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赌!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可能是在强自镇定,亦或者心理素质极其过硬,面对对方的每一个举动,青年男子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甚至,从他目中还能见到缕缕期待。

    “人才!还真是难得……”不知不觉中,紫衣人便已然来到青年男子身前,双手上的动作并未停下,仿佛是在上下打量,更为难得的是,声音之中尽是赞赏。

    “贱民出身草莽,今日得到海神大人的褒奖,已是三生有幸!并不奢求荣华富贵!”青年男子表面不露声色,可他说话时的语气却恭敬到了极致。

    “哦?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呢?”紫衣人双手舞动速度略缓,以一种极具诱惑的语气认真问道。

    “回海神大人,晚辈已经说过,并不会奢求什么,只求可以一生追随海神大人!”青年男子直接单膝跪地,恭敬说道。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验证一下你的真心!”让人万分惊诧的是,紫衣人竟说出这样一番莫名其妙的话语。

    “贱民愿意接受考验!”似乎青年男子心智已然成妖,几乎是在对方言语刚一传出的瞬间,他便已然明白其意。

    “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只是想看一看你的心而已!”不知为何,待紫衣人这个话语传出的同一时间,以他为中心,竟有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席卷。

    “心……可以!”似乎已经听出萦绕耳畔话音之中的阴森,青年男子躯体明显一颤,可是,他毅然决然选择接受。

    “很好!从这一点便完全可以见证你一半的真心!”待见到对方如此坚决之时,紫衣人舞动的双手明显一顿,但,在下一瞬间,他的左手还是触在对方心口。

    可以有幸见到如此惊悚画面之人,自然不止紫衣人和青年男子。不难理解,第三人正是赵四儿。或者说,外界所呈现出来的任何画面,他都历历在目。

    “呼……这个家伙儿还真是有些棘手!幸好自己没被他发现,不然的话,下场可就惨啦!”

    此时此刻,赵四儿正透过船舱窗口,悄然观察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不难想象,外界场景中,每时每刻出现的变化,他都是尽收眼底。当然,他内心自然是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噗!

    外界呈现出来的状态完全顺应了赵四儿的心境,他越是惊惧,惊悚画面便越是层出不穷。这一刻,一声闷响莫名传来,虽然很是轻柔,可却尤为刺耳。

    与颇为奇异的声音相比,真正奇异的是一个极其特别的画面,画面中苍手五指已经完全刺入青年男子心口,不但如此,几乎是在下一瞬间,它们又猛然抽出。

    砰砰!砰砰!砰砰!

    惊悚,骇人,……鲜血淋漓,很难用合适言语来形容此刻的情境,在苍手五指之间,正有一颗鲜红刺目的心脏忽隐忽现,最为奇异的是,它竟然还在不停跳动。

    “咳咳……咳咳……”

    或许,永无休止的剧痛已然将青年男子的躯体和灵魂彻底席卷,不知不觉中,他便开始发出声声轻咳。可即便是这样,他的面容都未曾改变丝毫颜色。

    在他看来,对方定然会在观察完毕之后,将自己的心脏重新放回,毕竟它和躯体之间的粗大血管并未断裂。事实的确如此,苍手五指在此刻彻底停顿下来。

    “美!好美!这颗心可非同小可,它竟然是一颗绝……心!”待见到手中这颗不停跳动着的心脏之后,紫衣人终于又可以沉浸在渴望已久的美妙之中。

    “只要海神大人喜欢,随时可以拿去!”似乎发觉自己表达出来的衷心还不够多,青年男子竟不顾剧痛,说出这样一番言语。

    倘若仔细品味,那么便会从中体会到一抹极为特别的韵味。或者说,早在对方走向自己之时,青年男子内心便已然生出一抹极其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

    他之所以会以这样一番言语来表达衷心,真正目的其实是在试探对方,也可以说,他是在拿自己的贱命去赌。赢,荣华富贵,衣食无忧。输,魂飞魄散,万劫不复。

    “像你这样的人才,我怎么舍得让你……去死呢!”似乎一切都已顺应了青年男子的本意,紫衣人非但没有露出凶恶的魔掌,还散出缕缕浓浓的情意。

    还不待对方话语完全传出,青年男子便已经明白,自己赢得极其彻底。甚至,他整个心神已经完全挣脱缠绕周身的剧痛,将所有目光都会聚在对方的脸上。

    但,美好终究还是太过短暂。

    啪!

    正当整个场面将会沉浸在这种状态之时,一个极其清脆的声响骤然传开,倘若视野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极速延伸,那么便会发现,一根血管忽地断裂。

    几乎是在血管破裂的第一时间,紫衣人与青年男子之间空余位置便已被一片血色彻底染红,让人万分惊恐,不寒而栗。顿时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开始疯狂弥漫。

    虽然鲜血并未染红青年男子的衣衫,可却很是轻松便将他无比白净的脸庞化为一张森然的血脸。可是,他依然没有表露任何痛苦和不敬。

    “咦……你难道真不怕死?”这一次,紫衣人终于不再掩饰声音之中的深深意外,声音之中尽是惊疑。

    “贱民不惧生死!只怕海神大人不愿收留!”即便是在这样一个时刻,青年男子依旧不忘初心,虔诚至极。

    啪!翁!翁!

    然而,青年男子越是渴望,结果便愈发残酷,还不待他话音完全传出,又是一个声音猛然传出。不难理解,又是一根血管彻底断裂,似乎它比第一根还要粗大。

    “咳咳……咳咳……”终于,青年男子再也无法保持原有的颜色,脸色上的恭敬已有大半都化为浓浓的惨白,或许,侵入他灵魂和躯体的剧痛给他的感觉更为深刻。

    “死,便是我海神一族给予你的最高赏赐!请问,还要继续么?”似乎紫衣人内心终于生出一抹不忍,他竟停下了向后继续拉扯的动作,轻声提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