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斗大门的开启 第1081

目录:农门恶女升职记| 作者:一身骄傲| 类别:散文诗词

    而跟在后面的一袭黄衫巩霏霏则是内心一片的激荡,这个远房姑姑的女儿真的是千机门的大小姐,还是苏杭首富的家主,那么姑姑家是真的像是父母说的那么富有了?

    自己嫁过来绝对不会吃亏,并且她也是真的喜欢那英俊不凡的表哥的,姑姑家将来还不准纳妾,虽然自己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想和表哥过日子,不过她也是大家女子,要是这条件太差了,也不行。

    只要和表哥的感情好了,这府里待大爷和大夫人百年之后还不都是自己的,倒是是接济娘家一些,还是自己掌管都有好处。

    巩霏霏自认是年轻貌美,虽然不及余殷桃的美艳,但是也是清秀佳人一个,在济南府上求娶的人家自然不少,只是她父母没看上罢了。

    巩家到了她们这一代已经没落了,以前是那么的风光,如今经历了几次的分家之后,只有她们一脉还在祖宅里面度日,吃喝住用已经大不如从前。

    不过巩家就是在没落也要比一般的人家强一些,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呢!

    不过现在的确有些形势严峻而已,如今巩家已经两代已经没有在官途上面行走的了,要是她们姐妹在嫁的差一些,巩家的出头之日就更远了了。

    想到这里巩霏霏眼里眸光一闪,她们这些女子都霸道的紧,自己就是清秀佳人一个,肯定会让哥哥另眼相看的。

    巩霏霏笑颜如花的坐在椅子上声音脆脆的说:“清漪表妹真是孝顺,这是我今个带来给姑姑补身子的礼物,还请嬷嬷转交。”

    水嬷嬷一瞧五个姑娘家就是这个还能强点,不似那么的强势,好像这府里现在就是她们的囊中之物一般让人反感,不过另辟蹊径讨好于她们一样也不怎样。

    所以水嬷嬷回道:“不好意思巩小姐,我们家小姐吩咐了,今后一概不收任何的礼物,我们千机门的好药很多,我们家小姐又得到了师尊的真传,所以这药物之类的也比较擅长,补品我们府里有很多,所以不劳烦大家破费了。”

    巩霏霏相当于被拒绝了,不过脸色并没有显现出来。

    虽然不高兴,但是又不是不收她们一家的,都不收那么就没有谁厚谁薄,这个结果也不错。

    所以巩霏霏笑道:“这就是我考虑不周了,那谢谢这位嬷嬷了。”

    水嬷嬷只是点头并没有说话,巩霏霏自然也不会多说话,这种人多的地方,话越多反而不好。

    沈幽芸一身翠衣衫首饰戴了很多,刚刚坐下身上的物品就叮当脆响,沈幽芸听着自己珠钗佩环的声音心里十分的得意,沈家的富贵岂是巩家那个破落户能比的?

    就是余家也不怎样,沈家也不怕,这次表哥正妻的位置她是势在必得的。

    如今听见这个嬷嬷这么说,她则是瞪了巩霏霏一眼,就这个平常喜欢扮柔弱的家伙多事,这人笨的可以,好死不死的提什么礼物,这伊府家大业大什么东西没有,一个破落户还出来装大半蒜,讨厌!

    巩霏霏感受到沈幽芸像是看破落户的眼光,心里只是窝火的要命!

    沈幽芸感觉虽然她们也有些亲戚关系,不过也不是很亲厚,以前的那点姻亲早就已经挥霍没有了,现在是两个府上都不怎么往来。

    沈幽芸夸张的笑道:“哎,我说巩表妹啊,我听说你们家已经都卖了不少的奴婢了,怎么还能准备这么多的礼品呢?不会又是你们府里姨娘陪嫁过来的吧?”

    曾经巩府因为参加一个官员的筵席,拿不出趁手的礼物,就将一个商户姨娘的陪嫁拿出来做礼物,结果对方还认识这个东西,这个人丢的整个济南都知道。

    今天这礼物的确是从四姨娘那里拿出来的,虽然被四姨娘说的很难听,好不容易让父亲松了口,结果被该死沈幽芸说中了,巩霏霏眼里立刻凝结了水雾,恨不得立马就能掉下眼泪来。

    巩霏霏楚楚可怜的看着沈幽芸道:“表姐为何如此说呢霏霏呢?虽然我们以前是姻亲关系不假,但是那已经几代以前的事情了,别人家的事情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女戒里面有一条就是口舌,不知道表姐为什么会对霏霏家的事情这么清楚?难不成你们家也是这样?”

    清漪看的很热闹,乖乖还以为这个巩霏霏是个绵羊的,结果还是个披着羊皮的狼啊,心计仅次于余殷桃的就是这个巩霏霏了。

    短短的几句话,直接将沈幽芸给踢到不守闺阁之礼,胡乱传播不真实的小道消息,要知道这些事情一般的大家主母是不屑于做的,通常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姨娘和丫鬟才会传播八卦,直指教养不好,狠见血封口真狠!

    果然沈幽芸和几个千金都听懂了,沈幽芸只感觉一股闷气在心里出不去,立刻羞恼的道:“巩霏霏,休要胡说,你们家的事情整个济南府都知道,根本不用我说,一个破落户就知道装可怜,有本事让表哥娶你啊?”

    这话越说就越是下道了。

    一身青衣的曹妗蕊一拍桌子道:“够了,今个是过来看大夫人的,都在这里吵什么?你们不嫌弃丢人,我还嫌弃呢,跟你们碰在一起真是晦气极了,你们都闭嘴,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仗着有点几千杆子都打不着的远远远房的亲戚,在这府里作威作福的,你们不嫌恶心,我都嫌,你们两个破落户要是不想再济南府呆了,我就告诉我爹爹去,明天你们就都走!”

    果然曹妗蕊的话一说,其他人都安静下来,这种安静也不是真的安静了,而是那种安静的诡异,被说的两个人一脸的不忿,只不过这心里是真的不服气。

    曹妗蕊今个一身的青衫长裙,外面罩着薄薄的纱衣,看着好似很飘逸似的,其实这骨子里就是个粗鲁的女子,据说琴棋书画什么都不精通,就是个草包一个,只不过仗着有个巡抚的爹爹霸道而已。

    不过曹妗蕊在霸道也不会和郑虞儿碰撞,她们两家虽然品级一样,一个文官一个武官,好像有士兵的武官能得意一些,也都差不了多少。

    接受到大家的目光,曹妗蕊一一瞪着回敬回去,这伊府大少奶奶的位置就是她的,谁也不能抢,她的姑姑就是个没用的,在伊府呆了那么久都没有拿住伊府的大爷,反而让两个外来的奴婢给欺负回去了,真是丢人!

    这才不得不使出更加厉害的招数,只可惜这伊府大夫人竟然好了,真是可恨!

    之前这么多的设计都白费了,她进入伊府还得看婆婆的脸色,什么时候才能掌管大权?

    如今多了一个千机门的小姑子更是心烦了,听说还是个厉害的,将刘大夫一家都灌了绝子汤,无一幸免,给发配边疆去了,这次来到伊府就得低调一些,什么都不吃也不喝就不怕了。

    可是曹妗蕊不知道的是,这清漪真要是想要下毒压根就不用吃食这么简单的办法,直接打晕了灌进去多痛快。

    清漪在暖隔里面,看着自视甚高的曹妗蕊,娘亲的帐的慢慢和她算,今个就是个序曲,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伊府的门第也不是你们这些个庸俗脂粉可以随便攀爬的。

    不要拿出一副救世主屈就了我们家的样子,我们伊府压根就不、稀、罕!

    清漪叫来若嬷嬷灵竹耳语一番,灵竹领命而去,计划开始了。

    乐竹首先出来端了一个托盘,乐竹笑嘻嘻的时候很讨人,如今也是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了,身上的服饰都是较好的,走出去说是谁家的中等户的千金都有人相信。

    乐竹端出来千机门的特产毛尖茶道:“各位小姐,这是我们主子从千机门带回来的毛尖茶,请大家品尝。”..

    乐竹的出现本以为是伊府的千金小姐呢,结果一张口竟然是个奴婢,五个人身边的大丫鬟心里非常的不自在,凭什么伊府的丫鬟能穿戴这么好,保养的这么好,她们就这么难过?

    等我们小姐进府之后,她们也会打扮的比这个贱蹄子更好!

    清漪在暖阁里面观其仆知其主,能教育出什么样的奴才,主子大体就是什么样的,因为这些贴身伺候的奴婢基本上都天天和主子在一起,或所或少在性格或者是行为方式思维方式都有主子的印记。

    所以一般大家小姐都善于伪装自己,但是这些奴婢没有那么深的心机,有突发事件的时候,性格上面的缺陷就会暴漏无遗!

    五个女子虽然是相互看谁都不顺眼,但是对于伊府的富贵是都很顺眼的,尤其是千机门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平时在市面上难得一见,就算见到也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就好像是白玉膏那样除疤养肤的特效的药膏,万金难求一盒,贵的就是在要命也有的是人买。

    可惜千机门的东西用料精致高昂,物品的数量十分的有限,她们就是想碰到都没有机会。

    乐竹看着她们贪婪的眼神道:“各位小姐也知道千机门的茶产量很少,这茶平时都不会出现,今个是我们整理东西的时候就留下一点点,就拿出来冲泡了,每人只有一杯哦!”

    随着大家的目光,乐竹将茶杯放在每个人的桌子是上,到了郑虞儿哪里的时候,乐竹看见有一只脚伸了出来,乐竹就势“彭的一声”摔倒。

    这茶杯嗖的一声飞了出去,直接砸在了对面的曹妗蕊的头上,茶杯不小,直接砸出了一个小口都有一点点的血迹,滚热的茶顺着头发直接流了下来,曹妗蕊一头都是茶叶,身上还有茶渍,脸上还烫得要命。

    “啊……我的脸……奶娘我的脸!这个贱婢要毁掉我的容貌给我打!”

    曹妗蕊的奶娘害怕她家小姐的容貌真的有个什么问题,她就得被夫人个扒皮,曹嬷嬷立刻转身就要扇乐竹的巴掌,乐竹弯腰一闪,这一极重的巴掌“啪的”一声打在了起身想要看曹妗蕊伤的怎么样的郑虞儿的脸上。

    一个鲜红的大五指印就出现在郑虞儿的脸上,郑虞儿捂着脸气的一脚将曹妗蕊的奶娘曹嬷嬷给踹飞道:“郑嬷嬷给我狠狠的打这个老货,给我可劲的打,竟然敢对本小姐动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曹妗蕊你个小贱蹄子,真是太不要脸了,还心思歹毒,你的脸被烫了,还用你的奶娘想要刮花我的脸,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小姐小姐息怒啊,赶快让奴婢看看,有没有被划伤,看让奴婢看看在收拾他们也不迟啊!”

    郑虞儿的奴婢一听小姐的脸要刮伤了这还了得,立刻过来,郑虞儿放下了手,让奴婢们仔细的查看,果然这印子很深,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

    很快大家就动起手来,揪头发的揪头发,撕衣服的撕衣服上善若水四个嬷嬷还有四竹立刻上去拉架,不过都是拉的偏假,甚至是若嬷嬷趁人不注意一脚踹在了曹妗蕊的肚子上,一场全武行正式上演!

    玉竹趁机扯掉了她们的头饰上面伊府的物件,虽然不多但是沈幽芸和巩霏霏的身上都有,就连余殷桃身上的那块粉色的桃花玉佩就是清漪给母亲找来的粉晶制成的,怎么能便宜这些人。

    清漪在暖阁里面看的很过瘾,这女人打架骂人、揪头发、扇嘴巴子,连踢带挠人的,看着真过瘾。

    这件这会子灵竹在沈幽芸的后面踹了一脚,沈幽芸一回头就看见巩霏霏在后面,立刻对着巩霏霏打了起来看,巩霏霏也有拳脚功夫,两个人不相上下,互相撕扯对方的衣服,“撕拉”一声,双方刚做的好衣服坏了。

    “巩霏霏你个贱人陪我衣服,这是我娘亲托人从京都带来的料子,你赔得起吗你这个破落户,我打死你!”

    沈幽芸脾气暴躁的不行,巩霏霏也不甘示弱:“沈幽芸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娘不过就是个继室罢了,你以后还不是要依靠你那不是一母所生的大哥,听说这个大哥还很烦你呢,我这料子也是好料子,你给我的扯坏了你也得陪。”

    结果两个人拉扯之间竟然一起撞上了有些狼狈的余殷桃,接着三个人就倒在了地上,余殷桃压在了最下面,在最上面的巩霏霏抬起脚就朝着余殷桃的大胸状似无意的踩了几脚。

    疼的余殷桃大骂:“该死的巩霏霏,你瞎了眼忘我的这里踩,我跟你拼命,你这个猪脑子的沈幽芸给我起来,我要找巩霏霏这个每天扮柔弱的贱人拼命。”

    四个嬷嬷和四竹玩的很开心,很有爱!

    水嬷嬷一会抓一下余殷桃的脸,一会踹一脚郑虞儿的硕大的屁股,上嬷嬷专撕衣服,要说对衣料的了解,上嬷嬷是极为通彻的,不到一会不论主子奴才这衣裳差不多都被撕坏了一块。www.7kan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