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虐待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可是,郑肥却并未接受对方此刻的关爱,而且她还以一种极为不解的眼神凝视着对方,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打死张大哥?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面对对方此刻的不解,苏生伸出的手掌都开始微微颤抖。不过,他脸上却露出缕缕柔和的微笑,“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从我手中把你抢走!”

    “可是……”可能已被对方的真心完全打动,郑肥一双美目竟然开始流下极其伤心的泪水。她更是强行控制娇躯,向后不停挪动,“可是……可是你也不该杀人吧?”

    “我没有杀人!”终于,苏生明白了前因后果。他缓缓摇头,把手指向了始终静静躺在地上的张天风,“他是在装死!”

    “你胡说!”可是,郑肥却是双唇乱颤,不停摇头。

    与郑肥此刻的状态略有不同的是,本来还是泪流满面的木珊珊在听到苏生说出的这句话语之后,一双美目竟然闪过些许明悟。她直接收住不停滑落的泪水,开始仔细观察起了对方。

    几乎是在下一瞬间,她便发觉到了一些异常。最为主要的是,张天风的腹部竟然还在上下鼓动。除此之外,他鼻孔中的细毛同样是来回晃动。

    转眼间,木珊珊玉颜上的绝望和泪水便消失无影,继而化为了深深的震怒,“张天风,你给姑奶奶滚起来!”

    “咳咳……咳咳……”结果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还不等对方极其愤怒的声音完全散开,他便接连重咳起来。

    很难形容木珊珊内心震怒的惊悚程度,她一双美目都已化为了一片血红,“还在给我装?信不信姑奶奶把你拍成馅饼?”

    终于,在强烈威胁的刺激之下,张天风终于忽地睁开了双目,翻身跪地,拼命求饶,“姑奶奶,我不是有意的,我刚才确实是晕过去了!”

    “哼……你还敢嘴硬?”木珊珊明显不相信对方此刻的言语,她更是抬起玉足,匆匆离去。不过,在迈出第一步之后,她却猛地回头,抬手冲着对方狠狠一指,“给我老老实实地跪着!”

    木珊珊并没有直接离开别墅,而是走向了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她又从中走了出来。与先前略有不同的是,此刻的她正紧紧握着一把鸡毛掸子。

    本来还以为对方会就此放过自己,可在此刻看来,一切都还只是个开始。想到这里,张天风整个躯体都开始剧烈乱颤,更为夸张的是,挂在他嘴角的鲜血都开始发生倒流。

    啪!咔!砰!

    即使木珊珊此刻的脚步声很是轻微,但,落在张天风的耳中,却完全化为一道道毁天灭地的惊雷。每当一道脚步声传入他的耳中,他整个头颅都不禁一颤。

    如此一幕,不论苏生,还是郑肥,二人早已完全愣在了原地。渐渐的,郑肥一双美目同样开始闪过层层明悟。不但如此,在她嘴角竟然还露出缕缕微笑。

    “呼……”苏生却在此刻暗自松了口气,伸出去的手掌已经不再颤抖。

    终于,木珊珊拿着鸡毛掸子死死站在了张天风的面前。很难想象,她整个玉颜上的震怒已经完全收敛,继而挂上了缕缕极具韵味的微笑。

    “哥哥,你可不可以答应妹妹一个请求?”木珊珊轻轻挥动着鸡毛掸子,缓缓拍打着自己的玉手。

    似乎已经完全知晓对方此刻言语中的深意,本来还是一脸沮丧的张天风此刻竟是十分激动,“妹妹,别说是一个请求,就算是一百个,一万个,我也全部答应!”

    “哦?”对此,木珊珊整个玉颜可尽是意外。她目露奇光,淡淡一笑,“此话当真?”

    “那是必须的!”本来还是惊恐万状,此刻却是自信满满,张天风还顺手摆了摆自己略显凌乱的发型。

    木珊珊目露赞赏,认真点头,微微一笑,娇声娇气地说道:“亲爱的哥哥,我想看到你遍体鳞伤的样子!”

    这一刻,本来还是异常灵动的张天风直接愣在了原地。仿佛过了许久,他这才强行挤出一缕微笑,“妹妹,你还是那么可爱,总爱和哥哥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木珊珊面色坚定,可一双美目明显闪过缕缕失落。她还重重跺了跺玉足,挥起鸡毛掸子,扫向对方,“不愿意也没有关系!姑奶奶再找别人不就行啦!”

    “不……不要……”很难想象,张天风竟然忽地抬手,阻拦住了对方可能随时都会离去的脚步。他面容铁青,勉强微笑,双目含泪,双唇颤抖,“姑奶奶,您老人家下手一定要轻点儿!”

    “没有问题!”终于,木珊珊整个玉颜又重新挂上了极其甜美的笑容。

    砰!啪!咔!

    结果自然毫无意外,这个看似极其轻柔的鸡毛掸子重重地落在了张天风的身上。可能是整栋别墅太过沉静,顿时间,此处便只剩下了骨骼碎裂之声。

    玲珑宫苑,不知不觉中,整个上午便过去了大半,而太阳也早已升到了高处。在烈日的灼烧下,任何一处都是一片炽热。即使环境很是恶劣,但却始终有一人在这片天地匆匆行走。

    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正是王水。

    此时此刻,他正面露焦灼,匆匆行走。在烈日的烧烤下,他整个额头都已布满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汗珠。不过,最为吸引目光的却并非这些,而是他放在怀中的食物。

    “哼!和我斗?”不知为何,每走几步,王水便会忽地回头,向着身后扫上几眼。当见到身后并无人影之后,他一张老脸明显闪过深深的得意,“小宝贝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给娶回家!”

    幸运的是,直到他走到了别墅门口,身后依旧没有出现丝毫人影。这一刻,他带着一身的自信,忽地推开了大门。而也正是在这一刻,他见到了极其特殊的一幕。

    此时此刻,木珊珊正挥动着手中的鸡毛掸子,在张天风的身上不停拍打。与想象中的情形完全不同的是,木珊珊可是没有丝毫怜悯之心,下手可不是一般的重。

    “噗……”每当鸡毛掸子落下的时候,张天风整个躯体便会忽地一颤。不但如此,在他嘴角竟然还有缕缕血丝不断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