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3 无人能懂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不提青年心里的激动,苏哲看着这辆价值八百多万的豪车,咧嘴一笑,啸天这家伙貌似对迈巴赫情有独钟啊。

    开着迈巴赫行驶在车水马龙的帝都街道上,苏哲突然怀念起在异国战场上自己驾驶着南非掠夺者横冲直撞的豪迈景象,那是一种肆无忌惮的驰骋,充满了对自由的向往

    只是那辆价值三千两百万的南非掠夺者此刻正在自己的星妖空间里,“掠夺者”是目前世界最坚固的车辆,可以冲破房屋,抵御射击,其车轮能经受14公斤T N T炸 药仍会完好无损,车体可抗7公斤T N T的爆炸冲击。

    华国的交通和国情不太适合这款超级越野战车,但是这一次抢亲,或许这辆号称史上最强的SUV能够有用武之地了。

    人间仙境是燕京顶级的商务会所,这里的迎宾小姐个个都在一米七以上,容貌秀丽,身材堪比模特,穿着水红色的旗袍,开叉到大腿根部,一抬腿神秘风景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苏哲把车钥匙交给门童,顺手打赏了两百元的小费,迈步向里面走去,八名美丽的迎宾小姐齐齐躬身:“欢迎您的光临。”

    真特么的是帝王级的享受,这些美女个个都是绝色,虽然不能和倾城这个等级的美女相比,但按照苏哲的审美评判,都在七十五分左右,达到了上床的标准线。

    苏哲对人间仙境早有耳闻,说这里聚集了华国各种各样的美女,他有些怀疑其真实性,之所以把见面地点选在这里,也是为了见识一下,没想到传说是真的。

    想到这只是外围的迎宾小姐就这么漂亮,里面受过专业培训的又得有多美,这让他的狼狼之心充满了期待。

    随着迎宾小姐的带领,他来到了VIP888房间,迎宾小姐恭敬的弯身告退,顺手带上了房门。

    一走进房间,那耀眼的明晃晃的光就映得眼睛睁不开,仔细看,那喷金的墙壁、大红的地毯以及深紫色的意大利真皮沙发煞是抢眼,还有那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灯同样显得华贵,四个价值至少十万以上的豪华按摩椅,一个摆放着各种红酒、饮料的酒柜,几个吧台椅,光是一个黑白相间的雅致茶几都特么的最少值上万块。

    苏哲看着这个奢华到惨无人道的房间,第一感觉就是这里的老板简直是太禽兽了,光这一个房间的装修及摆设没有几百万也拿不下来,用吃不到说葡萄酸的心理痛骂了一声,俗。

    无聊的苏哲捏起茶几上摆放的各式果盘里的一颗葡萄塞到嘴里,拿起一根飞镖对着镖盘随手扔去,稳稳的扎中红心。

    看了看表,来早了十分钟,苏哲很腹黑的心想这个房间估计得不少钱,还是让某个狗大户买单才行。

    门被轻轻的推开,苏哲愕然的看着推门进来的文雨菲,“菲菲,你怎么来了?”

    文雨菲调皮的说:“我跟我妈来这见几个大佬,刚好看到你,我来查岗,看你是不是来偷腥,听说这里的小姐可都是顶级的噢。”

    苏哲遗憾的叹了口气,抱了抱她:“可惜时间不够,不然说什么也得和你温存一下。”

    文雨菲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脑子里整天就想着那些事。”

    嘴里说着很嫌弃,双手却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一刻也不舍得放开,苏哲贼贼的一笑:“古人云,食色性也,你是我媳妇,我不想那些事想什么。”

    “讨厌!对了,这是演唱会的门票,我给你留的第一排的,我只弄到了五张。”文雨菲拿出了五张票塞给他。

    “够了。”苏哲本想只拿一张,但想了想五张都收了下来,就是送人做个人情也是好的。

    “对了,苏哲,我们那个是不是能够美容啊?”

    文雨菲有些羞涩的问,“我昨天回去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好了,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但依然很有精神,而且力量也变大了许多,今天一不小心,把门把手拧下来了。”

    苏哲诧异的检查她的身体,愕然发现她竟然成为了武者,只是她不会使用力量而已,他若有所思,难道是因为那股阳火之力?

    男人属于阳性,女人属阴,那阳火对男人有害,但是对女人却很合适,想到这里他开心起来。

    神秘兮兮的说:“和别人不行,和我那个就可以,我可是把自己的功力度入你的体内,你现在的力量相当于部队里的兵王了,只是你不会使用这些力量而已。”

    文雨菲惊喜的瞪大眼睛:“那我们这是不是武侠电影里的双修?”

    “嗯,算是吧!”

    苏哲乐呵呵的看着她,心想等和倾城圆房的时候,也给她整点阳火,让她成为武者,然后在修炼的时候搂着她,像帮疯丫头修炼那样帮她提升修为,不要求她修炼到多高的境界,最起码能够自保。

    “太好了,我从小就想当女侠,现在我就有机会实现我的梦想了,你说我是去学空手道还是跆拳道?”

    文雨菲兴奋的就像个小孩子,喜滋滋的问。

    苏哲不屑一顾的说:“那些东西都是花拳绣腿,你家里亲戚不是有军人吗?你就学点军人的格斗术就行,又不指望你和人打打杀杀,能够拥有自保之力就行了。”

    文雨菲眸中闪过一丝黯然:“我爸和我妈离婚了。”

    “什么时候?”

    苏哲很诧异,文雨菲的爸爸苏哲也认识,是他的一位前辈,也是战斗在特殊战线上的勇士。

    “就是最近,只是没有向外公布。”文雨菲很不开心。

    苏哲皱起了眉头,文雨菲的强大背景就来自于父亲,如果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对她很不利。

    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各种潜规则让人防不胜防,失去了军方背景的文雨菲未必有人敢动,但她的母亲却不好说了。

    苏哲曾经远远的见到过她母亲,是个十足的大美女,以前有她父亲的背景震慑,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敢打她主意的也会碍于面子不动她,但现在问题就大了。

    严格说起来,刘倩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经纪人,她太过强势和盛气凌人,这些年得罪过不少人,但由于她老公的关系,没有人动她,可离婚后,后台小一点的未必敢动,但后台强硬一点的必然会动手。

    虽然这不关苏哲的事,事实上他对刘倩茹的印象并不算好,但是她毕竟是文雨菲的母亲,他不能不上心。

    苏哲严肃的问道:“为什么离婚?”

    文雨菲眼圈一红,“我爸常年在部队不回家,一次突然回来,刚好看到我妈醉醺醺的被一个男性经纪人扶着送回来,我爸就开始疑神疑鬼,我妈就发飙说她整天独守空房,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话撵话就和我妈闹掰了,第二天两人就去办了离婚手续。”

    苏哲沉默了,这就是一个军人的悲哀,为了守护国家,舍小家顾大家,不能和自己的妻子长相厮守。

    刘倩茹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空虚寂寞冷的时候,又在娱乐圈里打混,不说她有没有出轨,即便是出轨也情有可原,换了是谁也无法忍受长期的守活寡。

    文雨菲哭着说:“我妈是清白的,她每天都和我在一起,那晚送她回来的也是我们圈子里的一个叔叔,人很好的,我爸常年不归家,哪里有资格这样怀疑我妈。”

    “菲菲,我也是一个军人,我特别能理解你爸,他在前方保家卫国,才能让我们国家大后方的人安居乐业,没有他的牺牲,这些普通人怎么能过上现在的生活。”

    苏哲眼底掠过一抹痛苦,表情很严肃的说:“如果你不能理解你爸,那我们在一起也不合适,我和你爸是同样的工作性质,以后你也会遇到和你妈现在一样的情况,到那时你也要离开我吗?”

    文雨菲怔怔的看着他出神,突然小嘴一瘪流下了眼泪:“苏哲,我爱你,我不要离开你。”

    苏哲苦笑的看着她:“你妈难道以前不爱你爸吗?最终不还是选择了分开。”

    文雨菲神色变的黯然起来,眼眸中闪烁不停,擦了擦眼泪,强笑着说:“我先走了,我妈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苏哲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她,看着她眼中的那一抹动摇,看着她转身离开,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似的,很疼。

    他能够理解文雨菲的心情,她和她爸爸并没有多少感情,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寥寥无几,从小是她妈妈把她带大,又一手把她捧红,成为现在的大明星,大歌星,妈妈为她付出了很多,可以说妈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所以妈妈才是她最亲的人。

    这些年她妈妈的寂寞和痛苦她都看在眼里,在她心里,或许,她不能接受自己成为像妈妈那样的人,她无法用一生的时间在原地等待一个人,无法蹉跎自己的青春岁月。

    她需要时间去重新衡量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所以她逃避,她闪烁,她动摇,苏哲不怪她,只是有些心疼。

    一股浓浓的悲伤让他心里很疼很疼,雨菲是他青少年时期心中最完美的女神,他曾为了能够拥有她而虚荣心得到满足,也曾为了自己能够征服女神而得意,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真的爱上了她。

    可此刻,他的心疼让他知道自己错了,他心里一直有她,只是害怕失去她,这些年才下意识的让自己选择不去想起她。

    孤儿生存的第一法则,就是学会保护自己,所以,他像个蜗牛一样把自己的真心藏起来,隐藏在玩世不恭的笑容背后,

    就如戴上了面具,就如四合院那一扇关上的门,关着他内心最深的痛。

    他点燃一根烟,看着袅袅青烟在指尖消散,突然想起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抽烟的男人,心里有一个痛,千疮百孔,无人能懂。

    香烟依然无法平息他内心隐隐的躁动,要等的人似乎迟到了,还没有出现,他看着这奢华的房间,却空的像是失去了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