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银河卷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三年不见,近来可好?

目录:无敌战斗力系统| 作者:不敢打游戏| 类别:散文诗词

    “他干了些什么啊?”

    女子有些好奇。

    她可是很久没有看到过夫君为一个人而产生兴趣了,虽然语气中有些责备,当更多的却是欣赏。这点和他同床共枕多年的她,还是能够听出来的。

    “他把银河排在前十的近乎挑了一个遍!”

    男子笑道。

    “啊!”

    女子一惊,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他们前几日进来时,这宁天林,刚刚击败了府邸的超级护卫霍斯!

    这霍斯,可是排行第五的超级高手!

    如今,竟然这几天的功夫,把前十的都给挑战过了?

    “除过你我这排行一二的,剩余八个,都被他给战胜了!”

    魁梧男子的眼中是一片赞赏之色。

    这宁天林,还真是远远出于自己的意料。

    当时在斗兽场,他以为那已经是宁天林的全力,如今看来根本不是!斗兽场的咖齐儿,排行第八,这才多少天,就把第三的都给击败了。

    就是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成长的这么快。

    除非他当时就保留了实力。

    “厉害!”

    “真是厉害!”

    女子赞叹道,“他这么年轻,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很快,就有疑问,“难道,他也有祖巫之血?”

    “这个我也不清楚。”银河之主摇了摇头,“想知道这些,只有等见了他再说。”

    随后更是笑道,“不过,咱们这老乡,却是有些太过贪财了。”

    “贪财?”女子在神识中,是见过宁天林一面的,只是宁天林当时没有发现罢了。不过宁天林当时给女子的第一印象,貌似没有这个啊,

    “他啊,把战胜的强者的空间戒指都给抢走了!”

    “让他们纷纷断了联系。”

    “也就是说,他把这八人,除过咱们那位霍斯,其余人的大半身家都给抢走了。”

    银河之主笑道。

    他并不知道宁天林早就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兑换成了精气点数,用来提升战斗力。在他心中,自己这老乡这么做是爱财,全部据为己有。

    “刚刚近乎所有的信息,都是他们向我告状的,希望我能出面,为他们主持公道。”

    银河之主笑了,“人还没见,倒是先给我惹出了这么一堆麻烦。”

    这话是笑着说的,很显然,他并不觉得这是麻烦,反而认为自己这老乡做的好。

    他活了两千多年,也早就看出,这战斗力的成长,很大一部分就是资源的供给。

    都是从地球出来的,都是一穷二白,不抢的话,难道要一步步打工么!

    那样何时才能成为强者。

    很显然,自己这老乡,估计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资本的最原始积累,哪一个手中没有血腥?

    他手中同样也有!

    “据我估计,要是他能找到咱俩的话,估计也要挑战呢。”

    银河之主取笑道。

    他可不惧对方的挑战。

    现在的他,绝对能够一掌就将宁天林给打趴下。

    “那幸亏咱们离开了。”女子笑笑,“只是大人,我一直有个疑惑。他是怎么知道,你也出自地球的?甚至连白起都说,你和他是故人。”

    “难道他认出了你?”

    “早就知道你的身份。”

    “不清楚。”听到这,银河之主摇了摇头,也微微皱起了眉,他的身份,绝不应该有人知道的。他可从来没有用过地球这两个字。

    也从来没对人提起过。

    而且,他向来出现时都是带着面具。

    只有和边上的女子在一起,他才会以真面目示人。

    但这宁天林,却清清楚楚的说出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

    “难道?”

    很快,银河之主眼睛一亮,响起了某种可能。但很快就被他摇头熄灭。这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怎么了?”看到自己夫君想起了什么,女子好奇问道。

    “我的面目,曾经只被一个人看过,那就是上任的银河之主。”男子道,“当年我的战斗力只比他高了一些,战斗时,面具曾被他击的粉碎。”

    “若银河中,有谁见过我真面目的话,除过你,就只有他一个。”

    “难道,他们两人见过?”

    银河之主想到这里,就摇了摇头,自己都推翻了自己这种猜测,因为这种几率是多么渺小,就是他自己,这些年都没有发现上任银河之主在哪。

    只不过,这也跟他没有大力寻找有关。

    在他心中,对方已经是个手下败将,残喘的狗罢了。

    在地球的时候,他从来就不喜欢把事情做绝,若不然,他最后也不至于落到那种地步。

    “见没见过,等你们见面的时候不就知道了。”

    女子笑笑,也不在意,她也觉得这没多大可能。

    这几率,已经不能用亿分之一来形容了。

    兆亿分之一都不足!

    “好了,不说了。咱们走吧。”

    银河之主笑笑,宠溺的搂着女子柔软的腰,“后天就是银河天才武道赛的正式开赛日了,咱们到时候,见一见这位老乡。”

    说着,两人身形闪动,就消失在了这神殿最高处。

    。。。。。。

    “今日正午,就是天才武道赛的开赛日!”

    碧绿湖水中央,宁天林盘膝而坐,手捧一本竹制的书,饮着茶水,好不惬意。

    跟紧张的那些天才不同,他并没有丝毫担心,若他不能取得第一的话,那简直就是爆了大大冷门了。

    天才只是天才,而且都是一群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别说进入银河前十,就是前一百,前一千,都没有他们的份。

    毕竟他们都太年轻了!

    参赛选手的年纪,必须限制在一百岁以下。

    若再给他们一千年,或许能够挤进前一百,但现在,他们还只是天才,未成长起来的雏苗而已。

    “师傅,有人找。”

    就在这时,一身俏丽装扮的苏罗曼,从远处走到了跟前,对着宁天林躬身禀报道。

    “让他进来吧。”

    宁天林神识一扫,就知道来人是谁。

    而且这人是他邀请过来的,若不然,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己在这。

    “宁大人,三年不见,近来可好。”

    这人还未到跟前,就是躬身对着宁天林行了礼。

    声音洪亮,精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