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9 他走不了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苏哲呵呵一笑:“客人来了,时间到了,我也该下去了,你先回去吧。”

    刀子眨了眨眼:“老大,需要我做什么吗?”

    “好好在燕京待着,别让事情牵扯到你身上,回去吧!”

    苏哲打开了车门,迈步向帝都国际大酒店而去,刀子遗憾的叹了口气,开着出租车离开。

    沈云飞身穿喜庆的大红新郎服,英俊的脸上带着从容不迫的微笑,从婚车里走了下来,很绅士的打开车门。

    一身大红喜服的新娘戴着红盖头,在两名伴娘的搀扶下走了出来,那肤如凝脂的纤纤玉指和婀娜玲珑的身材,让观礼之人生出想要一窥全豹的冲动。

    欢庆的喜乐开始播放,前来观礼的人们陆续进场纷纷落座,等待着婚礼仪式的开始。

    文雨菲跟着父母亲坐在观礼席上,兴致勃勃的等待着婚礼的开始,相比较文瀚生脸色却不怎么好看,同样不好看的还有不少人。

    八大家之间互相合作,又互相轧压,沈家这几年发展的很快,实力已经隐隐排在八大家之首,如果再和唐家联手,甚至能够左右下一届的选举。

    所以,沈、唐两家的联姻是所有家族都不愿意看到的,文家作为八大家之一,自然更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华国七雄的影响力有多大,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可以说,身为红色家族的华国七雄,底蕴远远不是八大家可以相比的。

    八大家尽管风头正劲,但如果经营不善,随时都有崩盘的可能,华国七雄只要不叛国,就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这就是红色家族和八大家的区别。

    不止是文瀚生想不明白,其余家族代表也都想不明白,华国七雄历来不会和八大家中的任何一家联姻,这是所有家族默认的规矩。

    看着唐家人的面无表情和沈家人的喜笑颜开,所有人都觉得其中有着不为人知的猫腻,否则唐家之人不会是这样的表情,到底是什么的利益能够让唐家破坏这个规矩?

    对唐家人在这个场合表现出的不适宜表情,沈家却给予了极大的宽容,依然笑脸相迎,让观礼的人群想到一句很贴切的话,热脸贴冷屁股。

    孟博悠闲的坐在观礼席上,对他的出席,沈家很意外,甚至有点受宠若惊,又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孟家三少的骄狂和武力绝对的成正比,在燕京大少中是首屈一指的嚣张人物。

    这家伙除了比疯丫头讲那么一点道理外,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主,能得到盛阎王夸赞的年轻人,总是要让人高看一眼的。

    所以沈家对他的出现那是严防死守,时刻盯紧,唯恐在关键时刻这位小爷惹出什么乱子。

    孟博对此心知肚明,和其他家族的年轻俊杰们聊天打屁着,脸上笑的很灿烂,尼玛,防火防盗防苏哲,你防老子有屁用,要不是来看我兄弟抢亲,老子才不稀罕来看你沈家的热闹。

    随着时间的流逝,观礼的人也越来越多,八大家基本上都派来了代表,尽管心里不爽,但大家族之间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

    就连华国七雄都派来了代表,毕竟沈家他们可以不放在眼里,但唐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只是他们恐怕和七大家想的一样,巴不得联姻失败,只是看起来似乎希望渺茫。

    良辰吉时就在众人复杂的心思中到来,随着震天的炮竹声,燕京第一司仪钱顺流西装革履隆重登场,口绽莲花的夸赞着今日举行婚礼的一对新人是何等的狼才虎豹,珠联璧合,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有情人终成眷属,实乃佳偶天成。

    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倒是让文雨菲咯咯笑个不停,心中由此联想到自己和苏哲结婚时,一定也要请这个好玩的司仪来主持婚礼。

    “有请我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新郎,隆重登场。”

    随着钱顺流的高声呼喊,沈云飞身着一身新郎喜服,胸前别着新郎的大红花,昂首阔步的走进婚礼现场,引来阵阵掌声。

    只是一个声音有些不和谐的响起:“英俊潇洒个屁,连哥的一半都不如。”

    这声音颇为响亮,沈家人的脸色都为之一沉,看向说话之人,其余观礼之人也频频行注目礼,脸上似笑非笑。

    唯有沈云飞脸色毫无变化,冲着大放厥词的孟博微微一笑:“孟三哥风流倜傥,乃人中之龙,云飞怎敢和孟三哥相比。”

    “还是小飞子是明白人,这钱顺流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孟博一拍巴掌,一脸的还是你小子懂事的表情,却没看到沈云飞转过身时眼底掠过的一抹寒芒。

    钱顺流一头的瀑布汗,心中委屈的想,尼玛,老子招你惹你了,这是老子吃饭的手段,沈云飞就算是一脸大麻子,老子也得把他夸出花来,我总不能说有请一脸大麻子的新郎上场吧。

    见沈云飞认怂,孟博也闭上了嘴巴,沈家人脸色虽然难看,但也松了口气,毕竟孟博说这话,就跟开玩笑似的,他们也无法计较。

    钱顺流等沈云飞上场后,又幽默了几句,开始高喊:“下面有请我们漂亮端庄的美丽新娘唐嫣儿小姐上场。”

    钱顺流说完,还下意识的看了看孟博,心想这丫的不会和新娘也争风吃醋吧?见孟博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才放下了心。

    唐嫣儿盖着红盖头,在两名伴娘的搀扶下缓缓走上了红地毯。

    孟博无意中瞥了一眼伴娘,脸色瞬间就变了,站起来就走,嘴里嘟囔着,“尼玛,见鬼了,老子得赶紧走,这疯子要是突然拉着我切磋,我孟三少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他,心想这丫的今天就是来打击沈云飞的不成?怎么突然就走了。

    只有脸上化着浓妆的伴娘——疯丫头似笑非笑的瞥了孟博的背影一眼,哼,竟然被你认出来了,暂时先放过你,不能坏了小哲哲的事。

    孟博出了婚礼现场,迎面碰见了苏哲,正要招呼一声,却被苏哲一个眼神止住,两人擦肩而过。

    是走呢?还是看热闹呢?不行,我不能走,万一苏哲遇到大麻烦,我豁出去兴许还能帮上忙,孟博纠结了半天,转身又进了礼堂,面无表情的坐到原来的位置上。

    旁边一个大家族的子弟好奇的问道:“三哥,你刚才去干嘛了?”

    “哥去厕所了。”

    孟博心不在焉的打量着四周,奇怪,苏哲人呢?

    钱顺流正在口若悬河的称赞新郎新娘乃是天作之合,最后总结了一句:“英俊的新郎和美丽的新娘两情相悦、情投意……”

    “两情相悦个屁!”

    一声怒喝打断了钱顺流的话,全场一片哗然,纷纷看向孟博。

    孟博一耸肩膀,无辜着眨着眼:“你们看我干嘛?又不是我说的。”

    苏哲的身影晃悠悠的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主席台上,带着一脸的激愤:“嫣儿,你怎么能嫁给别人?”

    文雨菲浑身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台上的苏哲,刘倩茹脸色大变,连忙伸手抓住文雨菲的手,只感觉雨菲浑身颤栗,泪水迅速的溢满眼眶。

    文瀚生发觉女儿表情不对,连忙问道:“倩茹,雨菲怎么了?”

    刘倩茹脸色铁青,狠狠的看着苏哲,声音里带着冰冷的寒意,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那家伙就是苏哲。”

    文瀚生脸色变了,眯着眼睛看向苏哲,一道骇人的杀机牢牢的锁定在他身上,低声说:“先看看,如果他真是这种人渣,我会出手。”

    “嫣儿,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跟我走!”

    苏哲正在尽情的表演,却被文瀚生的杀机锁定,他下意识的看向文瀚生,这才发现文雨菲竟然也在现场,美丽的眸子中全是不可置信的泪水和绝望。

    苏哲心里一颤,大脑一片空白,雨菲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她渐渐黯然的眼眸,心里一疼,向她投去一个歉然的目光。

    硬着头皮转过身去,牵住唐嫣儿的手:“嫣儿,跟我走,无论是谁,也休想抢走我苏哲的女人。”

    “你特么的找死。”

    尽管沈云飞的城府很深,可是从苏哲出现那一刻起他就懵了,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在燕京、在沈家的地盘上竟然有人敢抢亲。

    当看到唐嫣儿顺从的让他牵住手,他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狠狠一拳向苏哲脸上砸去。

    苏哲不屑的一笑,沈云飞果然是隐者,修为还不低,竟然堪堪到了玄武境,但可惜隐者最强大的手段是暗杀,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战力。

    “嘭”的一声,沈云飞被苏哲一脚踢的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墙壁上,跟壁虎似的慢慢滑下来。

    “小畜生,找死!”

    几十名沈家的护卫在沈庆腾的指挥下向苏哲扑了过来。

    文瀚生很犹豫自己要不要出手,按理说苏哲抢亲最符合家族的利益,但是关系到自己的女儿,他实在无法坐视不管。

    看着雨菲瘫坐在椅子上,空洞的两眼没有任何焦距,全是让人心碎的死灰色,他的心就如刀割一样疼痛。

    沈家的护卫最强的也只是邱虎这个兵王,对苏哲来说没有丝毫压力,他牵着唐嫣儿,轻描淡写的一只手把这些护卫打的鬼哭狼嚎。

    因为这些护卫都是退伍军人的缘故,他下手很有分寸,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现场观礼的人的表现都很奇怪,没有惊慌,没有尖叫,都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似乎在看一场好戏似的,偶尔还交头接耳的交流两句。

    唐家人的表现更奇怪,如同泥塑的菩萨一般,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没有欢喜,也没有愤怒,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漠不关心的看着。

    沈建军的脸色难看之极,这一刻的沈家似乎被所有人孤立起来。

    他暴躁的站起身来,看着拉着唐嫣儿大步向外走的苏哲,怒喝道:“想走?把他给我拿下。”

    “爸,不要!”

    沈云飞躺在地上艰难的向他摇了摇头。

    沈建军脸色铁青,“我不能忍?这是我沈家最大的耻辱。”

    “爸你放心,他走不了。”沈云飞英俊的脸上全是扭曲的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