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4节-解救

目录: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类别:玄幻魔法

    瞅准时机冲进天邪教据点中央的运输型机关舟也是借了周围打成一片的便利,待天邪教中人反应过来,它立刻就会陷入危险。

    护在舟体表面的灵气盾遭到强烈打击,不断溃散,依旧有更多的灵气盾生成,机关舟上一部分擅长防御法术的术士并不参与进攻,只负责不停的释放灵气盾,保证机关舟不受到致命重创。

    至暗之时的静谧突然毫无征兆的被打破,紧接着四面八方便是一片难以想像的乱战,惊天动地的巨响,映亮天亮的各种光芒,仿佛世界末日已经来临。

    突如其来的鏖战完全超乎了这些被困在此地的人们想像,仿佛全天下的术士都来到了这里,漫天飞舞着剑光和身影,还有扑天盖地的法术。

    最终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更是让他们陷入了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

    有人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现实让他们发懵,迟迟未能抬腿。

    “我的老天爷,这是仙家法器,怎的那么大!”

    有些见识的人立刻意识到了机关舟是个什么样的宝贝,整个人被震得不好了,那些来救他们的武者和仙长,那些声势骇人的战斗,难不成是天兵天将降临?!

    早先掳至此地的星罗宗等几个宗门的术士因为修行者的缘故,提前被拖去献祭了,平白贡献了三头兽将和一百多头邪兽,术道中人抓来献祭,几乎是一祭一个准儿,术道修为越高,献祭得到的邪兽便越强大,不像毫无能力的凡人一样存在失败的概率。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机关舟!”

    化身为老司机的武者突击队们伸手拉扯着这些被机关舟和混乱厮杀惊呆了的人们,被掳来的术士,凡人和游侠儿混混沌沌的跟着踉跄而行。

    “郑大侠,他们是什么人?”

    几位游侠儿挤到郑侠身旁,看着人群从自己身旁涌过,步伐越来越快的奔向落在地面上的机关舟。

    被困在这里的人此时此刻依然还能有力气奔跑,完全得益于在这些日子里由信蜂不断送来的蜂蜜丸子,别看丸子不大,仅仅一枚就能够保证一个成年人的一天所需。

    “快走,还不快走!”

    有武者主动挟带着一时无法动弹的人直奔向机关舟。

    郑侠追着那些不断吆喝和协助被困者转移的武者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

    他心中一直存在着怀疑,只是不敢确认。

    “天宫,我们是天宫的人!”

    领头的武者根本就是一个战场杀将,话音刚落,人影却扑了出去。

    一杆三棱刺枪大开大阖,尽是沙场厮杀的路线,频频刺出,不断将冲过来的邪兽一枪贯脑刺翻在地。

    因为朝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军队中的武者没少跳槽过来,这使得天宫的武者力量丝毫不逊色于术士。

    在东土术道,除了不入流的小宗门还蓄养着武奴外,只有与五宫七宗的影响力并肩的天宫才会有这么多的强大武者,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超过术道灭武前的武道宗门,不过这一次,五宫七宗十三门为首的东土术道却不敢再动什么歪主意,重复一次自毁长城的愚蠢行为。

    当面对西人东征时,若非天宫及时崛起,大武朝奋力抵抗,恐怕整个东土都将糜烂于西人与天邪教的肆虐争伐下,永远宁日是。

    参与这次行动的武者至少拥有洗髓境的修为,低了就是白白送命的炮灰,李大魔头也舍不得,在这些武者之中甚至能够看到归元境强者的身影,得益于女丹师严笑炼制出来的武道丹药,使天宫武者修为大进,稀有的蜕凡境武者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来,原本并不多的蜕凡境武者中也不断有人突破至归元境。

    这些归元境武者并不参与协助转移,而是在附近的环形建筑之间不断游荡,作为战场自由人,暗中偷袭那些天邪教的术士,其中不乏专业的刺客,那更厉害了。

    修为达到归元境,凝气为罡,罡气破法,足以与全真境真人相抗衡,若是一心背后偷袭,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天宫!?

    众游侠儿震得不轻,虽然此前信蜂传递来消息,让他们再坚持半个月,却没有想到即将临近第十五天的功夫,沧浪大侠的术道好友竟然真的派人过来救他们,而且声势如此浩大。

    原本以为,天宫虽为术道宗门,最多派几个凝胎境仙长把他们几个有限的人救出去,或者与捕获他们的势力交涉,将人换出,却始终都没有料到,救援行动竟然是以这种强势霸道的方式出现在他们眼前。

    不是说好的新成立术道小宗门,看这架势,简直是要踏灭满门,斩尽杀绝的节奏啊!

    未免也太恐怖了。

    恐怕这不止是来救人,这得结多大的仇?

    若说人生一知己,能够两肋插刀,拔刀相助到这种程度,恐怕就是立刻死了也无憾。

    察觉到许多人不可思议的目光向自己望过来,郑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也没有想到,西延镇李家小郎为了救他们,竟然会出这么大的力,简直太夸张了。

    他干笑了几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快走吧!”

    得到解救的人只猜到了一半,这么多术士与武者远渡重洋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救他们。

    在五宫七宗十三门的计划里面只有把天邪教干掉这一项,却并不包括救人,凡夫俗子与什么游侠儿的死活与他们无关。

    所以李小白的战术方案仅限于将这些不太靠谱的“猪队友”与天邪教放对,让他们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突入到据点中央救人的活计则由天宫来负责,免得到时候心不甘情不愿,倒拖后腿。

    猪队友有猪队友的用法,到目前为止,除了被气跑的惊雁宫以外,其他各方势力尚算用心,虽然伤亡不小,但是还没有出现掉链子。

    术道宗门这次也是急了眼,今日不斩草除根,明日卷土重来时又灭门掳人,谁也受不了,哪有天天防贼的道理,必须得毕其功于一役。

    由于前期潜入瀛洲的信蜂们不断暗中送来蜂蜜丸子,让被困在这里的人保持了体力,使救援撤离时间比原计划更短一些,满载了所有人的运输型机关舟很快抬高舟艏,全力冲向天空。

    地面上的天邪教术士们还欲继续追击,却无奈那些归元境武者并未一起跟着登舟撤离,而留下来继续袭扰,让追击的飞剑和法术数量少了许多,直到机关舟安全脱离了战场,头也不回的飞离瀛洲,那些举手投足间罡气纵横的武者们这才三窜两窜作鸟兽散。

    法术破不开罡气,反而被制,天邪教的术士根本拦不住他们。

    惊魂未定的人透过机关舟的水晶舷窗,俯瞰天色渐渐放明的地面,这才意识到这一场“救援突袭”的规模有多么吓人,方圆十余里一片糜烂,还有四头庞然大物正在与凶狼凌厉的法术纠缠着,附近不时有飞剑掠过,御剑而飞的仙长们彼此纠缠,彼此厮杀,如此光怪陆离的一幕完全颠覆了他们对这个世间的认知。

    高高在上,不识人间烟火的仙长们就像疯了一样互相争斗,不可思议的一幕让机关舟上的人看呆了,他们以为与天邪教厮杀的术士们都是天宫的势力,许多人看向这位沧浪大侠的时候,目光明显带上了敬畏之意。

    天宫之主的朋友恐怕会列上许多人一辈子都不敢招惹的名单。

    “郑兄,别来无恙!”

    一个声音传来,被救上来的人群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水缸般大小的大龟,龟背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声音正从他这里传来。

    这些人对于某些人而言不止是耳熟。

    “小郎!”

    郑侠一怔后,认出了从龟背上跳下来的年轻人,又惊又喜,情不自禁的叫出了昔日的称呼。

    封狼道西延镇李家小郎,现如今已是天下无人敢小觑的大人物,李大魔头成功把这块金字招牌打造的如雷贯耳。

    “不,李公子,李宫主!”

    话刚出口,郑侠意识到对方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连忙改口。

    “无妨,郑兄一直是郑兄,不曾变成他人,小郎亦是小郎,不曾有任何变化,即使是我天宫门下,也只称我为公子而已。”

    李小白径直走了过来,与分别已久的郑侠相视而笑。

    “小郎依旧是赤子之心,是愚兄着相了!”

    郑侠性格直爽,他十分高兴这位朋友并没有因为双方的身份变化,而变得像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长们一样高高在上,不再与往日凡夫俗子的他们相认,从此为陌路。

    “郑兄好生休养,我已经安排人向令尊报平安。”

    李小白还记得郑老管家的哀求,总算可以给一个交待,他又拱手向得到解救的人们说道:“诸位尽可安心待在这里,天宫会负责将诸位送回家乡,如果有什么要求,尽管可以向这里的术士或武者提,若是能够办到,一定尽力而为。”

    刚刚得以脱险,便有人再次想起家人,连忙大声道:“能不能向俺家里报个安,俺爷娘和婆娘孩子担心的紧哩!”

    “俺,俺家里就剩下小妹,也不知日子乍过,能不能借点银钱托递给她,我日后必奉还!”

    有人想要报平安的,也有人担心家里因为自己这个主要劳力被掳而揭不开锅,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根本客气不得。

    机关舟上很快有人带着笔墨过来,一一记下这些人的要求,通过信蜂去委托办理,传信和借银对于天宫来说都是小事,借肋于保密局、皇家秘情司及大武朝的行政体系,这些要求是很容易办到的。

    一名天宫术士匆匆而至,挥手布下一道隔音结界,禀报道:“公子,无城子真人求援,他遇到了天邪教教主。”

    几艘机关舟依靠信蜂实现消息互通,让李小白随时随地可以获得进攻天邪教据点的最新进展。

    “明白!告诉他,我稍后就到。”

    李小白点了点头,伸手戳破了临时布下的隔音结界,对着想要有千言万语的郑侠说道:“战事未结束,郑兄稍待,等小弟解决完那些宵小,再与兄煮酒相谈。”

    郑侠知道李家小郎在这个时候能够忙里抽闲来见自己一面已是不易,当即一抱拳道:“贤弟尽管去,大局为重。”

    “足球,我们下去!”

    李小白再次踏上草龟的背甲,身形一晃,一人一龟已经消失在原地,几次缩地成寸,重新返回了白热化的战场。

    无城子喷着鲜血重重砸在地上,连续打了十几个滚,这才停歇了下来,一张老脸面若金纸,头晕目眩之际却听到震魂荡魄的声音传入耳中。

    “白相法王,你这个叛徒,今日便是你授首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