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袁浩的依仗

目录:混沌大至尊| 作者:虾鱼丸子| 类别:武侠修真

    “张哥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已经挂掉电话的江林不禁有些眉头紧皱,按照之前对张刚毅的了解,这可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快意恩仇,满身的正义之气,可这才几天没见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很显然,张刚毅的怪异举动,已经让江林产生了怀疑和担忧。

    “不管了,那袁家屡次针对与我,要是我仍旧选择隐忍的话,只怕接下来还是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只见,转念思考了一会儿的江林,也是瞬间有了决定。因为江林明白,这袁家的袁浩就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就算你躲着它不理会,但这条疯狗仍是会发疯似的追着你咬。如此这般,自然要以雷霆手段将它打死打服才行,不然的话,你永远都别想安静。

    想到此处,只看到江林稍微在四周观察了一阵,发现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后,便极快的向着居民居住地奔去。按照江林的想法,既然已经决定要找那袁家的麻烦,那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天晚上一并将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随后,只看到江林随便找了个五金店买了些钢钉后,便拦了个出租车直奔苏市而去。

    ……

    苏市

    “哈哈。。江杂种,这次只要那黑袍前辈出马,我就不信你能逃过此劫。侥幸逃脱上次的伏击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要死在我袁浩的妙计之中!”

    只见,此刻正在坐在沙发上满脸享受的袁浩,正满是狰狞和得意的自语道。按照他的预想,现在那黑袍男子应该已经和江林对上了,如此这般,自然让袁浩恨不得亲临现场,去好好看看江林被灭杀的场景。毕竟,这位黑袍男子可是一位比他的祖爷爷还要强绝的地级高手,袁浩完全都没有想过江林能在这次的劫难中逃脱。

    “少爷,叶前辈来了!”这时,新换的一位下人禀告道。

    “他来干什么?”

    闻听此话,只看到袁浩眉头一皱,心中满是不屑的咒骂了几句,随后便道:“你去告诉他,就说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的话让他明天再来!”

    “是!”旁边的下人应道。

    随后看着已经离去的下人,这袁浩的心中也不禁想到了这叶成焕之间的约定,忍不住心中冷笑道:“没用的东西,现在那江林没准都已经死了,你居然还想着得到那本无字天书,真是异想天开的蠢货!也不瞧瞧你算个什么东西,就算那江林没死,最后又被你亲手杀了一遍,我就会将那本那给你看吗?哼,这些白痴似的江湖人士,果然都是些莽夫。”

    看得出来,此刻的袁浩已经对叶成焕彻底失去了兴趣,自从和长生殿搭上线后,虽然也吃了许多的亏,受了许多巨大的怨气,但在袁浩看来,只要能在最后得到秦雨铃,那这些代价都还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袁浩的脸上不禁便露出了一丝淫邪之色,秦雨铃那绝美的容颜,更是让袁浩的心中邪火顿生,欲罢不能。

    “你。。你不能进去,我家少爷已经睡了,你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吗?”

    “让开!”

    但也就在这时,只听到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稍后,就听到那叶成焕强闯进来的话声。

    “怎么回事?”

    见此情形,原本正沉浸在无限臆想中的袁浩立刻大怒,忍不住便站起身来冲着门口大声喝问道。不过,当看到门口已经出现的叶成焕后,袁浩的神色也是一阵变幻,显得极其不自然。

    “袁少,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可谁想到你家这下人居然私传消息,说你已经睡了。像这样的下人,我劝你还是辞退的好!”

    看到袁浩就站在客厅中好好的,那叶成焕心中生怒的同时,也在心念电转之下随口开口道。

    闻言,袁浩的心中也不禁怒火中烧,他怎么能听不出来,这叶成焕话里对自己的嘲讽。不过碍于大家的面子,这袁浩终是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陪笑道:“原来如此,我说门口这么的吵闹,原来都是这家伙搞得鬼!来人,给我将此人拖下去喂狗,竟然如此不懂规则,真是不识好歹啊!”

    “啊。。袁少,不是你。。”

    “嘭!”

    只见,此刻那下人吓得脸色大变,虽然早就听闻过这袁家不好相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袁家的大公子居然可以霸道到如此模样,如此不讲一条人命当回事。不过,也就在稍后即将反驳的时候,就突然被随之出现的一道黑影,给一脚踹翻在地,几乎连反应都没有,就已经因为脊椎骨断裂成为了植物人。

    “把我给他拖下去,不知死活的东西!”

    眼前的场景,自然都在袁浩的意料之中,只见他面不改色冲着那突然出现的黑影命令了一下,便冲着叶成焕道:“叶前辈,让你看笑话了,快请坐。”

    但此刻的叶成焕却有些笑不出来,只见他全身警惕,戒备的看了看旁边这道神秘人后,便下意识的问道:“没想到,袁少身边居然还有如此高手,今日真是让我叶某人大开眼界。”

    “哪里哪里!”

    看到此刻的叶成焕已被吓住,这袁浩的心中不屑了一番,稍后继续客气道:“这是最近,我祖爷爷从京城给我派过来的死士,他老人家因为最近知道了我身边危险重重,所以出于对我的关心,就只能这样安排了。叶前辈不要在意,他和你相比就是一个杀人机器罢了,怎么能比的过你老。”

    “原来如此!”

    闻言,叶成焕的心中也不禁一阵抽搐,这袁浩行事好歹毒,显示借机让这死士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然后又拿这个像狗一样忠诚的死士来和自己对比,如此这般,自然让心思缜密的叶成焕有些愤然。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加上叶成焕又是有求于袁家在先,故稍后顺了下气候,便认真的询问道:“袁少咱们闲话少说,你既然已经希望我再去伏击那江林一次了,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给我准备火器?难道,袁少之前的诺言有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