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进来坐吧!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或许,嫦娥根本就不知道的是,从这一刻开始,这个本来还算平静的村落,此刻竟是变得熙熙攘攘,热闹沸腾。而这个始作俑者不是别人,他正是王秋。

    倘若视野可以跟上王秋的脚步,那么便会见到,此时此刻,他正在其中一条街道疯狂地跑动,每当来到一人面前之时,他便会满脸堆笑,问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王叔,麻烦问您一下,导演在哪里?”虽然已是气喘吁吁,但,王秋的话音却依旧显得十分连贯。

    可能是发觉到了对方内心甚是焦急,这名白衣大叔可是目露追忆,似在思索。幸运的是,没用多久,他便暗自点头,缓缓开口:“我还真知道刀岩在哪?不过……”

    听到对方如此一说,王秋可是躯体乱颤,万分激动,“不过什么?”

    “唉……可怜的是,我这个老朋友他已经死了!”这位白衣大叔竟是面带哀伤,摇头叹气。

    “导演死了?”对此,王秋可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是啊!”这位白衣大叔面带认真,重重点头。似乎是在担心对方会心生怀疑,他还抬起手来,指了指村落的一边,“你可还记得刀大爷?”

    “刀大爷?”虽然很是疑惑,但,王秋还是顺着对方的手指,转头凝视了起来。似乎对对方所说之人略有印象,他还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我知道王刀……王大爷啊!”

    “哎呀!这不就完了!”这位白衣大叔猛地拍手,斜眼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可能是担心对方还有疑惑,他还又再加上了一句:“王刀的父亲不就是王刀岩嘛!”

    “哦!”终于,王秋一张帅脸挂上了些许明悟。但,在下一瞬间,他便又重新变得异常焦急,撒腿就跑,“我知道了!”

    “嘿……”对此,这位白衣大叔可甚是无奈。在缓缓摇头之时,他继续抬起了自己的脚掌,“这孩子怎么感觉像是中了邪呢?”

    可能还是有些怀疑白衣大叔的这番言语,王秋并未直接回家,反而还又问了许多村民。仅仅是从他此刻帅脸上的缕缕兴奋便不难看出,自己已经知道了真正的答案。

    直至此刻,他这才拼尽全力,很有信心站在了自家院门之外。似乎是想把自己最为完美的一面展现给自己的心爱之人,他竟是稍作停顿,想要让自己不再狼狈不堪。

    “呼……”当发觉自己略有恢复之后,王秋这才匆匆迈步,进入院中。

    在吃完药壶中所有草药之后,嫦娥可是彻底来了精神,玉颜不再苍白,娇躯不再寒冷,完全就是一副大病痊愈的样子。如此一幕,可是让人十分的欣慰。

    这一刻,她又重新变回了先前的灵动,甚至都没有一丝的倦意。此时此刻,她正一个人在小屋之中来回踱步。似乎是记起了十分美好的画面,她一双美目都有缕缕光芒不时闪烁。

    不知何时,看似消失的这团绿色火焰竟又重新飞出,死死守在了自己身边。对此,嫦娥虽有疑惑,但却已经很是习惯。唯一让她很是不解的是,乌黑光球竟是始终沉默,不见踪影。

    咚!咚!咚!

    突然之间,阵阵敲门之声直接便是划破了此刻的沉静。很难想象,还不等这道道声响完全散开,嫦娥便是猛地抬头,忽地一闪,直接站在了屋门近前。

    即使自己当下的状态已是最佳,可王秋依旧还是显得十分忐忑。可能是为了避免将要出现的浓浓尴尬,他竟是主动垂下了头。在敲完门之后,他便静静站立,看似耐心地等待了起来。

    吱!吱!吱!

    虽然渴望已久的开门之声终于出现,但,他却并未见到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绝美倩影。不过,他也并不觉得有丝毫的遗憾。或者说,他是在担心自己会把对方直接吓到。

    如此一幕,嫦娥自然还是看在眼里。似乎对对方此刻的表现很是满意,她竟然真的不再如先前那般慌乱胆怯。更为夸张的是,她还说出了这样一番极具柔情的言语,“这位公子哥哥,进来坐坐吧!”

    “啊……”很难想象,在发觉萦绕耳畔的这个声音之后,王秋竟是一个踉跄,险些瘫倒在地。幸运的是,他最终还是勉强站稳了身体,“不……不用了!我……”

    “本姑娘让你进来你就进来!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这一次,嫦娥整个玉颜可是挂上了缕缕不耐,声音更是多出了命令之意。

    “咳咳……咳咳……”可能很不适应如此强烈的反差,王秋可是重咳不断。迫于无奈,他最后还是悄然点头,抬手脚掌,“那……好吧!”

    “这还差不多!”嫦娥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随即抬起玉足,退到屋中。

    与一开始一样,王秋依旧还是不敢抬头。不过,他却始终凝视着对方轻轻挪动着的玉足,只有对方后退一步,他这才缓缓抬脚,向前走动。仿佛过了许久,他这才随之一同走了进来。

    “我……我……我……”可能对这个小屋很是陌生,王秋竟是十分拘束,甚至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坐吧!”似乎已然忘记了曾经的一切,嫦娥看似随意地抬起玉手,指向了始终摆在一旁的粗糙木椅。

    “是!是!是!”王秋自然是心有胆怯,言听计从。

    由于太过拘束,他的目光不自觉便开始在桌面来回扫动。一开始,他还显得十分平静。只是,在见到始终摆在桌上的这个空空如也的药壶之后,他可是完全愣了下来。

    不但如此,他还猛地抬手,指向了这个药壶。即使自己再如何拘束,如何胆怯,他都是不自觉便缓缓抬头,随即以最为惊诧的目光凝视起了静静站在自己一旁的绝美倩影。

    “你……它……”可能内心太过震撼,一时间,王秋根本就说不出任何的话语。

    然而,嫦娥竟是十分平静,看似随意地说道:“这药的味道很好!本姑娘已经把它们都通通吃掉了呢!”

    “我……你……”不知为何,这一刻,王秋可是一脸铁青,目光呆滞。仿佛过了许久,他这才让自己恢复了一丝清醒,“这药……不能吃!只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