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54节 狱典之神

目录:超维术士| 作者:牧狐| 类别:散文诗词

    ♂

    “看来,你是想找死。”幽森的声音,从夕梨嘴里说出来,同时无数道黑暗之气化为锋锐的箭支,在她身后成型。

    随着夕梨的一声令下,所有的黑暗之箭全都脱弦而出。

    目标直指赛鲁姆!

    赛鲁姆有些狼狈的从地面爬起来,支撑着身体,半跪在场上,黑暗能量从他撑在地上的手上蔓延出来,沿着地面升起了一道黑暗盾墙。

    盾墙将所有射过来的黑暗之箭,抵挡在外。

    不过,黑暗盾墙能抵挡的只是能量攻击,夕梨在释放出黑暗之箭的同时,她的右手也化了一柄锋锐的暗之利刃,隐在黑暗之箭的背后,想要一击斩杀这个不自量力的黑暗使徒。

    夕梨的实力比起赛鲁姆高太多,面对盾墙的时候,她的速度也毫不停息直接正面对上了盾墙。

    那延绵的黑暗盾墙在她的冲击下,简直就像是纸糊的一般。只听兹拉一声,滚滚的黑暗便分成了两半,夕梨从盾墙中央破开的缝隙里冲了出来。

    当赛鲁姆意识到这一点,想要重新构建新的戏法时,夕梨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右手那闪烁着猩红光芒的暗之利刃朝着赛鲁姆刺了过去。

    利刃速度极快,顺利的刺进了胸膛,不过奇怪的是……

    并没有任何血液飚溅。

    擂台上的黑暗迷雾被风吹散,当众人疑惑的看去时,却发现夕梨的利刃虽然刺进了胸膛,但并不是刺进赛鲁姆的胸膛,而是那散发这微光,宛若圣堂天使的书灵胸膛中。

    黑典以自身为盾,替赛鲁姆挡住了这一击。

    “你……”夕梨惊疑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他的面容十分英俊,但所有人看到他时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容貌的漂亮,而是那圣洁的像是某些教会里供奉的光明神般的气质。

    哪怕他现在胸口上插了一把黑暗利刃,脸色苍白,双眼逐渐变得黯淡时,可他依旧带着宽容的笑容。

    “幽光女士,接下来我可能会认真一些了。如果伤到你,请原谅。”有些微弱但依旧保持优雅的声音,传入夕梨的耳中。

    夕梨正疑惑不解时,剧烈的光芒,突然从黑典的身体里释放出来。

    这种剧烈的光,甚至眨眼间就盖过了场上的黑暗。

    对于所有人而言,黑暗迷雾可能会遮蔽视线,但他们却很少感受到,与黑暗迷雾相对应的无际光辉,其实也会遮掩视线。

    如今,擂台便被刺眼的光芒所覆盖,绝大多数人都下意识的避开这道辉芒,哪怕有人倔强的直视擂台,可剧烈的光芒依旧将场上的一切都给覆盖住了,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只能隐隐听到一道微弱的声音,用坚定不移的语气,说着一句话:

    “黑典执秤,律条重演。”

    话音落下后,场上的光芒更加的耀眼了几分。

    近距离感受这一切的夕梨,感受最深刻。她一开始看到光芒闪烁的时候,下意识的闭上了眼。

    可皮肤上奇怪毛绒触感,让她重新睁开了眼。

    原来触碰到她皮肤的,是无数纷飞的白色羽毛。

    只见黑典张开了宽大的羽翼,将自己整个人包裹在羽翼中,在这过程中,有白羽随光飞落。

    看到这一幕,夕梨愣了一下,嘴里下意识的呢喃道:“这是希望吗?”

    黑典温柔的声音从羽翼后传了出来:“抱歉,这是属于我的渴望,并非是你所追求的希望。”

    “是么……”夕梨失落的低下头。

    “他人身上的光亮,却是无法照进个人内心深处。唯有蒙上双眼,在黑暗中才能裁定希望。”这依旧是黑典所说,不过夕梨听到后,却猛地抬头。

    倒不是黑典这句话有问题,而是黑典的声音,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声音语气全都变了。

    一开始还是温和宽厚的男声,可眨眼间就变成冰冷锐利的女声。

    而随着女声的出现,遮掩在擂台上的光芒,开始慢慢的消失。夕梨面前的光之羽翼,也开始化为虚无。

    随着羽翼的彻底散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无比漆黑。

    刺目之光背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但就像之前突然褪去的光一般,这黑暗也很快的消失……不过,这种消失并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在凝缩。

    这些黑暗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成**的双足。

    紧接着黑气上升,赤足外开始裹着一个拖地的黑色长裙,然后黑气继续上扬,凝缩修长的身躯、纤细的双手……当场上黑气消失泰半后,凝聚出来的人影已经模糊可见。

    竟是高达五米的巨人!

    这个巨人看上去是一个拥有完美脸庞的女子,穿着黑色的连衣长裙,上身还戴着光滑的胸甲,一头披散在背部的金色长发。

    她身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黑色的蒙眼布,将双目完全蒙住,不见世间一切罪恶。

    她一手提着天秤,另一手握着长剑。

    天秤意味着以律条为基准的公正,而长剑意味着判罪时的裁断。

    所有人看到眼前这个巨人,全都露出惊疑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对赛鲁姆很了解的娜乌西卡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什么,看上去气势很惊人啊?”萨博好奇的看向安格尔,既然安格尔一开始就说这场比赛不见得不精彩,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的确,安格尔可能是场上除了赛鲁姆外,唯一知道内情的人。

    他沉默了片刻,轻声道:“他依旧是黑典,不过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黑典其实指的就是赛鲁姆手中的那本厚壳书,而这本书的全名,其实叫做《黑暗狱典》。

    书灵是一种很特殊的灵,一旦幻化成功,必然会携带他这本书本身的一些性质。就譬如野蛮洞窟的书老,很多人就怀疑他,是不是由某个记载万物的百科全书所化,就是因为他的博学。

    而黑典,当他幻化成灵,也携带了它本身的一些性质。

    《狱典》其实是一部司法之作,而黑典所化的这个巨人,其实就是一个司法女神的形象。

    或者,可以称之为狱典之神。

    此时在擂台上,化身狱典之神的黑典,**双足踩在涌动的黑暗雾气间,就像是踩在翻滚的罪恶里,每走一步,都有黑暗融入到她体内,仿佛是在涤荡人间的罪恶。

    夕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谨慎的后退好几步,一脸的戒备。

    黑典也没有立刻动手,而是低下头面对夕梨,用冰冷的声音道:“我既已执秤,律条便开始重演,你虽非恶徒,但阻挡在吾面前,便是有罪之人。”

    “带罪,则需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