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0 方雯的变化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是,老大。”

    黑豹在耳麦里低声回应,随后开始发布指令:“第一小组负责强攻,第二小组负责火力支援,第三小组负责搜索,第四小组负责救援,要确保目标人物安全,狙击手潜伏待命,都明白了吗?”

    “第一小组明白!”

    “第二小组明白!”

    ……行动开始了,这是血刺成员脱离血刺加入逆战后的第一次战斗。

    野猴子一把抓住方雯的头发,狠狠的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疼的方雯惨叫一声,蜷缩起身子倒在地上。

    可头发还被野猴子抓在手里,大力的拖着她向隔壁房间里走去。

    “你放开我,你这个该死的丑八怪,癞蛤蟆,畜生。”

    方雯拼命的挣扎着,却被野猴子一阵拳打脚踢,打的鼻青脸肿,鲜血狂飙。

    野猴子看到鲜血,三角眼中露出病态的兴奋,舔 了 舔干涩脱皮的嘴唇,露出一嘴大龅牙,连牙龈都露了出来,仿佛动物园里跑出来的大猩猩似的,丑陋无比。

    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方雯脸上的鲜血,满脸都是陶醉的神色:“多么甜美的血肉啊。”

    方雯勉力睁开肿胀的眼睛,‘呸’的一口带血的浓痰吐到野猴子的脸上,“你这个死变态,丑八怪……”

    野猴子却毫不为意,伸出舌头把脸上的浓痰舔 干净,还一脸回味悠长的表情。

    方雯看着他的眼中终于露出了恐惧,这家伙真的是个变态。

    想起他竟然吃自己的浓痰,胃里忍不住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张口呕吐出来。

    “哇哗哗”,早上本就没吃饭,这一阵呕吐是天昏地暗,吐出来的全是酸水。

    好容易止住呕吐了,方雯脸色煞白,浑身无力的抬起头,却惊恐的发现野猴子正眼冒精光,看着自己呕吐出来的秽 物喉结一阵阵蠕动。

    他么的,这个死变态不会连我吐出来的胃液也想尝尝吧?

    一想到那恶心的场景,她实在忍不住又是一阵疯狂呕吐。

    等吐完后,她彻底没有了力气,有气无力的浑身瘫软在地上。

    眼泪哗哗直流,没被这变态吓到,却被他恶心到了,苏哲,你怎么还不来救我啊。

    突然身上一凉,野猴子一把扯掉了她的羽绒服,狞笑着向她扑来。

    “你给我滚开,死变态,狗杂种……”

    方雯拼命的反抗着,野猴子却狂性大发,用力撕扯着她的毛衣。

    方雯本就吐的七荤八素,哪里还有力气反抗,毛衣很快被野猴子撕烂,露出里面打底衫。

    看着方雯隆起的雄伟曲线,野猴子贪婪的吞了口口水,开始解她的腰带……

    方雯静静的躺在那里,视线都开始模糊,只觉下身一凉,裤子已经被他解开,露出穿着里面的秋裤。

    野猴子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眼睛里全是**裸的**,伸手就要脱去她的秋裤。

    就在此时,方雯突然暴起提膝,狠狠的撞在野猴子的兽性特征上。

    野猴子发出凄厉的惨叫,捂住小腹在地上打滚。

    方雯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肿胀的眼睛缓缓闭上,嘴里轻声呢喃,“苏哲,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哒哒哒……啊……”

    野猴子的疼痛好容易才止住,眼睛里露出凶光,正要把方雯狠狠的折磨一番时。

    一阵猛烈的枪声突然响起,接连不断的惨叫声、怒骂声、哀嚎声传来让他浑身一个激灵。

    东北虽然民风彪悍,但毕竟是在华国,枪械每个帮会都有,但没有敢明目张胆使用的。

    在这个会所里,并不是没有枪械,但都是数量很少的手枪,怎么会有冲锋枪的声音?

    野猴子心惊胆跳的到他的办公室的抽屉里,取出一把六 四手枪,别上几个弹夹,向外面跑去。

    迎面碰到一名手下,惊慌失措的冲他喊道:“老大,我们被袭击了。”

    野猴子心中一沉,一把抓住那名手下的衣领,怒声喝问:“是什么人袭击我们?”

    那名手下浑身颤栗,绝望的说:“是军队,一定是军队,他们火力好猛,一轮冲锋下来,兄弟们就被打散了。”

    “不可能,我们就是绑几个人,怎么可能出动军队?”

    野猴子不可思议的吼着。

    “老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军队,但是他们太强了,就算不是军队,也不比军队的战斗力差。”

    手下双股抖如筛糠:“老大,我们还是快跑吧。”

    野猴子怒声骂道:“跑你妈比,他们来了多少人?”

    “不知道,我们就看到几个人,兄弟们就倒下一大半了,他们根本不是在和我们战斗,根本就是在屠杀。”

    手下见野猴子松开他的衣领,也顾不得什么帮规啊,撒腿向后面就跑,那群杀神的可怕已经吓破了他的胆。

    野猴子脸色变幻不停,快速的转动脑筋寻找目前最稳妥的做法。

    手下人的汇报已经让他失去了对抗的勇气,尼玛,让老子拿把六 四去跟冲锋枪对抗,真当老子傻啊。

    幸亏老子在这里设置据点的时候,底下挖了一条逃生通道,想到这里他内心稍安。

    很想把方雯带走,但一想到方雯此刻浑身无力,带着一个不能走路的女人只会让自己陷入险境。

    他眼中凶光一闪,这些人肯定是奔着这个女人来的,敢杀老子的兄弟,那老子就让你们白忙活,现在就干掉这娘们。

    一不做二不休,他掏出六 四,装上弹夹,走进方雯所在的的房间。

    零星的枪声响起,负隅反抗的手下很快就被击毙,短暂的交火很快陷入了安静。

    野猴子眼珠子都红了,这里都是他的嫡系手下,这一战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全部歼灭,都怪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把枪口抵住方雯的脑门,“臭娘们,都是因为你,我的手下全被杀了,你去死吧。”

    方雯费力的睁开眼睛,心里一片悲凉,老娘才开始喜欢男人,就要这样死了吗?

    妈蛋的,早知道今天就不和他生气了,也让老娘尝够男人的滋味再死,真特么的亏大了。

    “死变态,他不会放过你的,你动手吧。”

    方雯眯缝的眼睛中带着一丝眷恋,苏哲,你这个王八蛋,以后一定要对诺诺好一点啊。

    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砰”的一声枪响,温热的液体洒落她一头一脸。

    终于死了吗?她的脸色变的坦然,脑海里却闪过昨晚和他恩爱疯狂的一幕幕。

    嘴里轻声的呢喃着:“早知道昨晚就开灯了,都没看见他那东西长什么样,真是亏死了。”

    “想看找时间我让你看个够。”

    一个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方雯愕然的睁开眼睛,见苏哲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方雯一阵慌乱:“你,你怎么也来了?难道你也被野猴子杀死了?”

    苏哲爱怜的帮她擦拭着脸,“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会死,我更不会让你去死,野猴子已经被我干掉了。”

    “啊,我们没死?”方雯惊喜的张开小嘴,露出雪白的贝齿。

    看着方雯鼻青脸肿的样子,想到她之前必定受过殴打,苏哲的眼中露出痛惜和怒意,“我真后悔一枪干掉了这个王八蛋,竟然敢打我的女人。”

    说着话,把手抚摸在方雯青肿的脸上,丝丝星力修复着她的伤势。

    方雯却丝毫没有感觉,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回响着那句“竟然敢打我的女人。”

    他把我当成了他的女人了吗?这种被呵护的感觉自从妈妈去世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她痴痴的看着苏哲,眼泪潸然而下。

    苏哲吓了一跳,心疼的问:“雯雯,是不是疼的厉害?你坚持一下,我正在给你疗伤,等下就不疼了。”

    “嗯!”方雯幸福的轻应一声,咧开嘴想笑一个,却疼的直吸溜,傻傻的笑着。

    眼睛停留在苏哲的脸上一刻也不愿意离开,他眼神里的心疼和温柔是不能作伪的,原来,他是爱自己的。

    看着他英俊的脸,温柔的眼神,唯恐弄疼她轻柔的动作,觉得这一刻好幸福,就算死了,也再也没有遗憾了。

    黑豹把搜集到野猴子这些年来的罪证交给苏哲后,就带队悄无声息的离开。

    苏哲抱着方雯上了捷豹,此刻的她已经看不出来曾经受过伤,虽然还有些虚弱,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无力。

    远处传来警笛声,苏哲一踩油门,捷豹就如离弦之箭消失在了原地。

    “雯雯,你今天还有场演奏,还要去参加吗?”

    苏哲看着有些虚弱的方雯,担心的问。

    方雯看了看时间,惊呼一声:“我都忘记了,还有二十分钟,还来得及吗?我想去参加。”

    苏哲嘿嘿一笑:“二十分钟足够了,极好安全带,看我的。”

    捷豹陡然开始加速,在市区里竟然跑到了一百四,那娴熟的车技,梦幻般的漂移,见缝插针的寻找时机,惊现的超车,让方雯兴奋的大呼小叫,让苏哲一定要教她。

    苏哲暗暗腹诽,这丫头,竟然还是个飙车爱好者,要是换了一般人早就吓吐了,她倒好,竟然毫不畏惧。

    短短十分钟就来到了音乐学院门口,在方雯跟门卫浪费了两分钟交涉后,苏哲载着方雯直奔演奏厅。

    赵宝儿和齐诺诺已经在门口等候,看到方雯顿时欢呼一声,把她搂在怀里,“还好,你是上半场最后一个演奏,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赶紧去化妆换衣服。”

    “嗯!”经历过生死后的方雯更加通透,和两个好朋友紧紧的拥抱,眼睛有些湿润。

    诺诺很奇怪的发现这妮子以前拥抱自己的时候都要借机吃豆腐和自己‘斗奶’的,今天怎么变的这么规矩。

    “诺诺,宝儿,我爱你们。”

    方雯收起眼泪,灿烂的笑了一个,在诺诺的耳边低声说:“我不要和你分开。”

    诺诺的脸立刻垮了下去,无奈的想,这妮子怎么还不死心。

    可方雯随后嘻嘻一笑:“我们一起嫁给苏哲好了。”

    诺诺的脸变成了大红布,嗔怪的说:“你瞎说什么呢?”

    还偷偷的看苏哲一眼,见他在冬日的阳光下,嘴角一直噙着微笑,心情顿时像花儿一样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