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10.第709章 杀父之仇

目录:混沌大至尊| 作者:虾鱼丸子| 类别:武侠修真

    “不好!!”

    闻听此言,只见正在远处望着这一切的秦秋云忽然脸色大变!要知道,这可是他最不想让江林知道的事情,以他对江林的了解,如果这件事情被江林知道的话,那对于整个秦家绝对是灭顶之灾。

    “你说什么?!!”

    只见,此时的江林先是一愣,但稍后,却忽然头发倒竖,全身紧绷,紧接着,一种极为不安的情绪这样产生,令江林有一种晕厥感产生!多少年了,打小没见过自己父亲的江林,一直以来,都是按照之前江林的母亲所说的那样,他的父亲是身染疾病去世来对待这件事的,可是现在。。

    一时间,江林双眼变得腥红,脸色狰狞,一把揪其袁功海的衣领,厉声道:“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说了,你不能杀。。啊!!”

    “嘭!!”

    此时的江林已经没有任何耐心,在袁功海刚想和江林讲讲条件的时候,拿的双臂和双腿,被四周突然出现的空气利刃直接斩断,令之惨痛的开始惨叫。

    “不要和我讲条件,我数三下,一!!”

    “二!”

    看得出来,已经被这件事激的有些失去理智的江林,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平静,那全爆发的修为,已经让整个墓室大厅都在抖动,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不。。你不能杀我,这件事情我也是偶然所知。。”

    “三!”

    “噌!!”

    只见,也在袁功海极为不甘的想要再次讲条件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闪出一柄空气利刃,没有给其任何机会,直接将袁功海的头颅斩掉。

    “哪里跑!”

    “轰!”

    此时的江林全身颤抖,怒火急涌,在斩掉袁功海的头颅后,便向虚空一抓,直接将正打算逃走的袁功海魂魄拘了过来,没有任何迟疑,催动《万物之念》法门,开始了对袁功海搜魂。

    “快。。老祖宗,我们快走!!”

    望着正在对袁功海搜魂的江林,本已经重伤的秦秋辰却是脸色大变,亡魂皆冒的同时,更是赶紧对着一旁正在狐疑的公子扶苏传音道。

    “嗯?怎么了?”

    十分不解的公子扶苏,忍不住看了秦秋辰一眼。在他看来,眼下正是整个秦家结交江林的最好时机,如果稍后江林知道了是谁残害了他的父亲,秦家自可以主动请缨,主动去将这个凶手抓来以换取江林的好感!想想看,此时的江林强大无,甚至连身为天道巡查使的袁功海都能击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秦家能和江林搞好关系,这真的是在好不过。

    而此时的秦秋云也是一脸着急,见公子扶苏一脸迷惑的样子,忍不住便对公子扶苏传了一句话,稍后连施眼色,希望公子扶苏赶紧带着秦秋辰离开这里,他则留下来希望能暂时拖住江林。

    “竟有此事!!”

    不过,令秦秋云和秦秋辰诧异的是,此时的公子扶苏却皱起了眉头,当看到正在对袁功海搜魂的江林,脸色已经越来越狰狞的时候,却是忽然把心一横。

    “嘭!!”

    “啊。。老祖宗你。。!!”

    只见,此时的公子扶苏眼神冷冽,直接将已经重伤的秦秋辰扔在了江林身边,稍后身形一闪,直接来到了江林的近前,待一巴掌扇到秦秋辰的脸之后,便有些担忧的看向了已经对袁功海搜魂完毕的江林。

    “灭!”

    而此时的江林眼在滴血,抬手将袁功海的魂魄绝灭,令之彻底形神俱灭后,便转身看向了正在哀嚎的秦秋辰。

    “江林,你可不可以。。”

    “嘭!!”

    只见,望着双眼猩红都有血泪流出的江林,秦秋云内心复杂,愧疚的同时很想对江林说些好话!不过可惜的是,此时的江林并没有理会于他,直接一脚将眼前的秦秋辰踹了出去,稍后立刻跟,抬脚又是一下,完全是在已最侮辱人的方式在折辱着秦秋辰。

    “啊。。”

    此时的秦秋辰哀嚎声阵阵,尽管江林每一脚都没有对他下手,可是这种深深的折辱感,以及全身经脉尽断所带来的伤痛,却让其难以忍受,这已经超过了一个人可以忍耐的极限,如不是秦秋辰是一位修士的话,只怕疼也得将秦秋辰疼死。

    “小友,我秦家出了这个孽种,这是我整个秦家的不幸,还请看在。。”

    “闭嘴!!”

    只见,此时的公子扶苏脸露担忧之色,刚想要对着江林求情之时,便被已经失去理智的江林呵斥住了。

    “……”闻听此言,一旁的公子扶苏和秦秋云更显担忧,尽管十分不想看到这个局面,可是考虑到秦秋辰所做的事情,终是没有再说什么,直接选择了闭眼,不在目睹这个十分不愿看到的局面。

    不过,此时的江林却没有继续折辱秦秋辰,而是直接将其提起来,厉声道:“说,为什么那样对我的父亲?说!!”

    此时的江林正处于彻底暴怒之,哪里还有什么亲情可讲,这可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啊!俗话说的好,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可是人世间最不共戴天的仇恨,这让江林如何能忍,又怎能忍的下去。

    “嘿嘿。。”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此时的秦秋辰却忽然笑了,像已经完全释然认命了一般,尽管身的剧痛已经数次让其差点晕死过去,可秦秋辰倔强的性格,却支撑着他脸色扭曲的冲着江林冷笑,有气无力的道:“不要怨我!我那样做,也是逼不得已,谁知道你的父亲那么不堪折磨,你杀了我吧,如果杀了我能让你解恨的话,我愿意一死了之,希望。。希望你能放过整个秦家,他们是无辜的。。”

    此时的秦秋辰早已软弱无力,尽管还在苦苦的支撑,可是看其现在的状态,只怕也已经到了强弩一抹。

    “江林。。”望着已经彻底发狂的江林,旁边的秦秋云真的心如绞痛,一边是自己的亲外甥,一边是自己的亲弟弟,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很想双方之间没有任何仇怨,很失败,之前有过的挫败感再次袭心头,这一刻,秦秋云真的感觉没脸面对列祖列宗,甚至想到了自杀结束这场失败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