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宴请秦良玉

目录:独断大明| 作者:官笙| 类别:历史军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秦良玉来的不算突然,毕竟各地总兵的路程兵部都有掌握,只是一些快慢还是出乎预料。

    左良玉是,秦良玉也是。

    “入京了?”朱栩有些诧异,看着曹化淳道。

    曹化淳站在朱栩身前,道“是,按照预计,她应该明天晚些时候到,想必是昼夜不停的赶路,没有进入几处驿站,所以没有得到报信。”

    朱栩神色若有所思,道“四.川那边近来有什么不寻常的动静吗?”

    曹化淳回忆一番,道“没有,只是民乱较多,不过杨鹤的招抚之策确实起到了作用,一些土司愿意归顺,但还有些反复不定,于大局无碍。”

    这些朱栩都清楚,四.川,贵,州,云.南,陕.西这几省最为复杂,异族众多,偏又多处穷山恶水,天灾连绵,食不果腹,外加本是土司,有权有兵,除了举兵反叛,似也无其他活路。

    四.川等省还需要朝廷输血维持,哪里有余力安置数十万的这些‘异族’,反复归叛是必然的。

    朱栩背着手,望着宫外碧空如洗的天色,沉吟着道“如果秦良玉求见,立刻带来见朕,对了,孙阁老也一起来。”

    曹化淳会意,道:“奴婢明白。”

    朱栩点点头,转身走回暖阁。

    与此同时,秦良玉的马车缓缓走进城门,马车里坐着秦良玉母子以及儿媳妇张凤仪。

    张凤仪掀着窗帘,看着外面,感叹道:“母亲,还是京城繁华,这车如流水马如龙,来往如织,一片繁华盛景。”

    马祥麟顺眼看去,只见外面商贩接踵,人挤人,热闹喧天,当真是盛世景象,却没有出声。

    四.川号称天府之国,在很多年前也是盛世景象,但经过年年天灾,年年民乱,早就民生凋零,不复往昔,即便近年朝廷大力赈灾,减免赋税,也不曾见丝毫回转。

    秦良玉闭着眼,盘着腿,哪怕在马车中,身形也一动不动,两鬓白发缕缕,面容瘦削,端坐着,自有一股大将风范。

    张凤仪放下帘子,看向马祥麟,道:“夫君,传言是真的,皇上宫里只有三位娘娘?”

    马祥麟倒是壮实,神色颇为英朗,闻言一笑道:“皇上册封妃嫔不是小事,这还能有假,除了皇后娘娘,还有凤藻宫的李娘娘,芷兰宫的海娘娘,这两位都育有皇子,宫女宫外十分看重,备受恩宠。”

    当今皇帝陛下幼年登基,掀起的动作是一个比一个大,很多人都担心他的子嗣问题,也就现在朝野才算松口气。

    张凤仪是见过朱栩的,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朱栩还太小,转眼间这么多年,她也不知道当今皇帝在漫天的流言蜚语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马祥麟说完一句,便转向秦良玉,道“娘,为什么这么赶着进京,你身体吃得消吗?”

    秦良玉这才缓缓睁开眼,目中精光如电,语气颇为平静的道:“不要去管外面怎么议论皇上,我马家深受皇恩,不曾半分苛待,猜疑,在京中不得有任何不敬言行,待会儿随我一起进宫面圣。”

    马祥麟与张凤仪对视一眼,点头道:“是。”

    秦良玉再次闭上眼,她没多说,只是眼前不禁又浮现起多年前,在十里亭等候他的那个小皇帝。

    她不能再次让皇帝等,这有违为臣之道。

    很快兵部侍郎卢象升亲自出面,迎接秦良玉,将她一行人安排在驿站,小半个时辰才离开。

    三人沐浴更衣,正准备立即前往皇宫,拜见朱栩,但还没出门,孙承宗就进了门。

    又是半个时辰,秦良玉三人才坐着马车,前往皇宫。

    马车内,马祥麟面色微沉,道:“娘,这孙阁老是何意?对于‘军改’他不是应该胜券在握吗?怎么还需要娘的支持?”

    张凤仪也疑惑,看着秦良玉,神态有些不安,道:“母亲,我来之前就听人说,京城朝局动荡不安,内阁根本压不住,不知道孙阁老是否要借我们的势。”

    马祥麟一听,立即道:“我们到底是武臣,不能介入朝局,一旦牵扯进去,今后就挣脱不出了,也会引来皇上的忌惮。”

    秦良玉倒是脸色如常,道:“莫要胡思乱想,孙阁老就是问我对于‘军改’的想法,交流了一下意见。孙阁老身在中枢,老成谋国,切莫放肆。”

    马祥麟与张凤仪见秦良玉如此说,这才面上和缓。

    在秦良玉等人入宫的时候,朱栩正在听着曹化淳的汇报:“孙阁老提前去了,待了半个时辰,毕阁老没有出面。”

    朱栩笑了声,站起来,朗声道:“在偏殿摆席,让御膳房做些四.川菜,请孙阁老一起来。”

    “是。”曹化淳应声,去安排。

    朱栩坐在桌前,手指习惯性的瞧着桌子,小马蹄声响起,他的脑中飞转。

    陕川两省是他一直最为忧心的地方,若是这里乱了,会牵扯大明上下所有的神经,‘新政’的注意力将大减,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必须确保陕川稳定,不出乱子!

    ‘小冰川’已经进入最为酷劣的时间,整个天下为之呻哀,同时也是‘新政’深入的时间,所有的矛盾都会在这个时间段爆发!

    朱栩脑海闪现无数画面,眼神不禁透着冷色,暗自低语道‘也好,朕也想再掂量掂量这个天下、天下人!’

    好一阵子,朱栩深吸一口气,起身出门,来到乾清门,看着外面,静静等候着。

    不一会儿,孙承宗与秦良玉并肩而行,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待看到朱栩一群人站在门前,纷纷神色微变,脚步加快。

    孙承宗倒是神色平静,他一直知道朱栩对秦良玉格外看重。

    秦良玉神情一震,走的最快。

    马祥麟夫妻二人也是面露惊色,低头快步跟上。

    四人来到朱栩近前,抬手的抬手,单膝跪地的单膝跪地,沉声道“臣孙承宗(秦良玉、马祥麟、张凤仪)参见皇上,吾皇万岁!”

    朱栩看着秦良玉,连忙挥了挥手,不等秦良玉拜下就拉住她的手,道:“免礼,走。朕已经备好酒席,咱们今日不醉不归!”

    秦良玉看着眼前与她一般高的朱栩,已经与多年前那个稚嫩小孩对不上,被他拉着走,连忙缩回来,道:“臣有愧皇上所托,不敢……”

    朱栩不管这些,再次拉着她继续走道:“今天不说这些,老将军花甲之年还为国事奔波,朕深为感怀,朕待会儿让皇后给你们准备房间,这段时间就住在宫里,朕还有很多事情请教……”

    秦良玉可以挣脱,但看着朱栩一如过往那么看重她,神色大动,双眼湿润,感恩无比的跟在朱栩身后。

    孙承宗对朱栩这个安排倒是意外,却也没说什么。

    倒是马祥麟夫妻,对视一眼,面露凝色,不敢多言,埋头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