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三心二意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我……”很难形容张天风此刻的心情,这一刻,他的双目竟然流下了极其感动的泪水。一时间,他浑身颤抖,根本就说不出丝毫极具深情的言语,“我……我……我……”

    可能是心有灵犀,木珊珊一双美目同样开始变得极其湿润,她轻轻抬起玉手,想要为对方擦去泪水,“哥哥,求求你了,不要再为我伤心难过了!”

    “妹妹……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张天风同样抬起双手,想要为对方擦掉泪水。

    可是,还不等对方的双手落在自己的眼角,木珊珊便忽地一闪,退后几步。她更是把头一扭,一个人站在那里,孤零零地哭泣。这一刻,她竟是那么楚楚可怜。

    “妹妹,你放心!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如当下这般伤心。”即使自己的双手已经落在空处,但,张天风却并没有过多的失落。

    让人十分不解的是,在深深地凝视了木珊珊一眼之后,他便忽地转身,向着苏生二人缓缓走去。没用几步,他便已经来到了二人近前。

    可能完全沉醉在了浓浓的幸福之中,不论苏生,还是郑肥,二人对外界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在意丝毫,他们更为在意的是幸福甜蜜的爱情。即使张天风已经来到了此处,可他们却始终没有理会。

    “咳咳……咳咳……”无奈之下,张天风一双帅眼一边在二人身上来回扫动,一边发出声声轻咳。

    终于,郑肥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她微微侧头,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极其甜美的微笑,“原来是张大哥,你似乎比以前更帅啦!”

    “嫂子的小嘴儿还是那么的甜!”虽然萦绕耳畔之声极其悦耳,可张天风脸上的笑容却很是僵硬。倒是有一点十分古怪,他的双目却始终凝视着对方,“嫂子,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呢?”

    “呵呵……”可能觉得对方此刻的话语很是滑稽,郑肥竟然掩口娇笑起来。微微一顿,她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很好!不过……就是有点儿三心二意!”

    “嫂子,我怎么就三心二意了?”这一刻,张天风一张帅脸可是透出层层委屈,拼命似地问道。

    “咳咳……”郑肥看似随意地扫了对方一眼,不自觉发出一声轻咳。不但如此,她一张玉颜还在这一刻挂上了些许红晕,“我的意思是……在爱情方面,你做不到矢志不渝!”

    “矢志不渝?”不知不觉中,张天风一张帅脸开始透出团团疑惑。

    当见到对方此刻的神情之后,郑肥玉颜上本来还极其甜美的笑容竟然在这一刻略有僵硬。不过,她还是很是耐心地解释起来:“我的意思是……当你爱上一个女孩的时候,就不要再去爱另外一个女孩子啦!你明白了吗?”

    “哦!”终于,张天风一张帅脸开始闪过些许明悟。不但如此,他还认真理解起来,“你的意思是……如果本帅哥深深地爱上了你,那么本帅哥就不能再去爱别的女人,是么?”

    这个声音虽然并不响亮,但落入在场任何一个人的耳中,却犹如晴天霹雳。不论木珊珊,还是苏生,任何一人的脸上尽是愣然。尤其是郑肥,已是面露惊恐,一步步地后退。

    “嗯?”很难想象,张天风竟然在这一刻变得很是迷茫。他双目在四周随意一扫,继而又重新凝视着郑肥,“难道我的解释有什么问题么?还是……我在爱上你的同时,还可以去爱别的女人?”

    “你……”这一刻,郑肥一双美目之中不但存在着无尽的惊恐,而且还闪动着深深的无辜。她一边拼命似地后退,一边抬着玉手,玉指指向对方。

    如此情形,苏生一张帅脸上的愣然顿时间便消失无影,继而被深深的震怒完全取代。他忽地一闪,直接站在了张天风的近前,“你这是什么意思?”

    “咳咳……”可能已经发觉对方一定是来者不善,张天风急忙向后退去。他还挥动双手,连连解释,“苏兄,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我只是简单打个比方而已!”

    “误会?”即使对方已经给出了看似极其合理的解释,但,苏生帅脸上的震怒却未曾消散。他更是抬起脚掌,冲着对方疯狂一甩,“再有一次,我饶不了你!”

    砰!咔!噗!

    结果并未出现任何意外,张天风好似一个废纸团,开始向着后方疯狂激射。一时间,本来还是一片喜庆的别墅,此刻不但是一片凌乱,而且还充斥着一片冰寒。

    “咳咳……咳咳……噗……”很难想象苏生下手的凶狠程度,几乎是在坠落在地的同一时间,张天风便在重咳之时,喷出一大口鲜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竟然强行转头,把所有目光都会聚在了木珊珊的身上,“珊妹,还请你原谅哥哥,在今后的日子里,不要为哥哥的死而彻夜难过!”

    “我……你……”如此一幕,木珊珊可是万分意外。她小心地向前挪动了几步,断断续续地说道:“哥哥,这……我……”

    “妹妹,不要伤心,更不要难过!”这一刻,张天风竟然变得无比平静。即使嘴角早已挂满刺目的血丝,可他却强行挤出一缕微笑,“我……爱你!”

    不知不觉中,整栋别墅便被浓浓的绝望和悲哀彻底笼罩。在说完我爱你这三个字之后,他的双目便不再存有任何灵动,而是变得彻底僵硬。或者说,他似乎已经死去。

    “哥哥……哥哥……”如此一幕,木珊珊可是万分绝望。她拼命似地跑到对方身边,一双美目尽是泪光,“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为什么要这么傻?”

    可能是受到些许惊吓,郑肥一个踉跄,便直接瘫倒在地。她一双美目尽是泪光,除此之外,还有深深的不解。即使轻柔的婚纱已经飘在了地上,她都没有在意丝毫。

    倒是苏生略显平静,更为奇怪的是,他的双目竟然还开始闪过缕缕异芒。微微一顿,他便抬起脚步,走到了郑肥的面前,同时,他还把手伸向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