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 江心岛的钉子户

目录:逆战狂兵| 作者:纯黑色祭奠| 类别:都市言情

    沉浸在丝丝星力中的苏哲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身影在黑暗中翻过别墅的高墙向外潜伏而去,他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此刻已经是凌晨四点多,正是人深度睡眠的时候,连巡逻的保镖都无精打采的恹恹欲睡。

    黑影很警惕,几乎是三步一回头,而且走的路线全是监控死角,说明对宁家别墅的监控设施很熟悉,苏哲在他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论起潜行追踪,苏哲自认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

    那道黑影离开别墅范围一里左右才停了下来,取出手机抽掉电池,插进去一张手机卡,拔打了电话,声音压的很低,但距离他只有五米之遥的苏哲依然能听到他的通话。

    “报告1号,我是7号,我们在宁家别墅以及公司里安装的监视器和摄像头被宁华生今天带回来的一个保镖给发现了,那个保镖叫苏哲,很不简单,你查一下他的来历,宁家已经怀疑有内鬼,我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跑出来的打电话,时间很紧,请尽快指示下一步的行动。”

    电话那头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苏哲听不到,片刻后黑影低声的说了一句:“7号明白,等今天宁倾城下班回家时,我就让9号他们动手,事成后我会让他们把人送到你那里。”

    挂断电话后,黑影四下张望一番,把手机卡取出来随手扔掉,小心翼翼的潜伏回去,苏哲不动声色的隐藏在黑暗当中,等黑影走后,找到手机卡迅速的返回了宁家,回到了宁华生给自己安排的宁倾城隔壁房间,打开了电脑……

    “爸,早!”八点,宁倾城对正在吃早餐的宁华生打了个招呼。

    “早,快来吃早餐吧。”宁华生看着报纸,应了一声。

    宁倾城一夜未眠,清晨才迷糊了一会儿,看起来精神有些萎靡,坐在餐桌前打了个哈欠,但没有看到苏哲,顿时来了精神,冷着脸说:“苏哲呢?还保镖呢?这都几点了还在睡懒觉。”

    宁华生抬头看着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你能不能别老找他的茬?人家小苏六点就起来跑步去了。”

    “……”宁倾城乖乖的吃起了早餐。

    “来,小苏,快来吃早餐。”宁华生看见苏哲从外面进来连忙热情的招呼道。

    “不用了,我刚才在外面吃过了,油条豆浆,吃的饱饱的。”苏哲笑呵呵的拍了拍肚子。

    宁倾城冷哼一声:“人渣也就该吃那些垃圾食品。”

    “……”

    宁华生苦笑一声:“小苏,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啊,这丫头从小就被我惯坏了。”

    苏哲无所谓的摆摆手:“老宁,你想多了,我从不和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计较。”

    宁倾城怒目而视:“你……无耻。”

    苏哲歪着头龇了龇牙:“我不但有齿,还很齐全,从来没拔过牙。”

    “哼,爸,你慢点吃,我吃饱了,去上班了。”宁倾城气哼哼的换上高跟鞋拿起V的包包,走出门去。

    宁华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

    苏哲摆了摆手,紧跟了上去,到了车库,看到红色的兰博基尼,忍不住吹了个口哨,“噢,兰博基尼Rvnton限量版,全世界就出产二十辆,价值一百四十万美元,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一辆,还真是狗大户。”

    伸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正要开车的宁倾城对他怒目而视:“你干什么?”

    “当然是保护你了,我可是你老爸任命的贴身保镖,贴身,你明白吗?”苏哲懒洋洋的靠在驾驶座上,手一挥:“开车。”

    宁倾城一看到他吊儿郎当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伸手把车钥匙扔给了他:“你是保镖,你来开车。”

    苏哲一把抱起她,在她脖颈深深的嗅了一口,陶醉的说:“好香。”

    宁倾城气的脸色通红刚要痛骂,却陡然觉得浑身一松,苏哲已经诡异的坐到了驾驶位上,一踩油门,车子如同离弦之箭般蹿了出去,把她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一个专心开车,一个气的歪着头看着车窗外不想说话,气氛变的沉默起来,二十分钟后,到了宁氏集团,宁倾城下了车冷冷的扔了一句话转身就走:“把车停到地下车库去,等下把车钥匙送到我办公室。”

    “遵命,亲爱的。”

    苏哲笑嘻嘻的说,对雄赳赳气昂昂站在门口的保安们挥了挥手,保安们对他报以最真诚的笑容,张天佑带着保安们站的整整齐齐的,声音洪亮的齐声高喊一声:“总裁早,姑爷早。”

    刚走进大厅的宁倾城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苏哲却‘嘘’了一声,挤了挤眼:“低调,低调一点。”

    宁倾城脸色阴沉下来:“你们瞎喊什么?苏哲,你给我过来。”

    苏哲看着一脸茫然的保安们无奈的长叹一声:“女人啊,就是脸皮薄。”

    趁着宁倾城还没发飙,一踩油门向车库驶去,宁倾城看着保安们一脸恍然的样子,气的大喝道:“以后不要瞎喊,听到没有。”

    “是总裁。”保安们立刻站的笔直,齐声回答,宁倾城冷哼一声向电梯走去。

    背后传来保安们的小声议论:“以后别瞎喊了。”

    宁倾城顿时芳心大慰,可紧接着又听到保安们说:“总裁脸皮薄,以后别当着总裁的面喊。”

    宁倾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气的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正要发飙,前台小纪恭敬的说:“总裁早,丰凌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许总在您办公室等您。”

    “好,我知道了。”

    宁倾城本就不好的脸色愈发冰冷起来,丰凌公司是一家规模不小于宁氏集团的房地产公司,两家前些日子竞争江心岛的开发权,被宁氏拿下。

    许总名为许岩,三十岁,单身,经济学和金融学硕士双学位,毕业于米国耶鲁大学,任丰凌集团的执行总裁,高大英俊,风流多情,出手阔绰,是大多数女孩梦中的白马王子,可这个钻石王老五自从半年前在一次商务宴会上遇到宁倾城后,就惊为天人,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

    从那天起,许岩就每天早上九十九朵玫瑰准时送到宁倾城的办公室,半年下来送的玫瑰花都能开花店了,让她烦不胜烦,每次都是随手扔给秘书王颖处理,让王颖这个花痴眉开眼笑。

    已经明明白白的拒绝他无数次了,不知道这个许岩今天又来干什么?在专用电梯里,宁倾城强忍着自己的怒火,心里想着回头怎么收拾苏哲。

    ‘叮’的一声,到了六十八楼,许岩带着一名秘书在电梯口面带微笑的正在等着她,“倾城,你来了。”

    “许总,倾城不是你该叫的,请你叫我宁总。”

    宁倾城不假辞色的严肃说道,许岩丝毫不以为意,耸了耸肩,带着和煦的微笑:“好,宁总,行了吧。”

    “许总今天来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就请回吧,我很忙,没事招呼你。”宁倾城面无表情的说。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当然有事。”许岩对她冷漠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

    “那就到我办公室说吧!”

    出于礼貌,宁倾城做了个请的姿势,迈步向办公室走去,许岩快走几步和她并肩而行。

    “我这次来是想要和你谈谈江心岛开发一事。”

    到办公室坐下,许岩就开门见山的说,宁倾城蹙起眉头:“现在湖心岛的开发权我们已经拿下,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许岩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说道:“当然有要谈的地方,虽然你们宁氏已经拿下了开发权,但据我前段时间的调查,江心岛上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岛上还有个小渔村,居住着63户人家,人口187人,我初步走访了一下,即便是允诺高价赔拆迁,依然有一小半人不同意拆迁。”

    “我们还没有介入拆迁一事,许总还真是有心了。”谈到工作,宁倾城也认真了起来。

    “小渔村的这些渔民都是依靠打渔为生,若是他们同意拆迁,就等于断了他们日后的生计,别的都还好说,如果能够安排他们就业的话,倒是大多数都同意搬离,可是其中有三户钉子户,是兄弟三人,根本连谈都不愿意谈,他们已经放出话来,就是死也要死在岛上,他们本就是不学无术的无赖,仗着几个敢打敢杀当起了渔霸,靠收取渔民的保护费为生,若是拆迁了就等于断了他们的财路,他们自然不会同意。”

    “许总跟我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呢?”宁倾城冷静的问道,脑中却在快速的思索对策。

    许岩露出智珠在握的神情:“我的意思是我们两家合作,共同开发,我有办法让他们同意拆迁。”

    “呵呵,拔掉几个钉子户就想要和我们宁氏合作开发,许总真是打的好算盘。”宁倾城冷笑一声:“宁氏会和他们好好谈拆迁事宜的,就不劳许总费心了。”

    “既然宁总不相信,那就等你们拆迁时解决不掉再来找我吧,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来找我谈合作的事情的。”

    许岩站起身来,优雅的微微躬身:“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

    宁倾城冷冷的说了一句,等许岩除了办公室,就拔了个电话:“刘总监,去湖心岛摸摸情况,准备拆迁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