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假戏真做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当然,最为吸引人的却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崭新的黑色西服闪烁着别样的光芒,一副泛黄的眼镜倒映着前方的美景。他更是迈着代表喜庆的步伐,步步前行。

    这名中年男子不是别人,他正是王波。

    “亲爱的,你终于出来了!”这一刻,最为激动的自然便是中年妇女,她猛地起身,一双美目柔情似水。她不假思索便走到对方近前,娇声娇气地说道:“宝宝想你呢!”

    “咳咳……”可能生平第一次结婚,王波显得十分尴尬,老脸更为通红。更为夸张的是,他目光还在不停闪躲,更是率先迈开脚步,“亲爱的,我们出去吧!”

    “哦!”中年妇女俏脸不自觉便挂上一抹羞红,她弱弱地点了点头,自然紧随其后。

    终于,整个房间彻底变得无比空旷,除了被紫色电芒缠绕着的苏生之外,不再有第二道身影。可是,还不待这种空荡荡的状态继续持续下去,便又被无尽的哀伤充斥弥漫。

    倘若把视野移至苏生面前,那么便会发现,此时此刻,他的双目已经一片湿润,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泪珠不停滚落。如果细细品味,那么便会发觉,其中尽是浓浓的绝望。

    载货飞机内部,由于这些难民刚到仓库上工,因而,想要找到一架还未载货的飞机还是十分容易。最为主要的是,王波和中年妇女的这场婚礼正是要在飞机上举行。

    此时此刻,整架飞机已经不再空荡,处处张灯结彩,人流涌动。一时间,一股无比温馨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半空依旧弥漫着些许血腥,但却显得微不足道。

    事实上,最为吸引人的是摆在桌上的一盘盘美味佳肴。可美中不足的是,每个桌上都空无一人,总是缺少一些喜庆。幸运的是,新郎和新娘终于到场。

    刚一上飞机,王波便见到了如此不同寻常的一幕,可能是被无尽喜庆直接渲染,他目中的狠戾都有所暗淡。甚至,他还悄然回头,很是认真扫了身侧新娘一眼。

    “亲爱的,你又在偷看什么呢?”作为一名女子,对任何事情都十分敏感。正因如此,对方的一举一动,完全落在了中年妇女眼里。

    “有……有么?”这一刻,王波有种无地自容之感,顿时间,老脸便是一片火红,他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但,他却强自镇定下来,“亲爱的,你可真漂亮!”

    “哼!”面对对方的夸赞,中年妇女却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她下意识便垂下头去,显得很是娇羞,“宁可相信这个世界有鬼,也不会相信你们男人这张破嘴!”

    这场婚宴自然是如期举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王波和中年妇女的主要任务便是给各位宾客敬酒。而这些宾客并非他人,正是一个个全副武装之人。

    可能自己真的已经认可了这段婚姻,自始至终,王波一张老脸都洋溢着浓浓的喜庆,他一边敬酒,一边与自己的手下温声攀谈。仿佛在这一刻,他们已经成为了自己的至亲。

    然而,作为新娘的中年妇女却没有新郎这般开心,甚至她还显得抑郁寡欢,“亲爱的,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的婚宴还是不够喜庆么?”

    “咳咳……老婆,怎么了?”可能已经喝多,王波真的已经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老婆。如此一来,他自然是言听计从,“老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尽管提出来,老公照办就是!”

    “这还差不多!”对此,中年妇女可是既意外,又欣喜。她一双美目直接扫向窗外,娇声娇气地说道:“老公,要不我们把这些难民也都叫来吧?”

    “你说什么?”一时间,王波可是意外到了极致,甚至被酒意弥漫着的双目都开始恢复些许清醒。但,他目光却始终柔和,“老婆,他们只是我们的奴隶!作为奴隶,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我们的婚礼!”

    “哼!”顿时间,中年妇女便目露失望,她一把放下了酒杯,随即猛地抬起玉足,正欲匆匆离去,“要是这么说,我还是你的奴隶呢!”

    “咳咳……老婆……不要……”让人万分惊诧的是,还不待对方玉足完全抬起,王波便直接拦在对方身前。他目露思索,双手舞动,最终认真点了点头,“那……好吧!”

    “这还差不多!”中年妇女终于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更是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她收回玉足,一双玉手又重新端起了酒杯,“老公,我们继续敬酒吧!”

    “是!对……”似乎王波真的十分在意自己的妻子,他竟然还在冲其点头哈腰。但,当他目光重新落在自己手下身上之时,满是柔情的老脸便开始化为一片冰冷,“怎么?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把那些难民都带到这里来呀!”

    “是!是!是……”

    如此情形,在场所有全副武装之人一时间都愣在原地,但,当感受到自己主人目中极致的冰冷之后,他们便被直接惊醒,随即纷纷点头,匆匆离去。

    终于,整个飞机便只剩下了王波和中年妇女二人。不知不觉中,一股浓浓的尴尬便开始弥漫整个机舱。不论王波,还是中年妇女,他们的脸上尽是羞红。

    “咳咳……老婆,累了就歇会儿吧?”仿佛过了许久,王波这才重新开口,他一扫脸上的尴尬,柔声说道。

    面对这迟到的爱情,中年妇女根本就无法适应,再说,她非常清楚,这场婚宴只是对方所做的一个游戏而已,“亲爱的……老公,你还是先歇会儿吧!我不累!”

    飞机之外,在见识了先前的杀戮之后,所有难民又重新恢复了清醒。甚至,他们都开始痛恨这场战争的始作俑者。不难理解,他正是王水。

    倘若仔细观察,那么便会发现,人群之中根本就没有王水的身影。不难想象,以他无比敏锐的嗅觉,早在危机还未降临之时,他便已经逃之夭夭。

    事实的确如此,此时此刻,他正躲藏在一处货堆之中,若非仔细观察,根本就很难发现他的存在。而他本人正透过缕缕缝隙,小心翼翼观察着外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