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过来!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场面虽然令人心神压抑,但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近乎所有人的心灵开始不再沉重。因为他们深深地明白,对方只是狐假虎威而已。

    即使再如何心知肚明,在场近乎所有人都用极其认真的目光,开始悄然扫视着周围的一切。仿佛是要找到自己期盼已久的财神爷。但,他们却始终无法发觉另类的存在。

    “咳咳……”

    似乎已经感知弥漫当空的狐疑,一声既熟悉又陌生的轻咳,从其中一个巨型客车之中猛然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极其个性的身影。

    这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最为显眼的,便是他穿着的一身花衣,只需用目光轻轻扫上一下,便会将面前的凌乱色彩直接烙印。除此之外,他还带着一副泛黄的太阳镜。

    “哈喽!各位帅哥美女,你们好吗?”让人万分惊诧的是,还不待油光发亮的皮鞋完全落地,这名中年男子便开始向着在场所有人挥手呼喊。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已经被赏金猎人抓走了么?”

    “是呀!他怎么又回来了?按理说,他应该被判死刑了才是!”

    “这是个煞星,大家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

    很难想象,在场近乎大半之人似乎都认识这名中年男子,第一时间便纷纷露出无尽疑惑,甚至有不少人脸上已经开始透出缕缕追忆和惊恐。

    “怎么会是他?这……他不会是又来害人了吧?”即便是对当前情形不是太过在意的王水,都是面露狐疑,喃喃自语。

    当然,苏生依旧是面露麻木,凝视着前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目光所指之处,正是刚一出现的花衣中年男子站立的位置。不知不觉中,他竟开始挪动脚步。

    “喂!老弟你在干什么呢?”如此情形,王水自然是惊出一身冷汗,一把便将对方猛地抓住。从他目中的焦灼不难看出,他恨不得一巴掌甩在对方脸上,“你傻呀?不想活了么?”

    “咳咳……”似乎已经发觉来自苏生的陌生目光,花衣中年男子脸上明显闪过一抹柔和的微笑。似乎为了给对方一个极好的印象,伸手拽了下花衣,温和说道,“简单介绍一下,敝人名叫王波!”

    王波,王城之都出了名的恶霸,平日行事极其高调,但凡他想要做的事情,几乎都可以做到如愿以偿。不但如此,他还有一个令人完全不能理解的嗜好。

    这个嗜好便是,他极其喜欢听别人夸赞自己很帅。与想象中的情形完全不同的是,他已经病入膏肓。每当听到夸赞之声时,他都会认真点头,微微一笑。

    倘若有不开眼之人冲他辱骂,并且骂他丑陋,那么这个人的命运注定凄厉至极。轻则经受皮肉之苦,重则当场暴毙。久而久之,这种人仿佛并未再出现过一次。

    据说,最后一次骂他容颜丑陋之人竟然是他的父母。对于他这个病人来说,普天之下,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结果让世人万分震惊,他仅用两枪,便直接杀了养育自己的父母。

    从此以后,他便莫名其妙成为王城之都恶霸的代表,与天城老大黑木崖有着近似的身份。不过,他似乎还要超越对方很多。整个王城之都的人才市场全部都由他一个人掌控。

    然而,在他的管控之下,本就朝不保夕的难民群体,更是雪上加霜。原本工作一天还可以赚到一百元钱,可是现在却只有可怜巴巴的五十元。

    幸运的是,他的一系列行径惹怒了某些正义之士,暗地里将他的大名贴在了国际通缉令上面,而在他的名字后端,还有一串极其可观的数字。

    不难理解,这些数字正是奖金。但凡有能力将其缉拿之人,便会得到一笔极其丰厚的财富。如此一来,在这个不缺人才的世界,无尽暗流悄然涌动,没过几日,他便被人送进了监狱。

    这样一个结果,虽非举国欢腾,可也是民心所向,甚至还有人为此暗中庆祝。然而,好景不长。虽然他本人已经不再为恶,可他余威却还在当空弥漫。

    正因如此,人才市场依旧是一处绝地,甚至,它更像是一处牢笼,将人死死锁住的同时,还无法自由呼吸。但,对于这些难民群体来说,他们除了绝境,已然无处可去。

    倘若只是这样,在场这些极具典型之人还可以凭借自己最后一口气,继续挣扎下去。可是,在今日的这个时刻,消失没几日的王波竟又风云回归。

    在听到王波说出的话语之后,原本还目露期待的众人,神情顿时化为一片绝望,不约而同纷纷垂下了头。直至此刻,他们这才彻底发现,原来处在烈日之中的自己,早已是汗流满面。

    “咦……”让人万分惊诧的是,自王波目光不自觉落在苏生所站立位置之后,便没有再挪动丝毫。更为怪异的是,他还显得十分意外,“非常有趣……”

    不过,在下一瞬间,他双目便强行从苏生身上移开,继而转至面前众人身上,不知为何,他脸上还多出一抹深深的怀念,“诸位兄弟,让你们受苦了!”

    “帅哥,我们不苦!在您的正确方针的指引之下,我们已经奔向小康啦!”

    “是呀!您这么帅,我们都跟着沾光呀!”

    “帅哥,您说您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呢?我还准备亲自为您接风洗尘呢!”

    ……

    这一刻,在场近乎所有人都是目光火热,赞不绝口,仿佛在这极其短暂的时间里,他们不但消除了恐惧,还忘记了饥饿。即便是年过七旬的老者,浑浊双目都不断闪烁泪光。

    “很好!非常好!我在这里先谢过大家了!”如此情形,王波自然是越听越自信,每隔几秒钟,他便不自觉拽一下自己的花衣。但,转眼间,他脸上便挂满无尽阴寒,“你……过来!”

    很难想象,前一瞬间还是怡然自得的他,此刻竟是冷若冰霜,最为可怕的是,不论是他的言语,还是伸出去的手指,都给人带来一种极其疯狂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