爱死了这个小男人,她觉得这是老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是对她前半生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的补偿。

    她已经彻底的被他征服,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专属宠物,为此,她不惜背叛那个带给她一世荣华的唐家。

    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功名利禄,什么众人的羡慕,她统统都不在乎,她只在乎眼前的这个小男人对她的感觉。

    哪怕他扭曲着那英俊的脸,狠狠的咒骂自己就是贱货,是个婊 子,她都能从中得到异样的满足和刺激。

    即便这个小男人像一只吸血鬼一样噬咬自己的伤口,喝着自己的血,她仍然心甘情愿。

    她已经彻底沦陷在他用暴力和血腥以及扭曲的灵魂编织而成的异样快感里。

    在他的面前,她不用像在唐成军面前似的,竭力掩饰着自己渴望被虐待的变态心理。

    豪门唐家绝对不会容忍高贵、端庄、大方的唐家夫人骨子里其实是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在他面前,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放开自己,不用去刻意的掩饰自己卑贱风骚的本性。

    霍佩芝眼眸里闪过一抹无以伦比的坚定,哪怕是下地狱,我也会陪着你。

    她艰难的爬了起来,不顾自己的遍体鳞伤,小心翼翼的为小男人擦拭着身体。

    那专注的神情,仿佛那是世界上最高贵、最完美的艺术品。

    身体上的疼痛让她得到一种奇异的快感,她甚至有一种隐隐的渴望,渴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就这样死在这个小男人的手里。

    随着霍佩芝认真温柔的擦拭,阵阵疼痛让唐向华清醒过来。

    他没有立即睁开眼睛,而是装作继续昏迷,偷偷的观察着霍佩芝的一举一动。

    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温柔与怜惜,以及发自灵魂深处的爱恋与心疼。

    这一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久违的女人身影,那个始终对他宠溺而疼爱的母亲。

    他的心为之一疼,没有人知道,他对那个放 荡的母亲有着多么畸形的爱恋。

    十三岁时的那个夜里,就在情窦初开的他还在对男女之事充满憧憬时。

    趁着父亲不在家,那个性感的金发尤物打破了人间的禁忌,彻底把他从一个小男生变成了真正的男人。

    这段不伦之恋,伴随着他整个的青春期,他疯狂的迷恋着那种禁忌之爱。

    他一直以为这种爱恋将会是一辈子,除了他和父亲,那个金发美女不会再和其他男人有染。

    甚至为此,英俊潇洒的他拒绝了所有美丽姑娘的媚眼和热情。

    直到几年前的那一个夜晚,他无意中撞见的那一幕,让他彻底的崩溃了。

    当时他已经是个住校生,在得知父亲出差后,他立刻兴致勃勃的逃学回家,想要和她幽会。

    可他却看到了这一生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三个不同肤色的男人正在肆意的玷污着他心中最美丽的天使。

    当时的天使化身为最卑贱的妓 女,像个母狗一样跪在地上,媚笑着伺候那三个肮脏的男人。

    尤物是属于他的,连父亲的占有他都会生出嫉妒。

    他很霸道,霸道到不允许任何人分享他的蛋糕。

    他希望她只是一时糊涂,所以他选择了原谅她,但那三个男人,罪无可恕。

    经过一番精心的策划后,第三天,莱茵河里就多了三具不同肤色的男人尸体。

    他以为除去了那三个肮脏男人后,她的生活轨迹就会回到原点。

    甚至他都开始策划,如何除去父亲和奶奶,自己独自拥有那个金色头发的性感尤物。

    可那个天生的婊 子让他再度失望了,三个男人的死亡并没有让她有任何收敛。

    她抓住一切机会,变本加厉的周游在不同的男人之间,充满诱惑的掀起自己的裙子……

    于是,莱茵河里的尸体越来越多,他也逐渐迷恋上了血腥的味道。

    可是对那个性感金发尤物的爱恋也让他越来越不能容忍她的肮脏和背叛。

    终于,两年前,在他和性感尤物开诚布公的深谈一番后,得到了尤物拒绝的答案。

    他至今还记得当时两人的对话。

    金发尤物眼眸里全是疯狂的陶醉:“我亲爱的小贝尔,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是多么美妙,这是上帝赐予我最美好的享受,我无法抗拒我内心的呼唤,如果可以,我甚至期盼着和每一个雄性生物都能够发生一段美好的事情。”

    “你这个贱货,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婊 子。”唐向华眼睛里一片血红,恶毒的骂着自己的母亲。

    可是金发尤物仿佛从中得到了更大的快感,高亢的尖叫着:“小贝尔,继续,继续咒骂我吧,不要停,我喜欢你这样的赞美。”

    背叛我的人终将得到惩罚,唐向华的心第一次这么痛,绝望让他的灵魂也为之扭曲。

    他不动声色的敷衍着母亲,仇恨和绝望让他开始策划起一场灭绝人性的交通意外。

    父亲因为曾经长期的占有那只不知廉耻的母狗,也成为了他报复的对象。

    毫无疑问,对杀人已经轻车熟路的他来说,一场交通意外在他精密的策划下如期发生。

    可能唯一的遗憾就是不在死亡名单中的奶奶临时上了他们的车。

    奶奶不但和他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相反还很疼他,他本不想杀了她,可是谁让她倒霉呢。

    对此,他没有任何歉疚,只是有一些小小的遗憾,本来能老死的,却不得善终,这大概就是你的命吧。

    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没有想到远在华国的唐老爷子派出的白山河始终在关注着他们。

    连警察都没有破获的案子,原本是天衣无缝的。

    可是唐老爷子让白山河关注他们,在必要的时候保护他们,他们却都死于车祸,这让忠诚的白山河极为惭愧。

    作为唐老爷子的警卫员,见多识广,心思缜密,硬是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了疑点,着手调查这起看起来是场意外的车祸。

    可最终所有的线索最终都指向了唐向华,这个结果让白山河不敢置信。

    白山河陷入了两难之境,经过深思熟虑后,他选择暂时不向老爷子汇报,而是打算和唐向华谈一谈。

    他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唐向华做出这种杀害自己至亲之人的大逆不道之举。

    唐向华见阴谋败露,惶恐之下悍然向白山河出手,想要杀人灭口。

    可他精于谋略,武力值却是渣,怎么可能是白山河的对手。

    只是一招,白山河就把他制服,逼问他为什么要如此丧心病狂。

    就在此时,一道血红的身影出现,打败了白山河,并强行给他们喂服了血液病毒,把两人都转化为了血族。

    没有任何预谋,完全是巧合,血色身影只是偶然间的路过,偷听到了唐向华的身世。

    华国七雄的唐家,这让血色身影有了兴趣,立刻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如何利用这重身份的计划。

    作为公爵之下排名前十的荣耀侯爵——疯狗约翰。

    以喜爱男色、性格扭曲、实力强劲而闻名整个西方黑暗世界。

    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杀死他,否则即便是大佬们也不愿意轻易招惹。

    这厮是个天才,更是个比疯狗还难缠的疯子,在他心里没有任何规矩可言,只要他想去做的事情,就算是公爵阻拦也没有用。

    利用唐向华的身份打入华国唐家,谋取神武令,这就是约翰的计划。

    虽然他也不知道神武令是个什么东东,但以他的身份地位和权限,早就知道黑暗议会的高层在谋算着这东西。

    他很想知道连黑暗议长们都渴望得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所以他按照自己制定的计划出手。

    他没打算把神武令交给议会,他只想拿来后自己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让这么多大佬上心。

    要是对自己有用就留下来,如果没有用,就卖给黑暗议会。

    尽管他也隶属于黑暗议会,但以他曾经把自己看不顺眼的一个家伙足足虐待了七天才凄惨死去的性格,相信议长们不会介意给他一个高价。

    疯狗似的人物做事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一向的我行我素让他肆无忌惮的踏上了这个号称雇佣军禁地的古老国度。

    否则作为一名荣耀侯爵,也是近些年最有希望突破公爵爵位的未来之星,稍微有些理智的,是绝不会把自己陷入险境的。

    可惜疯狗约翰,本就是一个疯子,等他到了华国,议长们都不知道这个疯狂的家伙竟然跑去了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