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7 你们被开除了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苏哲长长的松了口气,冲华老埋怨的说:“老爷子,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孙女都有男朋友了,你还把她介绍给我,害的我以为你孙女找不到男朋友呢,看来你和你孙女之间有代沟啊,她有了男朋友都没告诉你,你们以后还要多沟通才行,信息不对等是会闹出笑话的。”

    华老笑的老泪纵横,捂住肚子摆着手:“哎呦,我不行了,苏哲,你太有意思了,要不是你有女朋友,我还真想把青柠介绍给你当女朋友呢。”

    青柠嗔怒的喊着:“爷爷,你瞎说什么呢?就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找他做男朋友的。”

    苏哲如释重负的拍了拍胸口:“那太好了,这下我就放心了。”

    青柠气的浑身发抖,愤怒的看着他:“你放心什么?”

    “当然是放心你不会缠着我了。”苏哲一脸轻松的说。

    “我缠着你?我华青柠会缠着你?呵呵,你还真够自恋的。”

    青柠面罩寒霜,脸上全是鄙夷和不屑。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你不缠着我,怎么都好说。”

    苏哲义正言辞的说。

    “你…无耻…”

    青柠被他的无耻气的银牙暗咬,干脆转过身去不搭理他,免得被这个无耻之人气死。

    围观群众们都一脸的艳羡,尼玛,这哥们还真是牛啊,把我们诺诺校花摘走了也就算了,竟然连这个比诺诺颜值还高的大美女也能拒绝。

    高俊辉心里嫉恨的想要发狂,你特么的不要老子要啊,这妞可比诺诺漂亮多了。

    诺诺那没戏了,不行,这妞我得泡上,想到这里,连忙快步走到青柠跟前,一脸的深情款款:“美女,你好,我是高俊辉,我能和你……”

    “滚一边去,别烦我。”

    青柠正在气头上,对高俊辉本就不感冒,此刻更是厌恶至极,毫不留情的喝骂。

    高俊辉败给苏哲丢了面子,本就心里有气,此刻被她毫不留情的喝骂,更是气的七窍生烟。

    再看周围观众的表情似笑非笑,让他觉得似乎所有人都在嘲笑他,他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哪里受得了这种羞辱,陷入了暴怒,双眼赤红失去了理智。

    突然掐住青柠的脖子,眼露凶光:“臭婊 子,给脸不要脸,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特么的把自己当成镶钻的,你这样的货色,出了门五百米卡萨洗浴中心里多的是,两百块钱打一炮,五百块钱就特么的包夜了……”

    青柠被他掐住脖子呼吸不畅,憋的喘不过气来,脸色涨的通红,眼睛都开始翻白,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打开他的手,奈何高俊辉人高马大,胳臂又长,此刻又失去了理智,根本毫无反应。

    “给我松手。”华老的脸色变的阴沉无比,浑身气的直哆嗦,上去拼命拍打高俊辉,却被他一挥手推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老爷子,老爷子,你怎么样了?”

    变生肘腋,苏哲吓的连忙扶起华老,见他只是激怒攻心晕倒,才放下心来。

    抬头一看青柠脸色发青,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怒吼一声:“高俊辉,你特么的松手。”

    高俊辉却恍若未闻,狞笑着大吼着:“你们都该死。”

    苏哲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狠狠的一撇,咔吧一声,高俊辉发出狼嚎般的惨叫,苏哲一顿拳打脚踢,把他打的是鬼哭狼嚎。

    “我的手,我的手,你特么的废了我的手,我以后再也不能弹钢琴了,草泥马老子要杀了你。”

    高俊辉发现自己右手被折断,状若疯虎的操起一把椅子向苏哲后脑勺砸去。

    “小心,苏大哥。”

    “小心,苏哲……”

    ……诺诺和方雯见状花容失色,惊呼出声。

    “嘭”的一声,苏哲一个漂亮的神龙摆尾,高俊辉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撞在阶梯教室的墙壁上晕了过去。

    “咳咳……”

    青柠剧烈的咳嗽着,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看见华老晕倒在地上,惊呼一声‘爷爷’扑了上去。

    围观的人们被这一系列的变故惊呆了,现场有名学生会的干事脸色煞白,高俊辉被打伤这是何等的大事,连忙跑去通知校长。

    苏哲见青柠趴在华老的身上哭的梨花带雨,没好气的呵斥道:“哭什么,老爷子只是急怒攻心晕过去了,没大碍的。”

    “真的?”

    青柠泪眼婆娑的看着他,眸子里闪烁着依赖的光芒。

    从小到大她都是天之骄女,被无数人呵护着,把她当做明珠般捧着,久而久之,她也养成了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脾气。

    何时遇到过这种可怕的情况,爷爷被推倒晕过去,自己还差点被掐死,苏哲救了她,这让她对苏哲充满了莫名的信任感。

    “当然是真的,我不会拿老爷子的性命开玩笑。”

    苏哲言之凿凿的说,青柠梨花带雨的样子充满了异样的美感,她的依赖眼神让他有些窃喜。

    不惜浪费星力输入华老体内帮他安抚心神,见他呼吸逐渐平缓才收手。

    “怎么回事?谁打伤的你?”

    一声惊怒交加的怒喝声传来,那名学生会的干部并不知道华老的身份,只是惊慌的告诉郑新平,高俊辉被人打伤了。

    他就急匆匆的带着保安赶来,看到高俊辉的凄惨模样,顿时勃然大怒。

    因为华老躺在地上,青柠蹲在他的身边,围观的学生又多,挡住了郑新平的视线,让他并没有看到他们,还以为他们早就已经离开。

    明天就是和华海音乐学院的交流会了,高俊辉是哈音的一张王牌,可偏偏这个时候出了事情,让郑新平怎么能不恼怒。

    特别是看到高俊辉手腕断裂,就是痊愈后恐怕也会对将来的演奏生涯产生影响,想到高俊辉的家庭背景,让郑新平更是心底直冒凉气。

    “是他,是他打的我,郑校长,赶紧报警,把他抓起来,他废了我的手。”

    高俊辉见了郑新平,立刻找到了主心骨,怨毒的瞪着苏哲。

    郑新平看着苏哲,眼睛里射出寒芒:“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到我们学校里打人,真是无法无天,保安,把他给我抓起来。”

    保安队长脸色阴森,带着几名保安冲了过来,就要抓住苏哲。

    齐诺诺上前一步,“校长,你怎么能不稳青红皂白就抓人?”

    “就是,高俊辉先动手的,苏哲是为了救人才动手的,他有什么错,你们凭什么抓人。”

    方雯也不乐意了,据理力争。

    郑新平本就在气头上,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又被两名学生顶撞,顿时更加恼火。

    恶狠狠的道:“我不需要问什么原因,他打伤了高俊辉,让他无法参加明天和华海音乐学院的交流会,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高俊辉怨毒的看着方雯,“校长,这个打我的人就是方雯找来的,方雯是嫉妒我钢琴比她弹得好,怕我抢了她的风头,才蓄意打伤我,让我无法参加交流会。”

    郑新平更加恼火了,脸拉的比驴脸还长,无比痛心的说:“方雯,你和高俊辉都是哈音的优秀钢琴家,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道德品质败坏,你太让我失望了。”

    方雯冷笑一声:“郑校长,你真是个老糊涂,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就偏听偏信,我人品卑劣?这么多人在现场,你随便问问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偏偏连问都不问,就偏信高俊辉这个小人的话,你有什么资格当校长。”

    “放肆,我有没有资格当校长不是你有权利质疑的,我不需要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俊辉被你喊来的人打伤是事实,不要以为你钢琴弹的不错就恃宠而骄,如果你不立即赔礼道歉,我马上就开除你。”

    郑新平见方雯毫不留情面的当面指责他,顿时暴跳如雷。

    方雯眼睛一眯,流露出一丝寒意:“道歉?我又没做错,凭什么道歉?你要开除我尽管开除好了?”

    “好,好,好,有了点小名气就敢无视尊长了,我告诉你,只要我一句话,你在音乐界就会遭到封杀,你的职业生涯会就此完蛋,我宣布,你现在被开除了,不光如此,我会继续追究你们买凶伤人的刑事责任。”

    高俊辉受伤,明天的交流会无法上场,只能全指望方雯出彩了,本想让她道个歉,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可没想到方雯如此执拗,让他当众下不了台。

    郑新平恼羞成怒,直接宣布开除方雯,即便明天再次输给华音,也决不能助长方雯的气焰。

    “郑校长,你要开除方雯,那连我一起开除好了。”

    齐诺诺见郑新平蛮不讲理,气的脸色铁青,上前一步和方雯站在一起表明态度。

    “还有我,连我一起开除吧,苏哲是我们三个人的朋友。”

    赵宝儿也鼓起勇气站了出来,虽然心里忐忑,但她觉得自己该站出来。

    齐诺诺和方雯欣慰的拉住她的手,之前产生的些许隔阂,此刻再也没有了。

    “你……你们?你们真是恃才傲物啊,好好好,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们,但你们考虑清楚,一旦开除,你们的音乐生涯就会到此为止。”

    郑新平脸色气的铁青,方雯她可以忍痛开除,毕竟钢琴系培养出不少水平很高的学生。

    赵宝儿在学校并不出彩,开除也就开除了,但作曲系的齐诺诺可是百年难遇的音乐天才,他怎么舍得开除。

    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必须维护他身为校长的威严,打算等下单独再做做齐诺诺的思想工作。

    “郑校长,你是不是太夸张了,你开除她们就能终结她们的音乐生涯了?我们华海音乐学院可是随时欢迎三位同学的加入的。”

    严国立慢悠悠的声音响起,让郑新平浑身一颤,转身面色不善的看着走进来的严国立:“严国立,你想干什么。”

    严国立也不看他,满脸微笑的看着齐诺诺三人:“齐诺诺同学,作曲系的才女,方雯同学,钢琴弹奏天才,赵宝儿同学,定音鼓的佼佼者,华海音乐学院随时欢迎你们的加盟,相信华音能给你们更广阔的音乐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