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章 节哀顺变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由于第一架飞机没有成功离去,并且死死地堵在了飞机专属出入口。如此一来,其余一架架崭新的飞机又被迫静止下来。不难看出,它们飞向蓝天的美梦很难实现。

    倒是这台会飞的轿车畅通无阻,几乎没有丝毫停顿。几个闪动,它便已经停在了曹魏的身前。而也正是在这一刻,始终紧闭的车门自行打开。

    自外界出现异常之后,嫦娥又重新转过身来,一双美目开始在这台红白轿车上面不停扫动。倒不是说她很喜欢这台轿车,而是她想见一见轿车里面的人。

    对于外界的一切,曹凌兰似乎根本就没有丝毫兴趣。不知何时,她所有目光又重新会聚在了黑衣男子的身上。不但如此,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泪珠正在飞速滑落。

    几乎是在车门打开的第一时间,一道身材矮小的黑衣老者便从车中走了出来。与曹魏完全不同的是,这名黑衣老者的脸上并没有挂着层层慈祥,反而是一片庄重。

    这名黑衣老者不是别人,他正是龙鼎天。

    自从车中走出之后,他近乎大半目光都会聚在了曹魏的身上。不过,他脸上却并没有见到熟人之后该有的喜悦,依旧还是一片庄严。

    “龙兄,你怎么来了?”倒是曹魏的反应很是正常,他微微一笑,淡淡说道。

    “哼!”不知为何,龙鼎天整个面容开始透出缕缕冰冷。微微一顿,他沉声说道:“老曹,你的杀心可真是不小啊!”

    “咳咳……”可能对对方的这般评价很不适应,曹魏一张老脸竟然挂上了些许羞红。他缓缓摇头,面露苦笑,“没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只是替你教训了一下一个逆子而已!”

    “逆子?替我?”似乎对方这句话语极具深意,龙鼎天可是很是疑惑。

    “呵呵……”曹魏倒是显得不以为然,脸上的微笑不减丝毫。他还抬起苍手,食指指向地面一处,“相信你一定认识这位小朋友吧?”

    “哦?”龙鼎天目露异芒,似有意外。他不自觉便顺着对方所指方位淡淡扫了一眼,可也正是因为这一眼,他始终一片庄严的面色终于彻底改变。

    这一刻,他拼命似地跑到了黑衣男子的近前,整个面部的庄严早已消失无影,继而被浓浓的苍白和绝望完全取代。不但如此,他始终无比清澈的双目还在此刻留下了极其伤心的泪水。

    “龙儿,你怎么可以擅作主张,来到这里?”龙鼎天一把抱起黑衣男子,躯体乱颤。一时间,他可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你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如此一幕,嫦娥可是十分意外。毕竟,她并没有想到这名黑衣老者竟然还认识这名黑衣男子。最为主要的是,二人之间的关系绝非一般。

    “咳咳……”可能不希望再见到让人如此伤心的一幕,曹魏不自觉便发出了一声轻咳。他更是面露无奈,出言安慰起来:“龙兄,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

    龙鼎天忽地抬头,目露血光,沉声说道:“是你杀死了我的儿子?”

    “唉……”很难想象,曹魏竟然是一脸的无奈。他似有埋怨,略显不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这是在替你教育一下你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你……你给我去死吧!”龙鼎天早已是忍无可忍,他一把掏出手枪,枪口指向对方。

    砰!砰!砰!

    幸运的是,这一过程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一颗颗刺目的弹头很是轻松便从枪口直接射出,继而落在了曹魏的身上。如果不出意外,曹魏必死无疑。

    但,意外终究还是发生。

    嗡!呜!嗡!

    突然之间,阵阵刺耳嗡鸣忽地传来。不过,与此刻的嗡鸣相比,最为吸引人的是一道出现在曹魏身体表面的七彩光幕。这道光幕显得十分轻柔,但却死死贴在曹魏的身上。

    倘若细细观察,那么便会发现在这层光幕上面正有十多颗弹头上下浮动。或者说,但凡从龙鼎天手枪中激射而出的子弹根本就没有没入曹魏的体内。

    可能早已料到了这个结果,自始至终,曹魏一张老脸都没有透出丝毫恐惧。不但如此,他还抬起苍手,把一粒粒弹头随意取了下来,“龙兄,气大伤身,何必要如此动怒呢?”

    “你这个王八蛋!给我去死!去死……”龙鼎天近乎完全丧失理智,他此刻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把对方彻底杀死。

    可是,奇迹终究还是没有发生,即使龙鼎天手枪中的弹药已经彻底耗尽,但曹魏依旧还是毫发无损。反倒是龙鼎天自己的处境开始变得极其不妙,随时都有殒命当场的可能。

    渐渐的,龙鼎天目中的悲伤开始暗淡下来,他小心地把目光从黑衣男子身上收了回来,随即投在了曹魏的身上,“会长应该是你杀死的吧?”

    “咳咳……”可能对会长二字十分敏感,曹魏本来还极其淡然的神情开始有所转变。不但如此,他一双老眼还闪过缕缕浓浓的追忆,“龙兄,做大事一定会有牺牲!”

    “很好!”不知为何,在听到对方给出的这个答复之后,龙鼎天目中竟然闪过些许赞赏。但,在下一瞬间,他目中的赞赏便化为了浓浓的讥讽,“还以为你会撒谎呢!”

    “呵呵……”曹魏似有无奈,苦笑摇头。

    可是,龙鼎天目中的讥讽并没有维持多久,便化为了一片疯狂,“曹魏,你为何要出卖商会?”

    “出卖商会?”似乎没有听懂对方这句话语的含义,曹魏一张老脸顿时间便挂上了些许疑惑。但,他却试着给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是满意的答复,“人呢,总应该要为自己而活!”

    “为自己而活?”龙鼎天怒极反笑,不由得自问起来。可能觉得自己内心给出的答案十分可笑,在下一瞬间,他便仰天狂笑起来,“哈哈……为自己而活……哈哈……”

    “像你这种人死得最早!”似乎萦绕耳畔的狂笑硬生生地刺激了自己,曹魏一张老脸开始透出团团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