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回家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嗡!嗡!呜!

    可能是他此刻的真心再一次感动了上苍,突然之间,本来还是紧紧关闭着的大门竟然在这一刻闪出一道缝隙,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可美中不足的是,清香之中却掺杂着缕缕血腥。

    不过,最为吸引人的却是一道迈步而来的倩影,她不是别人,正是嫦娥。

    本来脑海之中便充斥着无尽的幻想,当听到大门发出响动之时,张天风便猛地转头,可能是太过激动,一时间,他可是双唇乱颤,双目泪光不停喷涌,根本就说不出半句话语。

    不只是张天风,杜飞等人同样注意到了嫦娥。尤其是王水,一双老眼顿时间便冒出无尽灵光,他更是忽地起身,猛地躬身,面带讨好。

    如此情形,木珊珊自然是有所发觉,她缓缓转身,一双美目扫向了大门之处。结果自然毫无意外,她很是轻松便见到了嫦娥。可是,与想象中的情形完全不同的是,她竟然显得很是胆怯。

    “嫦娥姐姐,你……你回来啦?”木珊珊强行挤出一缕微笑,轻声说道。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她看似是在与嫦娥低声说笑,可实际上,她却是在挪动娇躯,死死地挡住了张天风的视线。或许,她很害怕嫦娥会见到当下的一切。

    木珊珊还微微侧头,悄声说道:“你还不快给我滚起来!”

    张天风自然明白对方此刻的意思,微微一顿,他便双手拄地,缓缓站了起来。不但如此,他还直接擦掉了嘴角的鲜血,整理一下凌乱不堪的发型。

    当感受到众人如此怪异的目光之后,嫦娥一双美目明显闪过些许疑惑。但,她却无暇顾及这些,而是随手一拉,随即便把一台轮椅拉了进来。

    此时此刻,正有一名黑衣老者静静斜靠在轮椅上面。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浑身上下还挂着片片血迹,仅仅是凭借这些,任何一人便可以知道他至少都是身负重伤。

    “咳咳……”可能发觉当下的场面略显冷清,嫦娥不自觉便发出了一声轻咳。她看似随意地摆了摆手,淡淡一笑,“你们继续,不用管本姑娘!”

    说完,她便拉着轮椅,向着自己的房间缓缓走去。不过,在走到木珊珊身边之时,她本该落下的玉足却是微微一顿。同时,她还用一种极具深意的目光扫了对方一眼。

    “嫦娥姐姐,他……他是不小心摔伤的!”这一刻,木珊珊玉颜上的凶狠早已消失无影,继而化为了一片苍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还微微侧头,冲着张天风微微一笑,“我说的没错吧?”

    “没……当然没有了!”张天风勉强稳住躯体,拼命似地摇头。他还目露感激,冲着嫦娥点头哈腰,“嫦娥姐姐,您可是越来越漂亮啦!”

    “呼……”不知为何,当见到对方此刻的眼神之后,嫦娥内心总有一种极为不妙之感。她下意识便转过头去,缓缓说道:“本姑娘还有要事,你们慢慢玩吧!”

    这一次,嫦娥不再有丝毫停顿,没用几步,她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留在原地的,自然便是看上去如释负重的木珊珊,还有满脸激动的张天风。

    终于,整栋别墅又重新恢复到了先前的安宁。不但如此,没过多久,此处便又充满了无尽的欢声笑语。尤其是木珊珊和张天风,每时每刻都在嬉笑打闹。

    这是一个极为温馨的房间,处处一片整洁,处处都充斥着浓浓的芬芳。在这个房间里,正有一名妙龄少女来回走动,在她手中竟然还有一些药品。

    这名妙龄少女不是别人,她正是嫦娥。

    没过多久,嫦娥便来到了一名黑衣老者身前。与先前一样,这名黑衣老者依旧还是昏迷不醒。不过,她整个玉颜却并未显露丝毫担忧,很是轻松便把装有药品的注射器刺入对方右臂。

    很难形容这种药品的奇异程度,转眼间,黑衣老者面部的苍白便消失无影,反而还挂上了些许红润。不但如此,他始终一片僵硬的躯体都开始恢复些许灵动。

    不难理解,这名黑衣老者自然便是龙鼎天。

    “呼……”见此情形,嫦娥一双美目开始闪过缕缕异芒。

    她缓缓坐在一旁的玉椅上面,开始细细观察起了对方。每当对方的面色红润一分,她美目中的异芒便会浓郁一分。不难看出,她一定非常希望对方会早一些苏醒过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开始变得极其迅猛,不知不觉中,正午已经来到。不过,嫦娥的房间还是一片沉静,而她自然还在静静观察着对方。

    “咳咳……咳咳……”让人十分欣慰的是,龙鼎天竟然在这一刻连连轻咳。

    不但如此,下一刹那,他还缓缓睁开了双眼。结果自然毫无意外,他第一眼便见到了始终都在凝视着自己的嫦娥。渐渐的,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微笑。

    “呼……”很难想象,本来还是极其平静的嫦娥,当见到对方彻底苏醒之后,她竟然显得如释负重。她同样面带微笑,轻声说道:“老爷爷,您睡醒啦?”

    “我……我……”不知为何,龙鼎天的双目竟然在这一刻开始闪动团团泪光。更为夸张的是,他还拼尽全力,滚落在地,“嫦娥,我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哎呀……”如此情形,嫦娥可是万般无奈。幸运的是,在下一瞬间,她便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她忽地抬起玉足,冲着对方极其认真地说道:“老人家,您要是再这样的话,本姑娘可就要离开这里啦!”

    “唉……好吧!”当见到对方无比认真的神色之后,龙鼎天顿时间便缓缓起身,认真点头。

    经过一个小时左右时间的治疗,他身上的伤明显好了不少。虽然还说不上痊愈,但距离痊愈已然不再遥远。倒不是说嫦娥的医术有多玄妙,而是那些药品极具奇效。

    砰!砰!砰!

    当整个房间正被浓浓的尴尬充斥之时,阵阵敲门之声忽地传来。可能是为了转移一下话题,还不等敲门之声完全散开,嫦娥便忽地一闪,来到了房门近前。不但如此,她还直接将房门一把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