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自燃事件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可能无法再继续忍受心中的这种失落感,白衣老者目光开始从药品上面悄然移开,不过,他却将其中一盒药品取了出来,简单看了一下说明书之后,便拆开药盒,扣出两粒放在了桌面。

    “咳咳……幸好有a集团救济贫民,不然我这咳喘还指不定会恶化到何种程度……”

    白衣老者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水杯,缓缓起身,走到一处墙角,很是吃力地倒了杯水,简单喝了一口,便又慢吞吞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目的很简单,他要吃药。

    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过程很普通,两枚药片被他很是轻松服了下去,不知是不是错觉,药片刚一入口,他略显灰暗的脸色明显要白上不少,或许,他的病情很快便会得到好转。

    “呼……药效果然不错!a集团生产的药物,用得安心!”

    似乎一切正如想象中的情形一样,白衣老者很是自然便将药盒重新摆在自己眼前,把标注其上的说明书,认认真真看了一遍,不知不觉中,他的嘴角便露出一抹极为甜美的微笑。

    事实上,他真正在意的并非是这个药品,当然,更不可能是上面的说明书,而是一个人,或者说,是将药品递给自己之人。【零↑九△小↓說△網因为在这一刻,他的目中明显闪过一抹追忆。

    相思,通常用来形容少男少女相互爱慕的一种状态,它是甜美的,幸福的。可在此刻,这种状态的范畴似乎已被无限放大,直接指向当前这位白衣老者。或者说,此刻的他十分幸福。

    但,突然到来的幸福终究还是太过短暂。

    突然之间,这个看似昏暗的房屋竟亮了起来,尤其是整个暗红的桌面,顿时间便化为一团通红。如此情形,显得十分奇异。最为重要的是,悬在半空的灯泡并未打开。

    “嗯?这是怎么回事?”

    可能沉浸相思太过深入的缘故,仿佛过了许久,白衣老者这才发觉桌面上的异常,不自觉便抬起头来。而也正是在这一刻,这个诡异现象的缘由终于浮现而出。

    让人万分惊恐的是,光源竟然是白衣老者的双目,不知何时,他的双目已然化为一片通红,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他的双目在疯狂地燃烧,整个画面十分惊悚。

    “不对呀?灯还没开呢!”

    正如民间流传下来的一句古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它用在这名老者身上再合适不过,待从相思的世界走出之后,他便开始寻找这个莫名的光源。

    桌子,衣柜,……床底,但凡可以容纳事物的空间,都被白衣老者认认真真搜查了一遍,结果不难想象,自然是徒劳无功。最终,他又安安静静坐在了先前的椅子上面。

    倘若将视野移至他的双目,那么便会发现,他的一双老眼似乎比刚开始还要璀璨,甚至它们的整体面积都在扩大,已是原来的三倍大小。或者说,他的双目正在长大。

    最为可怕的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白衣老者双目成长速度愈发迅猛,四倍,十倍,……二十倍,直至将整个面部彻底吞没,最终呈现出来的,竟是一个火红的骷髅。

    假如对这个画面进行更为形象的描述,完全可以将呈现出来的火红当做是缕缕火焰,在它们的疯狂舞动之下,很是轻松便将一切血肉化为灰烬。

    可是,白衣老者并不知道当前所发生的一切,当然,他更不知道自己的面容已然不再。事实上,他无法发觉当下一幕的根源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感受到丝毫痛苦。

    然而,画面的惊悚程度并未就此终止,而是在继续加深,因为从这一刻开始,无尽火焰又开始向着他的整个头颅,以及身下不断蔓延,虽然过程并不迅猛,但却极具震撼。

    啪嗒!啪嗒!啪嗒!

    正当当下场景将要随着老者的沉思,彻底隐没于这片极其矛盾的血色空间之时,声声轻响悄然划破此刻的情境,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片残缺的衣服碎屑散落在了桌面。

    “咦……这是?自己的衣服?这是怎么回事?”

    可能这一幕情景距离视野较近,白衣老者竟在第一时间便发觉桌面上的异常,在他目光扫动之时,此类的碎屑接二连三从他身上飞速飘落。

    终于,白衣老者不再保持沉默,猛然抬手抓向自己的衣领,直至此刻,他才骇然地发现,自己伸出的手掌竟直接落空,继而扑在一个极其陌生的事物上面。

    “这……这不可能?难道自己在做梦?”

    由于陌生事物传入手上的感觉太过奇异,虽然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可白衣老者却在内心进行着无数次的否定。为了让自己更为安心,他猛然起身,几步之下,便来到镜子之前。

    然而,结果却异常残酷,这一次,他终于明白如此情形的真正根源,因为他真切地见到挂在镜面上的一个火红色的头颅,以及隐现白骨的半具躯体。

    “不!不要!我不要死!”虽然不知晓自己为何变成如此模样,可白衣老者的意志仍然存在,待完全反应过来的瞬间,冲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

    恐惧,不甘,……疯狂,几乎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他便彻底丧失了理智,在这最为危急的时刻,他终于想到了求救,在他看来,此刻唯一的方法,便是寻求他人的帮助。

    砰!

    想到这里,白衣老者猛然转身,直接冲出这个房间,奔向院外。至此,整个房屋又莫名沉静下来,除了桌面上残留着的衣服碎屑之外,并无其它异物在此停留。

    咔!咔!砰!

    正当这种清宁将要继续沉淀下去之时,看似平整无暇的镜面竟出现了一道缝隙,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以这道缝隙为圆点,无穷无尽的裂缝向着镜面四周疯狂席卷,最终,这个完美的镜面彻底碎成一团粉末。

    它的破碎,可以有两种解释,其中一个是镜面的寿命就此终结。另外一个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事件将会随着它的破碎,而就此展开。至于结果,恐怕很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