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忏悔”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似乎是在暗自赞叹对方的勇气,每当对方向前迈出一步,王波目中的赞赏便浓郁一分。一时间,萦绕在他周身的杀意都已散去大半。让人更为意外的是,他还收起了金枪。

    没用几步,苏生便已经来到对方面前,他神情并未有丝毫变化,只是淡淡问道,“我可以进去了么?”

    “可以!当然可以!”王波露出满口的黄牙,脸上还透出缕缕极其谦和的微笑。然而,还不待苏生准备抬起脚步,他又加了半句,“不过,你需要和他们一起进!”

    “好吧!”苏生双目微微闪动,很轻易便直接点了点头,正欲转身,回到原处。

    “等等!”然而,还不待苏生第一步完全迈出,王波便直接将他叫住。不知何时,他脸上的笑容更为浓郁,同时,他还随手指向一个位置,“为了更好地清点人数,还请您蹲在一边!”

    “哦!好吧!”苏生再次点头,随即便开始按照对方手指所指方位,迈开脚步。

    时间仿佛都在此刻开始变得极其缓慢,他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动作,都极为清晰呈现而出。没过多久,他便来到全副武装之人面前,面朝众人,蹲了下来。

    这一刻,整个场面要显得更为寂静,摆在每个人脸上的,不是意外,便是震惊。或许,他们是在悄然地询问,对方为何没有当场被杀的真正原因。

    倒是有一点令人十分意外,众人似乎并没有因为他后续一系列行为举止,而多出太多异色。可能他们同样认为,这名青年男子即便死罪可免,可却免不了要遭受一些惩罚。

    事实上,对于一些经常混在人才市场之人来说,当前场面他们简直再熟悉不过,但凡被选中之人,他们便会如当下这般情形一样,承受着难以启齿的屈辱。

    当然,对于一些新人来说,他们会当场发愣,随即在震怒中挥袖离去。更有甚者,会为了留下自己最后一丝自尊,暴力相向。可这样做的结果,却依旧无法扭转自己的意志。

    在这个极其现实的文明时代,要么卑躬屈膝,苟且偷生。要么宁死不屈,成仁取义。如此一来,即便自己从前再如何清高,最终还是会走上这条永无盼望的道路。

    而苏生此刻的表现,明显先人一步,融入到了这样一个看似无比陌生的群体之中。他非但没有丝毫反抗,更是直接选择了沉默和低头。

    让人十分惊诧的是,在场近乎所有人目光深处都闪过浓浓的追忆,甚至还有缕缕羡慕。不难看出,苏生此刻的懦弱,已经具备了活下去的资格。或者说,他更适应了这个时代。

    “嗯?”可是,与其他人所想完全不同的是,王水却是一脸郁闷。更为主要的是,他对对方此刻的表现十分疑惑,“不对呀?这哪是他的风格?他不可能是个懦夫呀?”

    不知是不是巧合,王波脸上同样挂上一层浓浓的意外,但凡有心之人,都可以听出他话音当中的侮辱之意,“还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儿!这样……自己又多了一个玩具!”

    “咳咳……还有没有人了?”似乎发觉整个场面明显弥漫着无尽的异常,王波不再继续沉默下去,轻咳一声,冲着众人直接喊道。

    与想象中的情形并无不同,即使对方威势不减,可依旧无法撼动在场任何一人的明智之举。他们又重新垂下头去,似乎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选择遗忘。

    可是,与想象中的情形完全不同的是,王波非但没有因此而心生怨恨,甚至扫向众人的双目还在此刻露出一抹深深的不忍,“唉……难怪上级特意叮嘱我一定要善待你们这些难民……”

    对于萦绕耳畔的这个叹息,原本还小心聆听的众人,此刻却是多出一抹灵动。不过,他们依旧没有抬头,而是在耐心等待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虽然无法见到每个人脸上的真正表情,可王波却始终透出浓浓的真诚,极为认真地说道,“我知道自己曾经对不起你们!但在此刻,愿意追随我王波之人,我便先预付他一年的工资!”

    这一刻,不论是王水,还是在场其余难民,他们虽然没有表露任何千言万语,可整个躯体却开始剧烈震颤起来。仅凭这一点,便可以证明他们所想的一切。

    如此情形,即便始终以懦弱示人的苏生,都是目中灵光悄然闪动,似乎是在思考,亦或者对对方口中所提到的事情极感兴趣。至于到底是哪一种,唯有他自己才真正清楚。

    “大家不必如此拘束!愿意跟我混的,可以直接站在他的两侧!”似乎已经发觉在场所有人内心的急切,王波很是随意便抬手指向蹲在地上的苏生。

    倘若细细品味,那么便会发觉,他的这番言语很是有趣。一个站字便可以把深藏已久的矛头直接指向了苏生,甚至它还想要苏生忍受更为夸张的屈辱。

    面对对方如此诱惑,在场近乎所有人都早已是心跳加速,恨不得第一个冲上前去,成为对方心中最为忠实的精神堡垒。可是,终究还是没人愿意首当其冲。

    “诸位兄弟姐妹!我以前是有太多不对的地方,所以更需要得到你们的原谅!当然,这些通通都是废话!”很难想象,王波竟在这一刻发出这样一声感慨。顿时间,他便是满脸的悔恨,“拿钱来!”

    倘若对方前半句话语可以得到在场所有人的同情和认可,那么他这后半句话语,却完全可以打动这些难民的焦躁心灵。不知不觉中,他们便纷纷面露感动,猛然抬头。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除了苏生这个极其特殊之人以外,便只剩下了王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垂下头颅,而是以最为端正的姿态,应对每一缕极为刺眼的目光。可是现在,他似乎同样动摇。

    还不待王波话音完全散开,便是一个接一个全副武装之人从车内直接闪出,最为醒目的并非他们手中的长枪,而是紧贴在他们胸口的金色金属箱。

    “把箱子给在场兄弟姐妹通通打开,我要让他们原谅自己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很难想象,王波仿佛在这一刻开始变成另外一个人,言词慷慨,豪气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