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2 是不够大吗?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山鹰,你丫的懂不懂啊,这样的事哪归汽车站管啊。”重炮嘲讽着说。

    山鹰有点懵逼;“哪归哪管啊。”

    “应该归城管管吧,城管不都是管路上的事吗。”重炮似乎也不确定。

    黑豹一撇嘴,不屑地说:“两当兵当傻了的蠢货,这该归运管处和公路局管,跟城管和汽车站有毛的关系。”

    “为什么归公路局和运管处管?”两傻大兵一起问道。

    黑豹嘚瑟的说:“去问度娘。”

    “度娘是谁?你马子?”重炮很憨厚的问道。

    山鹰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重炮:“你真是傻×,度娘,度娘,听名字也知道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我估计是黑豹他表姨。”

    “……”黑袍彻底崩溃了,这两货是原始人吗?

    不再纠结长途大巴归谁管和度娘是谁这样有深度的问题后,山鹰和重炮充分展示了什么才是助人为乐。

    两人跟没进过城似的看啥都稀奇,还很乐于助人,自带逗逼属性。

    比如,山鹰很热心的、不容分说的扶着一位拄着拐杖、行动不便‘站在路边的老爷子过马路。

    结果,老爷子对他一通臭骂,人家好不容易刚从马路那边过来,这货又把人家送回去了。

    再比如,重炮指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身后的贵宾犬大惊道:“怎么城里还让养狐狸?”

    山鹰鄙视的说:“什么狐狸,这叫萨摩,你懂不懂啊,不懂就别丢人现眼。”

    恰在此时,旁边跑来了一只松狮奔向小女孩。

    说时迟,那时快,重炮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松狮一脚踹出去老远,松狮哀叫一声,腿断了一条。

    重炮咧着嘴对小女孩憨厚的一笑:“不用谢,这狮子已经被俺打趴下了,这江州的动物园怎么管理的,竟然跑出来一只小狮子,要是伤了人怎么办。”

    话音刚落,松狮艰难的用三条腿一瘸一拐的来到小女孩身边,山鹰脸色大变,一个纵身朝松狮又是一脚踹去,松狮惨嚎一声,飞出去好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又断了条腿,彻底站不起来了。

    山鹰对满脸恐惧的小女孩温和的说:“小妹妹,不用怕,它已经断了两条腿,绝对站不起来了,虽然这只是一只小狮子,但狮子是食肉性动物,还是很危险的……”

    话还没说完,小女孩哇的一声就哭了,对着一个匆匆赶来的中年妇女抽泣着说:“妈妈,他们打断了大宝的两条腿,呜呜呜。”

    两人面面相觑傻眼了,懵逼的异口同声说:“俺滴娘来,这城里还让养狮子???”

    黑豹一个箭步,两个箭步……离他们远远的,一脸我不认识这两货的表情。

    在被中年妇女一顿残忍、没人性、死变态的臭骂后,被骂的跟孙子似的两货扔下两千块钱狼狈而逃……

    黑豹那个乐呦,可看着两货要杀了他似的可怕眼神,又不敢笑,差点没憋出内伤来。

    也不怪,这两货打小都是在山沟沟里长大,当兵后又只顾着拼命的训练,不爱看书,不爱玩电脑,就是偶尔出任务,不是在深山老林里潜伏,就是在热带雨林里厮杀,或者在沙漠中奔袭……

    偶尔去个城市出任务,还都是在国外,和社会早就脱节,论打仗,这两个家伙一个顶几个,可要是论在城市里生活,两人基本上相当于外星人。

    苏哲正和宁倾城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宁倾城正吃着葡萄,自己吃一粒,喂苏哲一粒,那个浓情蜜意,让苏哲心中感慨万千,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这大概就是幸福吧。

    短信响起,苏哲看了看,抱了抱她:“我出去一下。”

    宁倾城乖巧的点了点头,“早点回来。”

    “嗯!”

    苏哲心里涌起暖流,此刻的她温柔贤惠的就如一个嘱咐他早点归来的妻子。

    温柔乡,英雄冢,他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早点休息,我会尽快回来。”

    宁倾城看着他毅然提拔的背影,眸中流转着无法言说的意味,或许有一天,他会和今天这样,为了国家,毅然决然的离开自己吧。

    可是那又怎么样?那样的他才更值得自己去爱不是吗?他有他的使命,注定不会为了自己而驻足,她的眼中慢慢的露出一丝坚定。

    苏哲,我不会拖你的后腿,我会为你而骄傲,为你而自豪,像一个真正的妻子一样,在你疲倦的时候,给你家的温暖,在你受伤的时候,给你一个休憩的宁静港湾。

    红色的兰博基尼如同一只闪电般跳跃的羚羊,在夜晚的大街上奔驰,发动机的轰鸣声引来路人羡慕的眼神,不知道又是哪家的纨绔子在深夜飙车。

    夜晚的江州车辆也少了很多,半小时的路程硬是让他在十分钟内赶到,当他抵达一栋别墅前时,黑暗中的迈巴赫和依维柯车灯闪了闪,他把车子熄火,隐藏在黑暗之中,就如一只等待猎物的猛兽,随时露出它锋利的獠牙。

    冷楠下车走到依维柯跟前,敲了敲车窗,刘远东降下车窗玻璃,一只耳麦被扔到他的手里,他戴上耳麦试了试音。

    “哲哥,暗狐被抓进这栋别墅,这里应该就是血影的据点。”

    冷楠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

    苏哲变戏法似的从星妖空间里取出武器:“过来拿家伙儿。”

    刘远东和冷楠猫着腰蹿到他的车前,一人领取了一把巴雷特狙击枪和德国P229型手枪,又领了几个弹夹。

    苏哲低声道:“我先突入,你们外围支援,这栋别墅里有七十六个血影成员。”

    “你怎么知道?”刘远东诧异的问。

    苏哲神秘一笑:“我有我的办法,进去之前,我先清理一下周围再说。”

    等两人潜藏到黑暗中,苏哲如同一只敏捷的猎豹,蹿下车门向脑海地图中一处闪烁着黄点的隐蔽位置蹿去。

    他的精神力地图中同伴会显示为绿点,敌人显示为红点,无关人员显示是黄点。

    可这个无关人员竟然潜伏在他们的身后的死角里,这就有些不正常了,为了不留下后患,他必须弄清楚潜伏的人是谁。

    美杜莎看着大红色的兰博基尼驶入作案现场,她觉得越来越有趣了,三辆车三个人,都是为了那个被绑架的人而来,她把车停在一个他们视线的死角里,悠闲自得的戴着耳麦听着音乐,等着欣赏一出好戏。

    所以当后车门被轻轻拉开时她一无所觉,直到一把枪顶在她的后脑,她才如坠冰窟,心里暗骂自己大意了,竟然被人摸上车用枪顶着脑门才发现,脑筋急速转动,思忖着反击的办法。

    苏哲的视力在黑暗中也清晰可见,当看到竟然是美杜莎时,他有点懵,但他乡遇战友的喜悦让他的陡然生出促狭之心。

    伸出一只手挑起美杜莎的精致下巴,粗着嗓子发出嘿嘿怪笑:“这妞长的还不赖,大爷今晚还缺个暖床的,就是你了。”

    美杜莎美眸中喷射着怒火,冷冷的说:“我劝你最好放开我,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呦,小妞还挺火爆。”

    苏哲哈哈大笑起来,恢复了原声:“美杜莎,你的警惕性落下了啊,看来得给你加训,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剃个男人头。”

    美杜莎身体一颤,眼泪哗的就下来了,颤抖着说:“老大,是你吗?”

    “废话,不是我是鬼啊。”

    苏哲笑呵呵的收起枪,“你怎么跑江州来了,我今天还在想你呢,怎么不在队里,黑豹他们呢,还好吗?你不会有什么任务来这里吧。”

    美杜莎脑子嗡的一下炸了,老大说他想我了,他竟然说他想我了,剩下的话再也没有又听进去。

    粉白的脸颊上浮起一抹绯红,心情雀跃的就像是出笼的鸟儿,想要快乐的歌唱,他既然想我了,那说明他心里有我,她羞涩的想。

    苏哲纳闷的看着她在那发呆,身子一缩钻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你怎么了?”

    她不管不顾的扑到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老大,我好想你,呜呜呜。”

    苏哲心里泛起一丝愧疚,爱怜的拍了拍的她的肩膀,美杜莎对他的感情他又何尝不知道,只是他无法对其负起责任,所以他无法接受,只能任由她苦苦痴恋,装作一无所知。

    他可以和超过审美线的任何女人上床,可以潇洒的事了拂衣去,但美杜莎不可以,她不仅仅是自己的战友,更是可以抱团取暖,把后背交给彼此的兄弟姐妹,在无数次血与火的征战中,早就证明了这一点。

    就在他想要推开她说点什么的时候,一张柔软的唇堵上了她的嘴巴,美杜莎羞涩的闭上眼睛,尽情的释放自己的相思之苦,这段时间以来的担忧、恐惧、绝望、悲伤尽付与这一吻当中。

    苏哲脑海一阵空白,大手习惯性的就顺上了高耸的山峰,苏哲敢以人格担保,那绝对是习惯性的,不是故意要占她便宜。

    美杜莎浑身一僵,灵魂却快乐的想要飞起来,一丝嫣红从脸上开始绽放,迅速的向全身蔓延,老大……老大他摸我了,这是代表他接受我了吗?虽然这里好像不太合适,但只要他愿意,其实人家也是愿意的。

    经常听人说车震,难道自己的第一次就要在车震中交给他吗?好吧,只要他喜欢,人家怎么都行。

    懵逼的苏哲就看见自己的狼爪被美杜莎抓着,穿过宽松的T恤,放在了她饱满的丰挺上,他下意识的捏了捏,好大,好有弹性……

    美杜莎脸上羞红的都要滴出水来了,闭着眼睛不敢看他,紧咬着红唇颤抖着说:“知道你喜欢大的,人家特意锻炼那里,还整天吃木瓜,只要你喜欢就好,在这里也可以的……”

    苏哲脑子一震,触电般的收回手,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讪讪的说:“你……你这是干什么?”

    美杜莎心中有些隐隐的失落:“是不够大吗?那人家可以继续锻炼的。”

    “不,很大了。”苏哲有些慌乱,自己真是个畜生,怎么能轻薄自己的战友,真是贱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