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归来

目录:混沌大至尊| 作者:虾鱼丸子| 类别:武侠修真

    “吱吱~~!!”

    此刻的小白已经来到了小灰的身边,望着正一脸失落和沮丧的小灰,小白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开导着。

    “轰~~!!”

    而此时,只见已经在江林的连番施展下,众人也已经回到了当初的那处空旷山顶,稍后只见江林再次施展伟力,将这处已经破坏的有些破败的山顶又收拾了一番之后,便在旁边变化出了几个简单的茅草屋,让小灰和小白都住进了里面。

    “小灰你想开一些!虽然你的修为再次消失了,但好歹真幻界还在啊!别忘了,你老大我现在可是真正的掌控了真幻界,所以这灵气、灵药什么的,你就使劲吃就好了。总用一天,你定会重返以前的境界的。”

    看着整卧在一处蒲团上的小灰,江林除了耐心的安危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吱吱。。!!”旁边的小白也是担忧的劝道,随之更是将自己怀中那宝贝似的灵石递到了小灰身边,要送给小灰。

    “老大,小白!我。。哎!”

    眼前此景,只让的已经有些心灰意冷的小灰心中一暖。说实话,虽然这次又一次的失去了修为,被那个混蛋将修为打掉了,但对于已经经历过不下八次的小灰来说,顶多也就是难受几天的事情。不过,像今天这样被人关心和照顾的场景,小灰却还是头一次遇到,所以此时在看向江林小白的时候,眼神之中竟渐渐的有了雾气,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吱吱~~!!”旁边的小白轻轻的拍了拍小灰的头安慰道。

    “哈哈。。小灰,刚才小白说,现在大家都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所以以后就一起加油吧。小白还说,要和你好好比比呢,看谁先将修为提升到变成神仙的时候。所以你可要赶快提升斗志了啊,不然可就要被小白拉下了。”

    见到眼前的小灰神色之中已经有了些光彩,江林转达了一下小白的安慰后,也是鼓励着小灰。

    “谢谢!老大谢谢你,还有小白,也谢谢你!”

    看到眼前的江林和小白这么关心自己,小灰的心中也是一阵温暖。故稍后长出了一口气后,也是颇为激动的道:“好,那就从头开始吧!奶奶的,不就是修为又一次归零了吗,谁怕谁啊,我再次修上去就是了。混蛋,就是那个塔灵死的太便宜他了。”

    只见,此刻的小灰已经重拾信心,不过对于屡次对它出手,将自己的修为打落归零的混蛋塔灵,小灰的心中还是有着许多怨恨无法消散的。这其实也在情理之中,虽说就在刚才的时候,江林已经对它们说起过那个塔灵的胡作非为了,也告诉了它们不久前真幻界所发生的变故都是那个塔灵搞的鬼,而且那个塔灵也已经被江林杀了。但在屡次受过那个塔灵毒手的小灰来看,那个塔灵死的简直太便宜了,根本无法排解自己心中长久以来所压抑着的怒气。

    “想开些,那个混蛋现在既然已经死了,再多想已是无意。反正现在这真幻界已经彻底是咱们说了算了,就不要再提及那个混蛋了,免得自己给自己增加烦恼。”

    说实话,就算江林现在想起那个塔灵的话,这心中也同样是非常恼火的。毕竟不久之前,那个混蛋可以差一点就通化夺舍了自己,这现在想想,也仍是有一种后怕的感觉萦绕在心头,真是惊险万分。

    而稍后,只见在江林的建议下,众人又平分了一下现有的所有灵石之后,也是渐渐的又归于往常的宁静。

    不过此后的小灰和小白,就像是杠上了劲头一般,在各自分得了灵石之后,便全都不再理会江林,先后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各自着急的沉浸在了修炼之中。瞧它们两个家伙的意思,是真的就此杠上了,要好好的比试一番。

    见此情形,江林自然非常高兴,最起码照这样下去的话,那一切都将进入到正规,最起码在这两个小家伙的身上,江林可以减少许多的心神注意。

    一天后

    “该回去了!”

    看着真幻界的状况,已经全都进入到了正规,真幻界内的山川地貌等,也在江林的努力下又恢复了全貌,所以此刻的江林也算可以放下这里,再次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呼~~!!”

    稍后,江林随便看了看正在努力修炼的两个小家伙之后,便也没有多加打扰,就直接的回到了现实之中,也就是只见所在的那个山洞。

    “回来了!”

    看着外面茫茫的夜色,江林的心中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也幸亏这真幻界内和外界的时间比例差别很多,所以这真幻界内虽然已经过了一两天的时间,但这外面的世界却也只是才过去了一个小时左右。

    “长生殿,袁功海,还有那些擅自下界的家伙,我江林来了!”

    此刻已经起身站起来的江林,望着外面的茫茫夜色,心中也是信心十足。可以这样说,也只有在自己的修为达到了凝神镜之后,江林才算真正意义上,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端之列了。

    “隐世家族秦家!希望当时候你们能识时务一些,不然的话。。!”

    想到了此刻自己母亲的遭遇,江林的眼神也是立刻转冷。说实话,对于这个隐世家族秦家,江林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虽说这是自己母亲的娘家势力,但只要一联想到这些年来,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没有哪怕是得到过一点秦家的帮助时,江林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恼火不已。

    江林可不稀罕那秦家的帮助,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因为疾病而苦苦支撑了这么些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况,这心中难免会对那秦家颇有怨言。再怎么说,自己的母亲也是秦家之人,而且身份可能还不低,可那时候却连他们的人影都没见过,而现在却又有脸以本家的身份带自己的母亲回去,凭什么?

    “秦家吗?我江林很快就会去一次的,等着就是!”想到这里,只见江林双眼一寒,便在心中有了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