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2 刘凤娟的怨恨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林寒雪脸色大变,连忙对李文龙大喊道:“你快跑。”

    李文龙面色古怪的看着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林寒雪俏脸一红,随即又慌乱的说:“你快跑啊,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李文龙温柔的笑了笑,“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什么意思?啊……”

    林寒雪心脏砰砰乱跳,脸上泛起晕红,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他笑起来真好看,可是他怎么这么镇定,那边可是有十几个人呢。

    突然看见疤哥拿着半截酒瓶凶残的向李文龙捅来,惊的大叫一声:“小心……”

    李文龙裂开嘴,笑的很憨厚:“没事,我有兄弟。”

    我有兄弟,这四个字说的充满了自豪,充满了骄傲,充满了绝对的信任,所以他把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给了自己的兄弟。

    那是枪林弹雨中培养出来的默契和生死与共的情谊,当余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他知道,下面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我擦,文龙,我算开眼了,这是美女救英雄啊,真是让我羡慕嫉妒恨啊。”

    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林寒雪吃惊的看着那个一掷千金的阔绰青年突然出现在李文龙的身后。

    然后……疤哥的手腕被捏断,四肢被打断,躺在地上发出惨厉的哀嚎,再然后……

    一阵眼花缭乱,十几个彪悍的亡命之徒全被打断了双腿躺了一地,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林寒雪愕然的瞪大眼睛,小嘴张成了O字型,这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吗?

    突然发觉自己还在李文龙的怀抱里,顿时羞的满脸通红,手足无措的挣脱他的怀抱,低着头不敢看他。

    李文龙眼圈一红,迎着苏哲张开了双臂,嘴角的笑容开始一点一点的绽放:“兄弟,让你看笑话了。”

    苏哲给他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用力的拍着他的后背:“这算什么事,只能怪那个女人有眼无珠,她会后悔的。”

    随即一脸的悲痛欲绝:“哎,现在的女人真是没眼光,你看我那么帅,林经理这样的大美女都不看我,却对你情有独钟,真是没有天理啊。”

    林寒雪被他调侃的俏脸绯红,眼神躲闪着不敢和李文龙对视。

    李文龙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发出呵呵的憨笑声。

    “怎么回事?谁他么的在海王舟闹事?”

    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一个散发着彪悍气息的魁梧大汉带着几十名保安气势汹汹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峰哥,我在你这吃饭被人打了,你可得给我做主啊,哎呦,疼死我了。”

    一直躺在地上直哼哼的疤哥跟打了鸡血似的大声嚎了起来。

    魁梧大汉皱了皱眉:“刀疤,怎么回事?”

    刀疤用唯一能扭动的脖子转动方向,眼睛恶毒的看着苏哲:“就是这个家伙,他打我们。”

    本来被吓的瑟瑟发抖屁都不敢放的刘凤娟此刻像找到主心骨似的跑了过来,怨毒的指着李文龙:

    “峰哥是吧,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农民工贪恋我的美色,死死的纠缠我,想要非礼我,疤哥为了保护我,没想到这个农民工还有厉害的帮手,偷袭了他们。”

    峰哥看向李文龙,目中闪烁着冷厉的光芒:“是这样吗?”

    刘凤娟在一旁开始添油加醋:“峰哥,我们可是在你们海王舟消费的大客户,一个农民工在海王舟能消费的起吗?他就是来找茬的,还说海王舟又算什么,他有兄弟,就是来砸场子的,砸了海王舟也奈何不了他。”

    还没等峰哥说话,刘凤娟又怨毒的一指苏哲:“他就是那个农民工的帮手。”

    转身又一指林寒雪:“还有她,你们海王舟的大堂经理,帮着农民工无故殴打我,他们早就有一腿,我们可是你们的客人,海王舟就是这样对待贵客的吗?”

    峰哥脸色一沉,冲林寒雪厉声喝道:“林经理,你是经理,怎么能够无辜殴打顾客。”

    徐峰心里也很纠结,这刀疤是金胡子的手下,在海王舟被打有些不好交代。

    再说林寒雪是大堂经理,顾客就是上帝,不管什么原因殴打客人都是不对的,先处理她让刀疤等人消消气再说。

    至于刘凤娟所说的虽然不会全信,但就凭那个民工毫无在海王舟消费的能力,却出现在这里而引发争端,肯定是有责任的。

    至于苏哲,虽然穿的人模狗样的,但和农民工一起的人,能是什么有钱人?

    “不是这样的。”

    林寒雪不卑不亢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峰哥要是不信,这里的客人这么多,随便找人问问就知道是谁撒谎了。”

    “哼,你要是和李文龙没有一腿,你为什么要帮他?你们分明就是一伙的。”

    刘凤娟毫无廉耻的血口喷人,那颠倒是非的丑恶嘴脸让李文龙彻底的死心了,本还有点心痛,此刻也全部烟消云散,反而有了释然的感觉。

    峰哥不动声色,心里却犯了难,他知道林寒雪不会撒谎,但是得罪了刀疤就是得罪了金胡子。

    在得罪农民工还是金胡子,他很快就做出了选择:“来人,把这闹事的这两个人抓起来,至于林经理,你已经被开除了。”

    林寒雪怒目圆睁:“徐峰,要开除我也是老板说了算,你有什么权利开除我?”

    徐峰脸色一沉:“林寒雪,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老板现在在洗澡,吩咐我来处理,现在我最大,我说开除你就开除你,记住,这里现在我说了算,你殴打我们海王舟的贵客,你还有什么资格留在海王舟。”

    说完不耐烦的挥挥手,冲疤哥说:“刀疤,我给你的这个交待怎么样?”

    “好,很好,我会好好招呼这个骚娘们的,峰哥,多谢了。”

    刀疤还躺在地上呢,就开始色眯眯的幻想着等林寒雪离开海王舟,非得把她轮了大米不可,这娘们可比刘凤娟漂亮多了。

    “贵客?”

    林寒雪突然笑了起来,满是嘲讽的一指苏哲:“就他们消费了几万块钱就算贵客?你知道他在海王舟消费了多少钱吗?”

    苏哲始终冷眼旁观,他就是想让李文龙看透刘凤娟这个女人到底有多无耻。

    他不想让自己的兄弟颓废下去,要痛就一次痛到底,只有彻底放下,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徐峰看了看脸色淡然的苏哲,不屑的说:“他?他能消费多少?”

    “就是,和农民工在一起的人能消费多少钱,撑破天了几万块钱,就算今天他们砸锅卖铁消费了十几万,但别忘记疤哥可是这里的常客。”

    一说到钱,刘凤娟又开始兴奋起来,为了钱她背叛了李文龙,现在她就想用钱把他们狠狠的踩在脚下。

    “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点了价值一百二十万的极品鲍鱼,价值二千四的佛跳墙,价值三百的炸虾球,价值五十万的Prrir-Jout香槟,你们几万块钱的消费也敢说是贵客,真是好笑。”

    方雯淡淡的声音传来,踱着最优雅的步伐走了过来,精致的下巴微微抬起,就像是最骄傲的公主,尊贵而神秘。

    这一刻,她成为全场的焦点,光芒万丈,就连跟在她身后的齐诺诺的美丽光环也被她掩盖。

    她心里告诉自己,才不是在帮那个吓尿自己的男人,自己是实在看不惯刘凤娟无耻的颠倒黑白罢了。

    她绝对不会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潜意识里是不想让苏哲和海王舟背后的势力为敌。

    苏哲看着她有些发愣,心想这妞不是看自己很不顺眼吗?怎么这时候突然变仗义了?

    刘凤娟自恃貌美,可现在才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姿色在这些人的眼前是何等可笑。

    特别是听说他们一顿饭就消费了将近两百万,她突然有些后悔,那个年轻人到底是刘文龙的什么兄弟?怎么会这么有钱?

    她下意识的看向李文龙,和他视线交集的那一瞬间,从他的眼中再也看不到往日的温情和爱恋,只剩下无情的冷酷。

    这个发现让她心中为之一疼,却又升起强烈的嫉妒,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离开他是对的。

    可看了看躺在地上跟丧家之犬似的疤哥,那丑陋的模样让她一阵阵的反胃。

    她突然觉得好恨,李文龙,你明明有这么有钱的兄弟,为什么还跟我装穷?

    凭你们那么好的关系,随便张张嘴要个几百万还不是轻飘飘的事情?为什么要让我跟着你过苦日子?

    你早说你有这么有钱的兄弟,我又怎么会为了那点钱任那个丑陋的男人糟蹋?

    想到这里,她的脸庞开始扭曲,怨恨的看着李文龙,一切都太迟了,现在只能抱紧疤哥的大腿一条路走到黑了。

    徐峰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变的阴晴不定:“坐在一层卡座里的客人一顿饭消费将近两百万?你当我是傻子吗?”

    林寒雪冷笑一声:“点菜的单子就在吧台,你随时可以查看。”

    “哼,点了将近两百万的东西又能说明什么?他们是来砸场子的,恐怕根本就没有结账的打算。”

    刘凤娟阴阳怪气的继续煽风点火。

    疤哥浑身疼的直抽搐,却不由的暗中为刘凤娟点赞,没看出来这**还有点脑子。

    徐峰闻言精神一振,是啊,如果他们是来捣乱的,压根就没打算付钱,那就算点一千万的东西也没用啊。

    “砸场子?”

    方雯看着刘凤娟,气急反笑:“我们为什么要来砸场子?”

    刘凤娟敏锐的发觉徐峰似乎在偏袒他们,立刻毫不示弱的说:

    “那就要问你们了,我怎么知道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现在你们不是已经砸场子吗?”

    方雯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无耻程度,气的脸色涨红,她是一个学生,哪里说得过刘凤娟这样的滚刀肉: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还讲不讲道理?”

    徐峰不耐烦的说:“别特么的废话了,要不你们现在就把帐结了,证明你们是海王舟的贵客,要不然现在就自断手臂,赔偿我们酒店的损失和刀疤他们的医药费。”

    方雯闻言大怒,“凭什么?你们菜还刚上来,我们还没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