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冷了!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然而,待看清房间里的情景之后,木珊珊便将堵在玉口的无尽话语完全吞咽下去。可是,她脸上的愤怒非但没有减少丝毫,反而显得更为浓郁。

    “哼!算你有种!”木珊珊怒极反笑,略微一顿之后,便猛然抬起玉手,玉指冲着窗外狠狠一指,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嘶吼,“有种你就再也不要回来!”

    如此情形,自然惊动了另外三人,第一个闪在此处的自然是张天风无疑,似乎太过在意木珊珊,他竟忘记将手机揣在兜里。但,他脸上更多的却是迷惑。

    “亲爱的,你这是怎么啦?”张天风面露关怀之色,几步之下,便来到了对方身边。

    “没有什么!”让人万分惊诧的是,前一瞬间还是面露愤恨的木珊珊,此刻却是温柔至极,轻轻转头,冲着对方微微一笑。

    “珊儿,你没事吧?”杜飞自然不会落后丝毫,还不待张天风话中关切之意完全散开,他便直接闪了进来,目中明显闪过浓浓的担忧。

    “咳咳……姑奶奶又不是小孩子了!至于这样么!”木珊珊俏丽容颜顿时挂满缕缕尴尬,随意捋了捋雪白的衣袖,本意是想立即离开此处,可在下一瞬间,她便猛然抬头,“你们谁愿意做我男朋友?”

    这一刻,不论杜飞,还是张天风,完全愣在原地,每个人都用极其呆滞的目光死死凝视着面前的妙龄少女。不过,这样一幕仅仅停顿了一瞬间,随即二人便是一阵热血沸腾。

    “我愿意!珊儿,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杜飞第一个冲上前来,直接将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张天风死死堵在身后,“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比任何人都更为真心!”

    “亲爱的,嫁给我吧?”让所有人都无比惊诧的是,即便张天风在反应和速度上落了下风,但,他的行为却极具震撼,扑通一声,半跪在地,竟然是在向面前这位妙龄少女大胆求婚。

    如此情形,木珊珊早已是目瞪口呆,虽然面容不至于完全扭曲,可也已经彻底麻木,与此同时,她整个娇躯更是猛地一颤。不难想象,当前的所发生的一切,都已完全超乎她的想象。

    “行!你够狠!”

    待见到张天风的威武英姿之后,杜飞便已经明白,自己非但没有占据上风,反而还要落后不少,如此一来,他唯有做得更狠,才可以赢得妙龄少女的芳心。

    “哼!和我张天风抢女人?”

    事实的确如此,张天风双目看似一片真诚,可若仔细品味,那么便会发现,其中还蕴含着深深的不屑和得意。或者说,他定然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聪明之人。

    然而,想象固然美好,现实太过残酷,本来已是胜券在握的张天风,整个躯体竟在此刻猛地一颤,甚至本来无比得意的目光都顿时化为一片惊恐。因为在这一刻,对方竟然在跪地磕头。

    “亲爱的小宝贝儿,求求你了!嫁给我吧!即便是当牛做马,我也无怨无悔!”终于,杜飞又重新从绝地挣脱出来,凭借自己的智慧夺得冠军的宝座。

    “咳咳……容我在好好考虑一下……”仿佛过了许久,木珊珊这才恢复些许清醒,她有心想要对二人倾诉一下内心的真实感受,却骇然发现,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机会。无奈之下,只好溜之大吉。

    但,她脚下的道路却并不平坦。还不待她直接闪出房间,便迎面撞上另外一名妙龄少女。让她最为无地自容的是,来自对方的目光着实令自己心惊胆战。

    “珊妹,你……和他们……”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房中的情形便直接倒映在了嫦娥双目,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她,都完全愣在当场,唯有抬起极其僵硬的玉指,来回扫动,“这是怎么了?”

    “哼!关我什么事!”木珊珊狠狠瞪了对方一眼,随即便从一道极其狭窄的缝隙强行钻出,唯有一个娇声娇气的声音依旧在半空之中久久荡漾。

    “咳咳……不好意思!本姑娘还有要事,这便离开!”虽然并不知晓之前到底发生发生了何事,可在见到其中一人扫来的目光之后,嫦娥便生出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不假思索,转身离去。

    “真是漂亮!”

    直到过了许久,这个房间才彻底恢复往日的清宁,但,还不待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便是一个韵味极深的声音弥漫在了半空。不难想象,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张天风。

    天水酒店,王城之都最为豪华的酒店之一,但凡有资格来此之人,即便不是达官贵人,但也是富甲一方的商业巨擘。当然,他们来此目的大多并不单纯,而是别有用心。

    天水香阁,酒店第三百层特有名称,与下面二百多层的熙熙攘攘相比,此处却显得一片沉静。或者说,根本就无法发现任何一道人影。映入眼帘的,都是一些极其奢华的陈设。

    但,并非没有意外。

    “唉……最近这天儿可是越来越冷啦!”

    正当这片空间将要永久沉浸在这种状态之时,一个让人骇然到极致的声音莫名传来。可是,不论如何聆听,都无法感知其声源的具体方位。

    “难道……冷点儿不好么?”

    不但如此,自第一个声音传出之后,第二个声音便又接踵而至。最为主要的是,这两个声音的主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仿佛正在相互交谈。

    “咳咳……咳咳……唉……人老了!总不能让自己继续咳喘下去吧?”

    似乎已经认可了对方的言语,第一个声音的主人便以轻咳来表达自己的意志。可是,不论如何去听,也始终无法真正明白他话中的深意。

    “时候不早啦!再不快些治疗,恐怕你这身子骨便再也撑不下去了……”

    晦涩难懂的话语依然在默默传递,可不论它们如何挣扎,却始终无法透过看似明亮的门窗。这个看似不大的空间总给人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它仿佛远在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