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魇 第八百八十章 蜡炬成灰泪始干(下)——补小杰万赏加更

目录:末世小馆| 作者:秦善官| 类别:散文诗词

    沈大儒想不到自己都五十好几的老柴禾了,还要被挖出来重新再烧一次。

    人生都已经如此艰难,何必还要互相拆穿?

    沈大儒文绉绉的一张脸上写满了尴尬,整理语言道,

    “沈某不才,但承蒙明光各位看得起,送了个‘师者敦孺’的诨号,今日受邀来到燕回山处,不胜荣幸...”

    黄大山觉得自己牙都要酸掉了,

    “我说,嘿,那咬文嚼字儿的,就说你呢,能说正事儿不,直接进入主题的那种,拳拳到肉的那种!!”

    沈大儒暗暗咬牙,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

    “为人师者,以身作则,沈某人凭本事单身...呸呸...沈某是说,本人虽然单身,但还是有担任你们‘情感助力师’、教会你们一些基本的恋爱技巧和恋爱观念的本事和知识储备的。”

    一席话,鸦雀无声。

    黄大山沉吟半秒,悲痛的绷着即将笑成爆米花的脸,上前认真的拍了拍沈大儒的肩膀,

    “的确是凭本事单的身,山爷罩你,这个老师非你莫属啊!”

    沈大儒的为人师表的画风顿时有些狰狞:“......”

    山爷挠挠后脑勺,

    “话说那个‘情感助力师’,听起来很玄妙啊,到底是个神马东东...”

    沈大儒很失礼的无视了黄亲王,只是用诚挚温润的目光注视着林愁,以及司空。

    林愁一声卧槽,顿觉不妙,

    “你丫老瞅我干啥玩意?!姓司的,这特么你搞出来的??”

    司空一脸阴郁,

    “林子啊,大家都是朋友嘛,还记不记得咱们不止一次的讨论过你可能need一丢丢av...安慰...呃帮助,讲道理不是说智商低的人情商都很高的吗?原来也不是绝对的啊...”

    林愁:excuseme??

    司空略过吐槽,

    “咳咳,尤其当你的恋爱对象是冷暴龙这样危险等级应该被标注成‘歇斯底里丧心病狂樱桃红级别’的人形压路机时,大家一致觉得一些必要的、基本的恋爱+相处技巧绝对绝对可以在某些更必要的时候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真的能救命的那种!免得大家随时可能痛失好友,明光的药膳品质迅速下滑回归原始形态。”

    “所以!当当当当~你的恋爱导师甚至于人生导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沈大儒沈师,出现了。”

    ——“说人话!二十个字以内!”

    司空,“咳,俺们在讨论到底咋套路你的比较有意思的时候不小心被青雨姐发现了。”

    林愁呵呵冷笑,

    “我...”

    司空看了林愁一眼,说,

    “球的麻袋,你考虑清楚再说话——如果你拒绝了沈大儒那么你的下一位‘老师’可就是青雨大姐本尊驾到了。”

    “!!!”

    林愁面不改色道,

    “那么我们现在就来讨论一下课程安排吧,咱们是以理论课为主还是实践课为主呢?”

    沈大儒赶紧说,

    “理论为主,当然是理论为主。”

    林愁皮笑肉不笑的点头,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

    “姓司的,我觉得下课之后咱们可以好好的讨论一下人生和理想,比如我,我这个人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人之美——我知道你的理想是做一个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男人!光这点点怎么够?男人的征途必然是星辰大海!我觉得你一边征服星辰大海一边行侠仗义就很不错......我非常乐意用方便铲送你上去,在上去之前还可以让术士大爷给你加个正面buff。”

    黄大山咧嘴一笑目光暧昧,

    “小哥哥上天嘛?”

    司空:“......”

    林愁眉头一皱,反应过来事情并不简单,

    “等等...”

    “之前你小子连老师这种称呼都用上了啊,刚才沈...咳咳,沈师说的是你们,这个‘们’是谁?嚯,难道就是我们可爱的司空大公子不成?”

    司空:“......”

    林愁笑了,

    “来来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不得了的故事呢,司空公子,请开始你的表演。”

    司空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儿,期期艾艾道,

    “呃...那个...我可以选择不说吗?”

    林愁手上多了两只平底锅,

    “手上有七座半图书馆的司空公子,本帅有个很简单的文学问题要咨询你,来来来你把脑袋伸过来仔细观察,我这有一只铸铁锅是176年打造的而另一只我用了很久一直不确定年限——你来帮我求一下我用其中那只176年的平底锅完成一个‘司空’真人脸型倒模需要多少时间如何?”

    %¥#%¥......

    黄大山一举手,秃头乖宝宝鹌鹑状.jpg。

    他在司空反应过来之前语速飞快没有一丁点停顿的道,

    “司空和白素人搞破鞋的时候被他老子司空御捉奸在床他老子棒打鸳鸯决定要强行把亲儿子掰成直的青雨大姐恰好又知道了司空要用各种‘套路’组团刷你顺手没收了所有作案工具其中甚至包括老子差点集齐所有番号的U盘简直丧心病狂...”

    从黄大山秃噜完第一句话的时候司空就知道自己的人设彻底崩毁了,黄大山趁机回了口气儿,

    “青雨大姐和司空他老子一琢磨**一拍即合就这么ojbk的要把这事儿一勺烩了亲自操办~”

    如此爆炸性的消息,同样也是丧心病狂。

    宋青云手里没了腿儿的螃蟹身子一歪,黄澄澄粘稠如蜜的蟹膏吨吨吨的撒在了大腿上仍不自知。

    陈青俞倒吸一口凉气,当场给跪了——妙啊,明光第一扳手之名注定是要在我陈青俞的口中远扬黑沉海!

    胡雅乐眯着眼睛,手捧在胸口,

    “唔...司空公子和白大家么...好宣啊...好浪漫啊...好阔爱啊...”

    林愁面无表情,

    “嘿,早就看你俩不对,想不到...你们真的想‘通’了啊...”

    然后一翘大拇指,声音突然响亮起来,

    “不得不说干得漂亮!身为朋友的我必须要挺你,你放心这什么恋爱什么课的我一定好好学——不为别的,就为了考试的时候传小抄给你,妥妥的!”

    司空:诶?这家伙居然没直接原地爆炸扯上大家一起狗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