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再回封天,苍茫星空

目录:无限仙武世界| 作者:宁悦岳| 类别:散文诗词

    轰!

    尽管时空流转,不知横渡了多少岁月与虚空,白凡离开苦海,直接来到轮回世界,可那桑昆的一指之力,却仍然有一缕突破重重阻碍,随着他追到了身后。m.。

    一声暴鸣,纵白凡尽起全身修为抵抗,可依旧被重创,晶莹的至尊仙血洒落,迷蒙中,他脱离原来的传送轨道,来到一片星空。

    好在那一缕力量只剩原本的万分之一,虽然给他造成了巨大麻烦,却终究性命无忧,只不过疗伤加上完成蜕变,这次恐怕要在这“我欲封天”的世界里多滞留许久了。

    苦笑中,白凡环首四顾,入目之处只有一片苍茫。

    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他不禁深吸了口气,这里不是山海界,如无意外,只可能是苍茫星空!

    这里一片灰色,最常见的是无尽的尘埃,如一片片破碎的岛屿,可以感知到,有很多生灵,在其上繁衍生息,这是一片远比山海界更广袤的世界。

    一边沉吟,白凡一边在脑海中搜寻关于这片苍茫的记忆。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里才是这个残缺宇宙的核心,存在许多的世界,许多的大族,相比而言,山海界只是偏僻的一隅罢了,只因有孟浩在那里,故而才显出几分不同。

    在这里,任何一方势力想要活下去,都需要有堪比准道巅峰的九源道尊存在!

    与此同时,山海界的两个大敌仙神大陆和魔界大陆也正是这片苍茫的三大霸主之一,那山海界外的三十三天则不过是他们傀儡罢了。

    距离上一次离开封天世界,大概是两千年左右,白凡不知道山海界和孟浩现在怎样了,他倒是很想去看看,不过看着眼下自己的状态,只得苦笑的摇了摇头。

    以他而今的至尊之境,相当于此界至强的超脱存在,若在全盛时,他自然有信心无惧于任何人,哪怕那传说中至强的神、魔、鬼,或是罗天意志他都可以从容面对,甚至期待与之一战验证己身证道的道果。

    但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宜再大动干戈了。

    所以,他只能一边在这里疗养蜕变,一边等待孟浩的消息。

    山海界迟早会被攻破,纵然他曾留下盖世大阵守护,也只不过能多支撑一些时间,那时的他也不过是准道,还做不到一手遮天,因此孟浩和山海界修士迟早会按着既定的轨迹来到这片星空生存繁衍,这是他们的宿命!

    “在这里重逢也好,山海劫就当是给你的磨砺,等你来到这里,你的遗憾,为师全部替你弥补……”白凡喃喃低语,一念及此,对于山海界和孟浩他不再记挂,目光搜寻,选择了遥远处的一片碎土疾驰而去,准备在那里安静蛰伏,疗伤蜕变。

    同时,他一心多用,开始回首苦海证道所经历的一切,以此探究那隐长在万古岁月中的大道之秘。

    首先,证道成功,他最大的收获无疑是四重九色的彼岸道台,从那神国战尊桑昆的反应中,就可以看出这座道台何等珍贵,甚至他以第二步为起点证道与之相比,都要黯然失色,那道台代表着无限潜力,可能与将来超脱至尊境界时的成败有莫大关系!

    关于四重九色彼岸道台出现的原因,九色自然而然就能与原始真光联系在一起,极有可能是在领悟九封融合之秘中,他被原始真光淬炼后的身与道发生了某种未知的异变,才使得那彼岸尽头的石门呈现九色之光!

    甚至,而今回想,白凡蓦然发现,在终极试炼场内,自己被那神秘的男人赠送九枚骷髅头,很可能也是因为这层原因。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一切皆有因果。

    至于那四重石阶……于仙道而言,准帝三念与至尊三步之间的关联显而易见,所以白凡的彼岸之所以会出现四道阶梯,显然和那与仙纹融合了的黑色战剑有莫大关系。

    当日他放弃战剑帮他渡劫证道,换来的,就是这第四重阶梯,也就是说将来可以在至尊境迈出前无古人的第四步!

    那很有可能会是一种极其恐怖的境界,就算没有进入彼岸石门超脱桎梏,也可以镇压世间一切至尊,一旦超脱……则后续更加无法想象。

    对此,白凡充满了期待,他相信至尊的四重阶梯绝对无法阻挡他。

    其次,桑昆与方秀清出现在苦海,是他所绝对没有想到的,这两人盖世可怕,纵横苦海如无物,一个要斩他夺道台,一个明显要保他……以及死圣神国、盘宇神国、苦海道魔、真古之战、青阳真尊、逆真改道……这一个个陌生的词语让白凡拨开迷雾看到了某个庞然大物的冰山一角时,又陷入了更多的疑惑。

    他能够确定的是,真宇神国确有其事,那里极有可能是超脱至尊以上的存在所创建,至于是不是有九大尊皇则另说,而被他们称作罪地墓界的原始宇宙系,包括仙人与古神……很可能都起源于那里,只不过是叛徒与罪人。

    当然,世间永恒不变的道理是成王败寇,成为叛与罪,也许只是因为当年的大战中,他们的祖先败了而已。

    至于古宇和仙界为何在后来会成为生死大敌,白凡无从得知,也不想知道。不管什么原因,仙与神的仇恨已经融入血脉骨髓,将来哪怕天塌地覆,也必然要清算!

    不得不说,苍茫星空真的很大,也存在了许多的凶险,一个个漩涡,神秘的生命,说不清道不明,有些地方,现在受伤的白凡也不愿去触碰。

    来到那片星空中的碎土上方,白凡游目一扫之后,选择了一座最近的大城,一闪之下,直接挪移其中,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便融入了茫茫人海。

    这虽说是一片碎土,可实际上面积着实不小,相当于一块大陆,演化一个皇朝绝对不成问题,而且人口繁盛,单单白凡进入的这座大城就称得上十分兴盛。

    在城中闲逛片刻,发现城内不止凡人,还有不少的修士,不过大多集中在城东最繁华的区域,似乎是一个家族。

    沉吟少许,白凡来到城东,从储物空间找了一块碎灵石,在一对老夫妻那里买下了一座小院住了进去。

    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不见得就会比城市更安全,至少在这里没有哪个修士会满城的去寻宝,而荒无人烟的地方,却从来不缺那些好奇心大的修士。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此番疗养蜕变非短时间可以结束,他在这有人烟的地方蛰伏,也好关注山海界和孟浩的消息,只要仙神大陆和魔界出现大动作,那么很可能就是对山海界动手了。

    无论如何,那场山海大劫过程可以一样,但结果必须要有所不同,毕竟他曾在那里修炼战斗过,毕竟他的弟子在那里,有些人的命运他既然可以改变,就不妨出手帮他们一把。

    白凡闭门在小院内盘坐,查探自身状况,片刻后,就渐渐皱起了眉头,体内的状况有些棘手。

    彼岸证道的造化之力仍然分散蕴藏在全身,时刻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肉身与元神,相比在彼岸道台上,这种改变的速度无疑要慢了许多,但也正因为如此,像春雨润物般细致无声,可以预见这种升华与蜕变比在彼岸道台上更彻底,而且造成的波动微弱,不会像在苦海一般引起大神通者的注意。

    而桑昆的那一缕死亡之力却如同跗骨之蛆,也分散到了全身,并十分有目的的与造化之力纠缠在一起,阻止其发挥作用,使得白凡的证道蜕变更加缓慢。

    对此,白凡只能召唤出已经融于自己体内的战剑本源,尝试着以此来将那些死亡之力全部吸附过去。

    自他吸收帝灯之火后,无论是战剑,还是仙纹,以及本命至宝,都已经化作本源之力融入肉身与元神,理论上已经化作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世间已经不再有那些东西的存在。

    但在血脉最深处,仍然留下了他们的印记,所以只要他需要,仍然可以将他们以本源演化,重新造化出来。

    而且证道之前,他就已经猜到那把黑色战剑其实是由纯粹的死亡法则本源之力凝聚而成,那种本源,是比彼岸本源更加神秘而原始的本源,所以才能有令至尊都忌惮的威能!

    时间流逝,一年,两年,三年……十年后,白凡终于将所有桑昆的死亡之力全部以战剑本源吸附过去,只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仍然无法将之驱逐出体内,毕竟他与桑昆之间的境界差距太大。

    但如果任由其与战剑本源纠缠在一起,那么则会成为隐藏在体内巨大的隐患,甚至有可能会发展壮大,反过来吞噬掉他的战剑本源!

    所以,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一缕真境级别的死亡之力都必须要从体内驱除。

    一念及此,白凡陷入沉吟,以仙道的手段,想要做到这一点,办法其实并不多,片刻后,他就蓦然抬头,望向苍茫,眼中闪过复杂的沧桑之色,喃喃自语道:“我白凡一路走来,斩过的敌人不计其数,想不到到头来还是免不了要自斩一刀。只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千年漫漫,苍茫星空如此平静也未免太过无趣了,就让我看看,神、魔、鬼的传承里,有几人能挡得住这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