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大胆刁民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似乎在场所有难民真的已经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主人,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纷纷瘫倒在地。倒是有一点十分怪异,他们还直接垂下了头颅。

    “咳咳……”许是年老体衰,苍发老者每说完一句话,都会如当下这般情形轻咳一声。可是,唯有他自己才能真正明白其中的深意,“哼!一群傻帽儿!待得到主人的信任之后,看我不玩死你们!”

    很难想象,待所有人都全部停下手中的工作之后,这名苍发老者却重新抱起一个箱子,冲着机舱匆匆走去。更为独特的是,不论他的举止,还是神态,全部标准到了极致。

    “嗯?”如此情形,刘老二可是恍然大悟。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这可是表现自己的绝佳机会,一旦得到主人的赏识,未来不可限量,“还真的要谢谢你!”

    几乎是在下一瞬间,刘老二便是猛然起身,不假思索抬起两个药箱,以更为迅猛的速度,向着机舱疯狂闪去。很难想象,此刻的他根本就透不出任何倦意。

    或许,这个世界的聪明人总共就这么几个。对于在场所有难民来说,最有心计的莫过于刘老二和苍发老者。至于其他人,却是瘫倒在地,好似奄奄一息。

    这是一个极为夸张的角落,之所以要用夸张二字来直接形容,是因为这里十分靠近王波的休息室。对于任何一个难民来说,这里完全就是一处禁地,不论如何都不愿靠近。

    但,并非没有意外。

    此时此刻,正有二人随意坐在此处,其中一个是一名青年男子,不论乌黑的发型,还是合身发亮的衣服,都把他的气质推向巅峰。倒是第二人稍微普通,他是一名容貌平凡的中年人。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生和王水。

    “这些难民各个都是这么有趣!”可能自己此刻十分无聊,苏生不自觉便把视野移至瘫倒在地的难民身上,尤其是在苍发老者和刘老二身上多扫了几眼。

    “欸……你可不要记恨他们呀!”似乎已经看出对方的真正心思,王水目中明显闪过深深的不忍。虽然他们先前所做之事的确过分,但他还是愿意为他们开脱,“他们都是地地道道的贫民,所作所为全都是迫不得已!”

    “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不会对他们怀恨在心!”苏生很是随意点了点头,淡淡说道。

    “这就对啦!”见到对方如此通情达理,王水可是十分欣慰。不过,以他灵敏的心思,自然明白对方是在迎合自己,因此,他还要贴心安慰一下对方,“这才是我的好学生!”

    “咳咳……”苏生脸上明显挂上缕缕尴尬,他并未多说,看似随意地把视线移至休息室上面。倘若细细观察,那么便会发现,他的眼神始终古怪。

    砰!咔!砰!

    正当整个场面将会以这种状态沉浸下去之时,阵阵开门之声猛然传来。不过,最为吸引视线的是,一名端着托盘的花衣男子。不难理解,他正是王波。

    “咳咳……”刚一出来,王波便收起散在托盘上的目光,随即在四周不停扫动。可能发觉并未有人注意自己,他还下意识发出一声韵味极深的轻咳。

    “哼!自己吃饭也不想着我们,难道想饿死我们不成?”不知为何,待见到对方之后,王水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浓浓的气愤,不过,他只是在小声嘀咕。

    “王兄,坐了一下午,想必是累了吧?”几乎是在走出休息室的第一时间,王波便注意到了坐在不远处的二人,让人十分意外的是,他还面带关心之色。

    “这不是废话么?”倘若对方只是不声不响从自己面前偷偷走过,王水最多只会在暗地里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懑。可在听到对方令人恶心的话语之后,他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唉……王兄还是这个老样子!”面对对方如此无礼的回应,王波竟然没有透出丝毫怒意,只是无奈晃了晃头,同时还在迈着极为优雅的脚步。

    “哼!”不知为何,不论是对方的神情,还是言语,甚至还有姿态,都令王水感到深深的厌恶。此刻,他更是把目光直接收回,以冷哼当做回应。

    对于这些,王波可是并不在意,没用几步,便很是轻松走到王水二人近前。让人最为意外的是,他还从托盘中拿出一块蛋糕,亲自递在王水嘴边。

    “王兄,你这都饿了一下午了!总不能一口东西都不吃吧?”很难想象,王波仿佛真的已经成为对方的至交,不论举止,还是言语,都是那么的贴心。

    可是,若仔细观察,那么便会发现,他手上所拿着的蛋糕,并非完整,一个接着一个的新鲜牙印死死附着其上。如此一来,他的心意便十分明显。

    “这是你吃过的吧?”令人万分惊诧的是,还不待王水继续宣泄一下心中的怒火,苏生竟在此刻莫名开口。

    “大胆刁民,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终于,王波彻底改变了颜色,此刻的他不再谦和,更不再贴心,而是彻底化为一片寒冰。顿时间,他目中便是一片震怒,“给我滚回去!”

    如此情形,王水可是十分焦急,毕竟,自己有资格与对方斗嘴,可是自己的学生分明是在作死,“学生,这可不关你的事!别跟着瞎掺和!”

    “老师,您不信自己看,蛋糕明显是被别人咬过!”苏生仿佛没有听到来自对方的怒斥,反而以一种天真的口吻,诚实地说道。

    “你……唉……”对此,王水可是彻底无奈。但,为了对方的安全,他只好委曲求全,“王波,求你不要再为难他了!这个人我是保定了!”

    “哦?”似乎真的有所顾虑,王波竟真的不再用狠戾的目光凝视着对方。更为奇异的是,他脸上又重新露出缕缕微笑,“既然王兄替他求情,于情于理,我也不会太过计较!”

    “王老弟,改日我们兄弟二人必定把酒言欢!”既然对方已经后退一步,王水自然不会再与对方不死不休,同样放低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