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

目录:农女倾城| 作者:渐进淡出| 类别:散文诗词

    虎子的爷爷脸更黑,颈上额上的青筋气得鼓鼓的,他是再也没脸留下来了,瞪了虎子的奶奶一眼:“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干嘛!还不快点走!”

    今天是他们冲动了,听豹子说有许多贵人来了虎子头,并且送了很多东西给他们,他们一时急着向虎子爹拿孝敬,便在人前闹开了,弄得自己脸子里子都没有了!

    两人拉着豹子夹着尾巴往外走。

    但豹子忍不住道:“爷爷,东西不拿了?”

    “还拿个屁!人家连爹都不认了!”虎子的爷爷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虎子,你爷爷要拿个屁呢!你赶紧放几个孝敬他老人家!”这时有人大声道。

    虎子听了这话,满脸通红:“改天可以吗?我现在没屁放啊!”

    “噗嗤!”

    “噗,哈哈……”

    “哈哈……”

    ……

    许多人都忍不住笑了。

    虎子的爷爷脸都绿了,走得更快了。

    这孙子果然也不是个好的,小小年纪便懂得膈应他!

    三人离开后,景睿对晓儿低声道:“虎子娘也是个厉害的。”

    比自己的娘亲厉害多了!

    看看村里的人居然将他们家的事了解得如此清楚便知道了,景睿相信这绝对不会是虎子的爷爷奶奶说出去的。

    一般来说家丑不可外扬,就算是听到别人家婆媳在吵架,一般人都会觉得儿媳妇没有让着婆婆,她就是不对的,但村民却觉得她是在讲理。

    晓儿点了点头:“虎子娘这事处理得很好。”

    晓儿和景睿不知道,这是虎子的姥娘,早就看透了虎子爷爷奶奶的本质,觉得他们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才给虎子娘支的招,以防万一。

    不过她也是听说了升平侯一家的事,才得到的启发。

    看着自己的公爹和婆婆走了后,虎子娘松了口气,她马上跑到自己的相公面前:“虎子爹,你的脚怎么样了?”

    虎子爹的裤脚膝盖以下的地方都沾满了血迹,看着很恐怖。

    “没事,刚才不小心跌倒,破皮了,流了点血,看着严重,其实不严重。”

    景睿听了这话皱眉:“大叔,你刚才连走路都走不了了,这还不严重吗?”

    “林二,我去拉马车,送你去县里看大夫!”虎子爹的好兄弟看见了,丢下一句话便往家里跑。

    他以前是做南北买卖的,家里小有资产,便买了马车。

    “伟壮不用,真的没事,养上几天便好了。”家中好不容易存了几个钱,他真的不想浪费在这条废腿上。

    其它村民听了他的话也纷纷劝道:

    “虎子爹,还是去看看吧!”

    “对啊!这都流了这么多血了!看着太吓人了!”

    “去看看吧!万一落下病根便麻烦了。”虎子爹是一家之主,果园都靠他打理,现在虽然瘸了,但还能走,果然也能打理,现在不看大夫万一连走也成问题怎么办?说这话的人心里想。

    “不行!得看!伟壮麻烦你了!”虎子娘也放心不下,她自然知道虎子爹是舍不得银子,但是银子没有腿重要,银子花完了再赚便行了。

    “嫂子不用客气。”伟壮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跑到院门了。

    “慢着!”晓儿开口拦人,说到底,今天的事也是因为他们来虎子家引起的,虎子爹才会受伤的,晓儿站了出来道:“我帮大叔看看吧!我懂点医术。”

    虎子娘听了这话愣了一下,这小媳妇看着才十几岁,这医术靠谱吗?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丫头哪里懂医术,无非就是靠空间里的药罢了。

    只是要将药拿出来,总得给人看看腿伤才行。

    上官玄逸可看不得晓儿给另外一个男人看腿,他认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拉住了晓儿的手:“我来吧!”

    虎子娘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人年纪大一点,应该比较靠谱,先让他看看,实在不行再去县里看大夫。

    不怪虎子娘心里这样想,实在是现在的坐堂大夫最年轻的看上去也三十多岁了,而许多时候越老的大夫,医术越高明。

    晓儿看着,便像刚及笄,学医的时间能有多长!

    晓儿也看见虎子娘的表情变化,便让上官玄逸去看,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她救人凭的不是医术,而是灵药!

    上官玄逸倒是会看一点外伤和骨伤,因为在军营里待过,每次大战过后,军医都会忙不过来,上官玄逸便学了一点。

    梅子很有眼色,她在爷爷奶奶离开后便马上进屋搬了一张竹椅出来:“爹,你先坐下来。”

    “谢谢闺女。”虎子爹对女儿笑了笑。

    女儿果然是贴心的小棉袄啊!

    上官玄逸在虎子爹面前蹲了下来,伸出手,小心地摸着他受伤的部位的骨头,检查他的骨头有没有磕碎。

    “你原来是怎样受伤的?”

    “在战场上,从战马上掉下来受伤的。”那次本来不仅仅是掉下马那么简单的,幸好一个兄弟及时杀了敌兵,将他救了下来。

    “哪个将军手下的兵?”上官玄逸听了这话声音不自觉软了一分。

    “狄大将军。”林二骄傲地道。

    上官玄逸检查完便站了起来:“你的骨头应该是上次受伤没有接好才不能正常行走的吗?”

    “对,大夫是这样说的。”那时候在战场,等着军医救命的人很多,像他这种受了腿伤,死不了的人,真的得不到太多的关注。

    军医匆匆帮他接了一下骨,敷上药,便又有一批士兵送进来等着他救命了。

    上官玄逸也是知道战场上的情况的,因为这样的情况导致士兵残疾的也是有的,只是受伤的人多,军医又少,他们有时真的忙不过来,这种疏忽上官玄逸知道后已经勒令军医救完重伤的人后,一定要重新去给骨折的士兵正骨,如果他们怕自己忘记的话,就得告诉士兵,让士兵去掉醒军医。

    “这次正好又断在这个地方,派人去请一个大夫过来帮你将骨头接好,我再给你一瓶药丸,吃完后,你的腿应该能正常行走了!”

    这时伟壮正好将马车赶到了院门外。

    他下马车准备去抱虎子爹上车然后去医馆。www.7kan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