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这个世界很现实

目录:娱乐之超级大亨| 作者:龙断| 类别:都市言情

    5000字大更,求月票,求月票,求捧场,求捧场!!!!!

    求捧场,求捧场,求捧场,求捧场!!!!!!

    各位兄弟有兴趣的可以加QQ群:127875869或我的微信号:scho001,请注明是读者。

    ———————————————————————————————————————

    赵世增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在,在刘嘉铃面前晃了晃:“这里车库我挺了辆兰博基尼跑车,

    前两天刚到的,

    送给你当情人节礼物。”

    刘嘉铃眼前一亮,接过钥匙后在赵世增脸上亲了下:“谢谢,兰博基尼可是人家最喜欢的跑车。”

    赵世增嘿嘿笑道:“这样就完了?”

    刘嘉铃妩媚一笑,

    那晚春风一度后,隔天早上起来赵世增已经去上班了,,但床头柜上却放着一张100万的支票,

    显然是卖肉钱,

    她收起来是毫无心理压力,

    现在又收到一辆价值超百万的兰博基尼超跑,赵世增在她眼里已然成为了一棵会下钱的摇钱树,

    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经过这么多事,她算是看明白了,人活一世什么都是假的,真遇到事情时什么人都靠不住,

    只有名利才是真。

    至于所谓的名声?更是可笑。

    想当初关芝琳的名声就算不是声名狼藉,恐怕也差不了多少,至少不会比她如今好到哪里去,

    但是如今呢?

    堂堂巴布亚国王王妃,

    在正式场合哪怕是香港那个总督见了都得行礼问候(鞠躬行礼),谁还会讨论那些陈年旧事。

    就算是在成为王妃之前,

    无论走到那里都是一大群人前簇后拥,而且见到的人都得叫声十姨太,完全是豪门贵妇的架势,

    有再大的意见也得放在心里,

    这就是现实。

    只见她搂住赵世增的手臂,满脸骚|媚的说道:“大不了今天晚上你想干嘛,人家都依着你喽。”

    啪……

    赵世增照着刘嘉铃的臀|部用力一拍,笑道:“嘿嘿,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上去吧,先陪我洗个澡。”

    ……

    半个多小时后,

    刘嘉铃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见赵世增靠在床上抽雪茄,便走过去拉开窗帘,并将窗户打开,

    赵世增疑惑道:“你不怕被人看到?”

    刘嘉铃接下浴巾,靠在赵世增身边:“有什么好怕的,估计今天晚上都有狗仔拍到我来你这里了,

    怎么,你害怕?”

    看到刘嘉铃调侃的目光,赵世增吐了个烟圈,不屑的说:“那些狗仔队在我眼里就是狗屎,

    我会怕他们?

    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随便他们怎么写,但是如果有不知好歹的,我也不会手软,告到他们倒闭。”

    赵世增乃豪门之后,

    父亲是70年代香港的四大船王之一,华光航业的赵从衍,现任卓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兼创始人,

    曾先后有过三任太太,

    但都不长久,

    年轻时就是香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如今虽然已经年近六旬,但状态却保养得相当不错,

    风|流丝毫不减当年。

    在原来的历史中,他曾扬言玩过的女人数量超过5位数,且还是经过筛选的,如果不筛选,

    数目更加惊人。

    他还鼓励儿子赵式浩向他看齐,给赵式浩“千万不能只沉迷一个女人”的教导,并洋洋得意于教子有方,

    赞赵式浩比自己当年更行,

    自从国外回来,一天可以约会六七个女人,早、午、晚餐和下午茶可以拖不同的女人约会。

    这样的人会怕狗仔队?

    显然是笑话。

    闻言,刘嘉铃心中不禁感慨,

    在真正的豪门世家眼中,明星就是戏子,只要不是太在乎名声的,所谓绯闻根本就无所谓。

    这时,赵世增看向打开的窗户,

    见对面的别墅有一个窗户仍亮着灯:“知道那栋别墅住的是谁吗?”刘嘉铃面露疑惑之色,

    她还真不知道。

    赵世增嘿嘿一笑:“就是那个从你手中抢走《钢铁侠》女主角的张可颐,之前在小区碰到过几次,

    还真是有够靓的,

    难怪会被卫雄包|养起来。”

    闻言,刘嘉铃表情若有所思,随后嘴角勾起一抹诡笑:“女人再漂亮也是需要男人滋润的,

    卫雄离开香港几个月了,

    虽然之前黎姿出|轨的事被证明是乌龙,但若卫雄再让她们这样独守空闺,出轨是迟早的事,

    我看你以后可以多过来这里住,

    以你的手段,只要多花点心思,说不定能把她钓上手,那可是国王的女人,玩起来肯定很爽。”

    赵世增呵呵笑了笑,

    他是花|心,但却不是傻瓜,

    只见他转头大有深意的看了刘嘉铃一眼:“我又不是嫌命太长了,她要是李嘉诚的女人我敢动,

    但是卫雄嘛……

    你以为像卫雄这种能够开国立代的人物是谁都可以放肆的?心稍微放安分点,这样对你有好处,

    否则什么时候把命丢了都不知道。”

    刘嘉铃脸色一白,

    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听你说张可颐漂亮,才跟你开个玩笑而已,难道这也不行吗?”

    赵世增不置可否的轻耸了下肩,接着将刘嘉铃往怀里一搂,邪笑道:“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正所谓**一刻值千金

    再来一发。”

    刘嘉铃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别墅,眼中闪过一丝嫉恨,要不是张可颐,她就是《钢铁侠》的女主角,

    说不定能成为卫雄的女人,

    在她眼里,张可颐的一切本应该是她的。可随即她又是一叹,就算她再嫉恨周张可颐又能如何,

    连赵世增都不敢去招惹对方,

    何况是她。

    铃铃铃……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传来,刘嘉铃朝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包包看去,是从里面传来的,

    当即下床过去接,

    赵世增也跟着下床,尾随灾后,

    脸上表情猥琐(这只即将迎来19岁生日的大河蟹实在是太凶猛了,本龙即便法力无边也得暂避风忙)。

    ……

    —————————————————————————————————————

    夜已经深了,

    周星池走进一家音乐酒吧,会来这类酒吧的基本都是知识分子或白领,因此一点都不会闹,

    秩序也要好得多,

    当然了,光线一样昏暗。

    扫视了一眼,周星池在角落里看到独自喝酒的梁朝韦,便走了过去:“今天怎么想起约我喝酒?”

    梁朝韦抬头看了一眼,

    微笑道:“不知道干什么,坐吧。”

    两人应该说是真正的发小,刚出道之初关系也亲如兄弟,但自那次周星池被封杀后,就有点变了,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

    在周星池被封杀后,起初梁朝韦也经常去探望,但见其自暴自弃,心中难免会生气和失望,

    再加上刘嘉铃劝他少和周星池来往,

    免得殃及池鱼,

    因此后来去探望的次数慢慢就少了,虽然联系一直没断,但两人的兄弟情却是出现了一些裂痕,

    若不是一些大的活动,

    比如新片上映之类的,两人很少聚会。

    将一瓶已经打开的啤酒放周星池面前,然后拿起自己的啤酒示意了下,两个酒瓶轻轻碰撞,

    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梁朝韦昂头喝了一大口,周星池也差不多。

    待放下瓶子,梁朝韦长出了一口气,微笑道:“今天是情人节,没有打扰你和阿茵的甜蜜吧。”

    闻言,周星池苦涩一笑,

    拿起啤酒又灌了一口。见此,梁朝韦疑惑的问道:“怎么了?”“砰……”酒瓶被重重放在桌上,

    沉默了会,

    周星池才淡淡的说道:“我们分手了。”

    梁朝韦顿时一惊:“怎么会这样,你们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

    周星池翻了个白眼却没有否认,

    梁朝韦摇头叹息道:“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像阿茵那么好的女孩子真的值得一辈子去珍惜,

    别等将来才后悔。”

    他却是想起了自己的事,

    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将来会和刘嘉铃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谁知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两人几次分合,

    已然让他对于刘嘉铃的将来彻底失去了信心,但‘分手’的决定好下,情却一时难以割舍,

    正如他刚才说的,今天是情人节,

    原本他是想约刘嘉铃聚聚,还买了礼物订了花,可当刘嘉铃接起他的电话,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就听到了不堪的声音,

    气得他差点当场将手机砸了,之后越想心里越难以释怀,这才打电话叫周星池出来陪他喝酒。

    周星池低头不语,

    只是一个劲的猛灌啤酒。

    他之所以会和朱筃分手全是情人节惹的祸。话说朱筃是他的正牌女友,他理应跟朱筃一起过情人节,

    他也跟莫纹蔚说好了,

    提前一天过,

    莫纹蔚虽然心里不爽,却也没反对。

    而为了补偿莫纹蔚,他特地把约会的地点放在了家里,,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约莫纹蔚到他家。

    还花了几个小时把客厅布置了下,

    想给莫纹蔚一个惊喜,

    当然,他早在几天前就已对朱筃旁敲侧击过了,确定朱筃情人节前一晚有事,不可能来他这里。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朱筃本来确实要赶拍一个广告,可拍完广告后刚好从周星池家附近经过,就想顺道过去看看,

    偶尔的惊喜有助于增加情侣间的感情,

    自从卫雄去巴布亚后,她有了一段冷静的时间,觉得自己不应该把自己的下半生全都交给卫雄,

    否则等将来人老色衰,

    肯定会被一脚踢开。所以她想在和卫雄保持关系的同时,也找个爱她的人组建自己的家庭,

    而周星池自然是首选,

    因此这段时间她和周星池倒是处得不错。

    当她打开周星池的门时,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布置满红玫瑰的客厅,接着是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然后她听到了从卧室传来的声音,

    她没有迟疑,快步走过去推开房门,卧室里的场景跟她想象的完全相同,女主也依然是莫纹蔚。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跟上次一样,

    朱筃狠狠的扇了周星池一巴掌然后就跑了,跟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她心里更多的是被背叛的恼怒,

    而不是爱人出|轨的伤心。

    今天下午周星池拿了束玫瑰花登门道歉,但朱筃根本就不想跟他多说,态度明确的直接说分手,

    然后就给来了个闭门羹。

    很快1打啤酒就喝完了,两人都有几分醉意,但周星池仍然又叫了一打,梁朝韦并没有阻止,

    他也想好好醉一场。

    片刻后,啤酒来了,梁朝韦拿起一瓶和周星池碰了下,仰头就是半瓶,‘嗝’,打了声酒嗝,

    梁朝韦苦涩的摇了摇头,

    停了下后,说道:“说起来你已经比我幸运多了,至少遇到了一个愿意跟你好好过日子的女人,

    你真的应该珍惜,

    说真的,你过年后也三十好几了,事业稳定,走的又不是偶像路线,是该好好考虑成家的事了。

    你可以向阿茵求婚,

    说不定她会原谅你犯的错。”

    周星池顿时一愣,过了会,突然急切的说道:“我记得你以前买过一个戒指准备送给嘉铃,

    还在不在?”

    梁朝韦也有些发愣:“在啊。”

    话音刚落,周星池就拉起梁朝韦朝外走去:“是不是在家里,我跟你去取,你先把戒指借我,

    改天再还你。”

    梁朝韦终于反应了过来,不禁有些想笑,求婚戒指还有先借再还的?“什么借不借的,给你了,

    反正我留着也没用。”

    周星池也没有跟梁朝韦争,

    只是一个戒指而已,最多也就值几万块,如果求婚能成功,过后他好好请梁朝韦吃一顿就是了。

    到梁朝韦家里取了戒指之后,

    周星池来到朱筃家。

    ……

    朱筃生了一天的气,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剩下的是淡淡伤感和郁闷,周星池毕竟还是她的男朋友,

    而她对周星池也是有感情的,

    伤感总是会有的。

    而之所以郁闷是因为她原本还在想是不是要揭穿周星池和莫纹蔚的关系,如果要又该如何做?

    谁知她还没任何头绪,

    就将周星池和莫纹蔚来了个捉|奸在床。

    那种视觉上的冲击即便是她有些心理准备,,依然让她体会到了一种强烈的,被背叛的感觉。

    躺在床上,

    看着天花板,朱筃喃喃自语道:“这样也好,不用再有任何牵挂,也不用再有任何心里负担,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正好这段时间没什么事,明天我就到旅行社报团,哼,别以为没有了你,我的世界就不能转了。”

    叮咚……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朱筃几乎一下子就想到了梁朝韦,要知道现在已经1点多了,除了梁朝韦外她想不到还有谁。

    她并没有起床去开门的意思,

    但过了会,外面传来了一阵关门声,她这才想起周星池有她家的钥匙,火气一下子又开始往上窜,

    脚步声离她的房间越来越近,

    咔嚓……,

    门被推开了,接着啪的一声,是开灯的声音,果然是周星池:“你还来干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

    这里不欢迎你。”

    周星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首饰盒,打开,然后单膝跪下,看着朱筃,满脸诚恳的说:“阿茵,嫁给我,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时机,

    也知道我做的事不可原谅,但我真的从始至终只爱你一个,跟莫纹蔚只不过逢场作戏而已,

    我现在只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嫁给我,我一定会用我的余生好好疼你爱的,绝不会再让你伤心难过,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看着首饰盒里的戒指,

    还有周星池充满诚恳和期待的脸,

    朱筃一下子就心软了,犹豫了好一会,开口说道:“要我原谅你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闻言,周星池顿时喜形于色,

    连忙道:“别说三个,就是三十个也行。”

    说完,他才发现这句话怪怪的,电视剧和电影中貌似经常出现类似的话,表情不禁有点尴尬,

    朱筃没好气的甩了个白眼过去,

    然后说道:“第一个条件,你现在就打电话给莫纹蔚,明确表示从今往后跟她断绝一切往来。”

    周星池为难的问道:“现在?”

    朱筃俏脸一摆:“怎么,你刚才怎么说的?”

    迟疑了会,周星池终究是拿起手机拨打了莫纹蔚的号码,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喂,阿星,

    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

    要过来吗?”

    闻言,朱筃俏脸一寒。

    离得这么近,莫纹蔚说什么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周星池忙道:“Krn,这……我们还是分手吧。”

    电话里静了会,

    似乎是在发愣:“你什么意思?”

    不等周星池回答,朱筃将手机抢了过来,霸气十足的说道:“是我的意思。”又是一阵沉默,

    接着是嘟嘟嘟的忙音。

    将手机递给周星池,恨恨的说:“她挂了。”

    此时的周星池哪还有半点人前‘星爷’的架势,一脸讨好的笑:“第一个条件这样算完成了吧?”

    朱筃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