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动

目录:混沌大至尊| 作者:虾鱼丸子| 类别:武侠修真

    长生殿中

    “报,刚刚接到线报,就在今天上午的时候,李家惨遭灭门!据查没有一个生还者!”只见,此刻一位长生殿的探子,正恭恭敬敬的冲着慕容天汇报消息!

    “什么?何人这么大胆?”

    闻听此言,原本正在发号施令,开始整顿整个长生殿备战的慕容天,立马便惊住了。稍后转念一想,心中却是不好道:“怪不得主人会连下这几道命令!完了,那李家的大小姐,可是主人喜爱的女子,也就是未来的主母大人!这可如何是好。。”

    看的出来,早就知道江林和李梓彤关系的慕容天,此刻显得无比担忧。他实在担心江林的状况,如果不是还要坐镇长生殿的话,只怕早就亲自前往燕山李家,来到江林的身边去了。

    “传我的命令!再派几名练气境巅峰的高手,追上刚刚离去的队伍。记住,让他们到达李家驻地以后,切莫毁坏那里的任何东西,一切按照之前的命令行事,违令者,斩!”

    想了又想的慕容天再次发令,又是安排了几名高手,去追上已经离开的那些人,让他们一同布置在李家驻地四周,一切按照江林的命令行事。

    “哎。。!这到底是哪个天杀的干的?难道也是那上界之人?先是众多隐世势力的小世界惨遭毁灭,后又是凌家惨遭灭门,而今天又是李家。。那些上界的畜生已经忍不住要动手了吗?”

    看得出来,此刻的慕容天非常忧虑,一边担心江林现在的状况,一边又为即将到来的战斗感到担忧!没办法,此次面对的,恐怕就是这些上界之人了。虽然江林的命令已下,这慕容天也自然不敢有任何异议。但是要知道,这次将要面对的,很有可能就是那些上界之人,对于上界之人的恐慌和担忧,可是此界生灵无一例外的,即使是化虚境初期的慕容天也是如此。

    ……

    神秘的不老宫中

    “三弟,那些上界之人还真是大手笔,为了炼化此界保证成功率,竟然要让那么多的高手血祭,事先实验一番!”

    此时,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正坐在一处围棋座椅旁边下棋感慨!

    “二哥有所不知,一千年前,上界在炼化琳琅界的时候,就因为失误差点毁掉琳琅界的界之心。这次,他们自然会无比小心,不想重蹈那场失误的!诶,二哥你又输了。。叮~~!!”

    只见,此刻坐在围棋桌椅对面的,却是一位长相极为英俊的中年书生,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显得超然犹如谪仙一般。

    “我靠,三弟我不和你下了,娘的!”

    看到自己又输给了眼前的三弟,这位魁梧中年立马站起身子不在下棋,看其样子,应该就没有赢过显得极为恼火。

    “哈哈,二哥不要介怀,小弟也只是赢了一枚而已!”对面的犹如谪仙般的中年男子,随手打开折扇,一脸的从容潇洒。

    “屁,我又不是不懂棋!罢了,咱们说正事,三弟,你说这些上界的家伙们,会不会动我们不老宫啊?”只见,此刻又坐下来的魁梧中年,有些忧虑的望着对面的三弟。

    “动我们不老宫?”

    闻听此话,只见这原本犹如谪仙的中年,却忽然收起折扇,眼中闪出一丝杀机道:“敢动我不老宫的,几千年来就出了那么一个,那人我们的确惹不起,甚至我们身在仙界的总部也不敢招惹他,不过这也仅他一人而已!而二哥口中的上界之人,充其量就只是一些修真界的所谓顶尖势力罢了,那人我们不敢招惹,可这些修真界的顶尖势力又岂敢招惹我不老宫!二哥尽管放心,再过不久我们不老宫的总部,就会传下指示了。”

    “这倒是!”

    听到他这位二弟的分析,这位魁梧中年稍稍松了口气,不过稍后当想到那位他们不老宫不敢招惹的高人后,却是一脸的崇拜道:“三弟口中的那人,说实话,我独孤胜唯独服他!虽说当年他灭过我们不老宫一次,可这并不影响我对他的崇拜!说起来也真是可惜,那人的修为已经高不可攀,早已失去了任何踪影,不然的话,我就算死也要和他见上一面的,哎!”

    “啧啧~!二哥,你这句话可别让大哥听到了,不然的话他又要罚你了!”听到自己的二哥竟然如此说,这位如谪仙般的中年不禁咂嘴,饶有意味的打趣道。

    “哼,崇拜强者是我辈修行之人的秉性,他罚我又能怎滴,有本事也像那人那样,踏平仙界,镇压诸天界域啊!真要这样,我自然会崇拜大哥啊!”这位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极为不忿的说道。

    “你啊。。”见如此,对面如谪仙般的中年人,只能摇头轻笑不再言语。

    ……

    长白山白家驻地内

    “虚子,伯阳道友准备的怎么样了?”

    此时,只见一位身体淡化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了一位青年的旁边,表情淡泊的询问道。

    “嗯?属下见过前辈!”

    这位被称作虚子的青年立马大惊,稍后便一脸崇拜的躬身作揖,稍后继续开口:“回前辈的话,伯阳师叔所需的血祭之物已经准备妥当,很快就能进行尝试性试验了!”

    看得出来,对于这位突然出现的老者,被称作虚子的青年显得极为激动,有些欣喜若狂。

    “很好!”

    闻听此话,这位身体淡化的老者,仍旧和虚空相合,淡漠道:“给你师叔伯阳带句话,就说,血祭之物想要多少都行,只要能成功的完成尝试,就算再杀一些人都是可以的!不能再拖了,我们已经浪费了这么时间,门派内的高层已经不满了。”

    “晚辈领命!哦对了前辈,刚刚得到一个好消息,说在这个低等的界面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位身怀八绝血脉的女子,前辈你看。。”只见,这位被称作虚子的青年人对此事非常激动,很想以此来得到眼前这位老者的赞赏。

    “身怀八绝血脉的女子?难道是九阴之体?”

    令那位被称作虚子的青年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原本和虚空相合的老者,此时不但没有露出喜悦,惊还隐隐的有些皱眉,神色间显的极为复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