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银河卷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假的!傀儡!

目录:无敌战斗力系统| 作者:不敢打游戏| 类别:散文诗词

    “真的悉听尊便?”

    宁天林根本就不理会叩头如捣蒜的郝三公子,而是对着郝家家主郝光明笑道。

    说是笑,但要种尽是嘲弄。

    “是!”

    “悉听尊便!”

    郝光明连忙点头,“要杀要刮,我们都听大人您的。”

    只不过说完,心神却暗恨,你敢杀一个试试!他们已经把姿态做的这么低了,都把脸送上来给你打了,你还真要杀的话,就是让他们鱼死网破!

    他们或许是很有可能不是对手,但不死也得要你一层皮!

    甚至他郝光明的手中,还掌握着一个秘密武器!

    只要这秘密武器祭出了,他不信宁天林还敢动手!

    “来啊,杀我啊,看我蓝景明,会不会皱一下眉头!”

    只不过,边上的蓝景明在这时候却是叫嚣,“你当日是我轰杀的,郝公子只是在边上看着,跟此事无关,杀了我,不要为难郝公子!”

    说完,狠狠瞪着宁天林,彷若真的要寻思似的。

    “呵呵。”

    “好一个忠仆!”

    宁天林一声冷笑,不理会众人,而是转身,对边上的苏罗曼道,“苏罗曼,今天再给你说上一条师门规矩,就是凡是杀人,务必要斩草除根!”

    “除恶务尽!”

    “不然终有一日,你会明白什么是野草烧不尽,春风春又生。”

    这是宁天林的行事准则,也是他这么些年行走星空切身的体会。

    轰!

    刚说完,就是一掌轰向了边上的蓝叔额头,在众人注目中,直接将他轰杀成了渣渣,屁都不剩。

    “是,师傅!”

    苏罗曼看了一眼碎尸,点了点头。

    而边上的郝家家主郝光明却是心中一挑,你他玛的还真敢杀人!

    老子的姿态都放的这么低了!

    这么不给面子!

    只不过,他却也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多大心疼,因为这里只有他知道,在来时他做了什么。而且一掌轰碎,不留尸体更好。

    但他脸色是真的非常难看,因为他刚刚听到,宁天林在教育边上的徒弟时,说的可是斩草除根!

    什么是斩草除根?

    就是将所有可能存在的隐患都给灭了!消失在萌芽之间!

    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灭了这个郝府!

    “饶命啊宁大人!”

    “真的不关我事!我当日也只是被逼的,不是我的主张!”

    郝三公子此刻看着虚空中漂浮着的碎肉,磕头如捣蒜般的求饶,同时不等宁天林答话,就伸手一指蓝叔碎肉,道,“是他,都是他将我绑过去的。”

    “我真的当日没有害你的意思。”

    他只字不提当日是他为了一个小明星而得罪了宁天林,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事。

    轰!

    只是很快,他的浑身就全部崩碎,被宁天林屈指一弹,霸道的罡气将他的身子给轰成了粉碎。

    至此,叫声戛然而止。

    除过周遭所有人的呼吸声。

    “自己这师傅,杀人如拔葱,干净利落!”

    身后的苏罗曼准备以后好好学习,也这么干。

    她这个时候也和边上的白起看出来了,这郝家,因为这两人和自己的师傅有着过节,而且当日恐怕更是生死过节。

    “怎么样?”

    “郝家主,对我这样处理,满意不?”

    宁天林看着郝光明,似笑非笑的道。

    “满意。”

    “无论宁大人做什么,我都满意。”

    郝光明心中虽然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但还是笑着诚惶诚恐的回答道。他只希望,此事就此罢手,没有后续。

    “满意?”

    宁天林轻笑一声,“可我还远不满意。”

    紧接着,更是话音一转,冷冷喝道,“我只是杀了两个郝府死士而已,真正的郝三公子,还有蓝景明在哪!”

    宁天林心中有些庆幸,在一开始,就悄无声息的读取了这两人的记忆,原本是想看看这郝府有什么宝藏,在哪些星球还有分支的。

    毕竟作为郝府的高层,他们肯定会知道不少秘辛。

    但没想到,这两人根本就不是郝三公子和蓝景明!而只是他们郝府豢养的死士!被郝光明悄悄的用丹药改变了形体,装作两人!

    这在他们两人的记忆里,清楚的提到!

    若不是他宁天林刚巧读取了他们的记忆,也不会知道发生这样的事!

    他原以为,整个银河会易容术,或者通过各种手段改变形体的只有他这一家,如今看来真是小瞧天下人了。易容这种东西,并不很是绝密。

    而还有一点,就是他当日被击杀的太过匆忙,只是瞬间,根本就没记清蓝景明的精神波动,而对于郝三公子,他也根本没在意。

    所以并不能通过精神印记来判断两人到底是不是真的。

    毕竟这些易容术,还有改变形体的,都是改变外形,而不能改变精神印记,也是比较容易判断出来的。跟他宁天林自己的身形转化有着天差地别。

    他通过万足蜈蚣的变身,可是连精神印记都能改变的。

    “什么?”

    “死士?”

    “宁大人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郝光明不愧是活成精了的老东西,虽然心神震动,但表情上,还是没有表现出丝毫。

    “就是,宁大人,人已经杀了,你也不能这样吧。”边上有人帮腔道。

    “风巴诺。”

    “祺奎激舞。”

    “这两人的名字,郝家主一定记得很清楚吧?”

    宁天林笑了,这郝光明这个时候还能沉得住气。

    “宁大人你到底在说什么?”

    “老朽真的不懂。”

    郝光明仍是死不认账。绝不能承认,若不然会有大麻烦。只是心中狂喊,“该死!”

    “真被认出来了!”

    他原本就打算着让死士替代自己儿子和蓝叔去死,毕竟这可是自己的亲儿子,郝家的真正天才!甚至郝家的未来都要落在他的身上。

    他怎么能死!

    蓝叔是可以死,只是仆人,但却真的不在这,早早就被自己派出去忙别的事情了。

    面对宁天林,只有这种办法。

    他原本还打着宁天林或许并不会认出两人,毕竟当时只是匆匆一面,三年都过去了,很难再想到他们的面貌,尤其i精神印记更想不出。

    所以他觉得自己的做法是十拿九稳的。甚至连边上的亲信都没告诉,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没想到,宁天林竟然看出来了,还知道两位死士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