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银河卷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恩,可以收下

目录:无敌战斗力系统| 作者:不敢打游戏| 类别:散文诗词

    “南瞻府主,好久不见。”

    宁天林从悬空盘坐站起,缓缓迈步,等落到地面时,已经站在了南瞻府主跟前。

    没有躬身,没有弯腰,以如今他的身份,已经没有必要对这人多加恭维了。

    他能从虚空盘坐站起,已经是给了他很大面子了。

    “是啊,好久不见。”

    南瞻府主心中则是无限感慨。

    三年时间,对于有着漫长生命的他来说,根本就是弹指一瞬,但现在,他却觉得三年时间是如此的漫长,竟然漫长到让一个年轻人,增加了几百万战斗力!

    从一个天才,成长到了巨孽!

    甚至他都要仰望的高度!

    三年,这么短的时间,他是怎么做到的。

    “宁大人,这是您的入场凭证。”

    南瞻府主手一伸,一张墨绿色的符印出现在了两人面前的空中。上面写了很多字,甚至还有宁天林的容貌,隐隐可以看见“第一”字样。

    不是别物,正是这次天才武道赛的入场券。

    也是作为天才参加比赛的凭证。

    他原以为,宁天林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了,已经不屑于参加这次的比赛了,但没想到,就在前些分钟,他竟然给自己发了信息,讨要这参加比赛的凭证。

    而且原本是问自己在哪,要过来亲自取的。只是南瞻府主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给宁天林送来。

    毕竟如今的宁天林,已经不是当日的宁天林了,也不仅仅是一个天才这么简单。他现在都有击败自己的实力!自己虽然贵为一府之主,但都没有排进银河前十的能力!

    而他,连排行第五的霍斯都能击败!

    这已经完全是银河的巨无霸存在!

    “谢谢。”

    宁天林接过,认真的道了声谢。

    无论怎样,这人在当日也算帮过自己,还请自己吃过饭,对自己还是不错的。

    “宁大人准备什么时候去?”

    “我可以为你安排特殊通道。”

    南瞻府主虽然不是作为主办方,但好歹也是一府之主,这个能力还是有的。他们这种存在,不弄些特权,都对不起他们的这个身份。

    “不用了。”

    宁天林摆了摆手,他一个人过去就行。况且,今天他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参加天才之战,毕竟今天只是开幕式,并不一定能够轮到他比试。

    他的重要目的,是见一见银河之主!

    银河之主当日可是答应他,要在今天和他碰面!

    “恩。”

    南瞻府主笑了笑,并不在意,随后重新拿出两张请柬,只不过跟刚才宁天林的才赛凭证不一样,对边上的准徒弟苏罗曼和白起道,“两位小友,这是入场券,靠近前排。”

    “凭借他们,可以有个不错的座位。”

    今天是开幕式,可是有无数人会涌进开幕赛的现场的,没有邀请函,就别想进去。而他南瞻府主刚刚递上的就是这个。

    他是知道这两人身份的,两个从斗兽场里走出来的奴隶,怎会有这种东西。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和对宁天林的善意,他在来时,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两张东西。

    他早知道,宁天林身边是跟着这两个人的。

    “这。。。。。。”

    苏罗曼有些犹豫的看了眼边上的师傅宁天林,不知道该不该收。说实话,她是真想参加这样的盛世的,这可是银河天才之战!

    千年盛世!

    下次可是得千年以后!

    而且银河之主到时候都要出现,她是真想看看这是怎样的一种盛况。

    但她也知道,对方是看在师父面上送给她的,师父没有说话,她是不敢收的。

    “拿来。”

    而边上的白起,却没有丝毫这个顾虑。直接伸手,从南瞻府主的手中拿走了一张请柬。

    这开幕式,他是必须去的!

    因为他要见银河之主!确定银河之主到底是不是始皇大人!

    就是没有这请柬,他都是要跟在宁天林身边闯进去的。如今有了这,也为他省下了一顿麻烦。

    “你也拿上吧。”

    宁天林笑笑,示意自己这准徒弟也去接过。

    有了这东西,的确是省了一番口舌。

    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尤其苏罗曼的年龄,才十六岁,就是在地球,也都是极为好动和富有好奇心的年纪。

    “谢谢府主。”

    苏罗曼虽然不怎么笑,但好歹也算是出自一个破败家族,接过后,对着南瞻府主恭敬的道了谢,跟边上的白起有着明显区别。

    “不客气。”

    南瞻府主摆了摆手,并不在意。甚至更是再次伸出手,掏出一个礼盒,巴掌大小,递给了苏罗曼,笑道,“你我初次见面,定要礼物奉上。”

    “啊!”苏罗曼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还会有礼物奉上。

    不由的,再次将目光落在了边上的宁天林身上,不知道该不该拿。

    “拿上吧。”

    宁天林点了点头,并不在意。

    这南瞻府主想要表达的,无非是一份心意,不用拒绝。

    “是!”

    苏罗曼伸手接过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一道蓝紫光芒闪耀,竟然是一颗浑圆,约有鹅蛋那么大小的珍珠,照耀的苏罗曼的脸庞都是无比诱人。

    “这。。。。。。这太贵重了。”

    虽然不是出自真正的名门,但也是有一些见识的,苏罗曼传来了一道惊呼,知道这东西绝对是价值连城,尤其是吸引女孩的利器!

    太漂亮了。

    “呵呵,一些身外之物罢了。”

    看到苏罗曼喜欢,南瞻府主也是笑道,同时在心中稍微的松了口气。

    喜欢就好!

    原本他是没有准备礼物的,给一个奴隶送什么礼物。这极为罕见的珍珠,也是他为自己的一位嫔妃准备的。但不曾想,这苏罗曼,原本斗兽场的奴隶,现在却是宁天林的徒弟!

    他刚刚在进门的时候,可是称呼宁天林为师傅!

    这下身份可就大不同了。

    一个奴隶,一个弟子,近乎天壤之别!

    见了亲传弟子第一面,不给礼物表示表示,就实在说不过去了。而且,他可是真心的希望能够和宁天林打好关系。说不定哪一天,这银河之主的位置,都由他座了呢!

    这人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太过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