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哥也很悲哀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琉璃点岛,虽然此处没有天香国的芳香,以及独特的地理环境,可却拥有属于自己的芬芳,不论泛着银光的海面,还是徐徐袭来的海风,都能为极其沉静的点岛增添一抹清新的味道。

    玲珑宫苑三号别墅,随着视野继续延伸,那么便会见到这座别墅闪烁着的缕缕亮光,看似很是微弱,可却给人略显孤立的心神带来些许暖意。

    当然,真正令人体会到温馨的,是内部一幕幕极其欢心的画面,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很多令人摇头苦笑之事。不难理解,这里所指的主人公正是木珊珊。

    “喂!本姑奶奶叫你出去!你听到了没有?”此时此刻,木珊珊正用玉指指着杜飞,同时还用一种命令式的口气,冲着对方冷声说道。

    “是我……救了你!你有没有搞错……”似乎对方的言语戳到杜飞内心的痛处,他虽满脸委屈,可却无言以对。

    “大哥!你有没有搞错!是你毁掉了本姑奶奶观赏影片的情致!”木珊珊横眉冷对,很是认真地说道。

    “好……就算是你想要惩罚我!那也不至于留个外人与咱们住在一起吧?”杜飞深知,即便与对方再继续纠缠,终究还是没有结果,于是,他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另外一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正是站在木珊珊身侧的张天风。

    “这位大帅哥,想必您一定是搞错了!我可是我亲爱的妹妹唯一的亲人,我十分有权利在此处长期定居!”既然有强硬后台给自己撑腰,张天风显得更加肆无忌惮。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从窗户上扔出去!”见到对方如此嘴脸,杜飞已然怒不可遏,正欲迈步一把抓向对方。

    “诶!你信不信本姑奶奶给你一把丢出去!”还不待对方有所行动,木珊珊娇躯轻轻一闪,很是轻松便直接拦在二人之间,甚至她还以最为强硬的姿态,袒护起对方。

    “亲爱的,消消气!何必与这种人生气呢!”正当一股极其刺鼻的硝烟开始弥漫开来之时,张天风竟闪亮登场,神色显得十分谦和,然而言语却尤为刺耳。

    “行!不错!你……咱们走着瞧!”杜飞何曾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眼中钉搞得如此狼狈,可在此刻,他唯有强行咽下一肚子的委屈,在彻底离去之时,狠狠指了指对方。

    “亲爱的,你对哥哥……真好!”如此情形,张天风表面不动声色,可内心却充斥着无尽兴奋,他有心想要冲着对方表达深深的爱意,但又无从开口。

    “哥哥,我要休息啦!您也该早点儿找个房间休息吧!”听到对方如此一说,木珊珊脸上明显闪过一抹得意,轻轻转头之时,笑着说道。

    “好吧!既然妹妹想要休息,我自然不会再做打搅!”张天风并未显露丝毫意外,轻轻点头之时,转身离开。不过,在即将跨出房间的那一瞬间,他却猛然回头,深深凝视了对方一眼。

    “等等!”似乎已经体会到对方眼神当中深深的情意,木珊珊脸上竟露出一抹不舍,在这最为危急之际,直接开口叫住了对方。

    “亲爱的,还有什么事么?”令人略感意外的是,张天风脸上非但没有显露丝毫喜意,反倒透出无尽疑惑。

    “哥哥……我……”不知为何,当面对对方此刻疑惑的目光之时,木珊珊脸上竟挂满无尽尴尬,甚至还有大片红晕急忙渗出。

    “亲爱的,莫要见外!有什么事情直说便可!哥哥愿意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杜飞目中的深情更为浓郁,更为可怕的是,他的神情竟开始变得无比悲壮。

    “好吧!哥哥……明天……我的早餐……”即使对方再如何衷心,木珊珊都难以摆脱内心的尴尬,断断续续挤出当下这几个无比普通的词语。

    “咳咳……亲爱的,你以后每天的早餐,午餐,以及晚餐,哥哥会全心全意为你准备妥当!”虽然内心略感失望,可张天风依旧以最为积极的心态坦然面对对方提出的任何要求。

    “谢谢哥哥!哥哥真好!”这一刻,木珊珊双目放光,面带微笑,欢心雀跃,拍手叫好。

    “咳咳……没有其它事情的话,哥哥就先走了!”终于,张天风感受到了深深的不妙,直至此刻,他才发现,对方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单纯。

    “嗯!哥哥晚安!”木珊珊很是认真点了点头,与此同时,她还以最为真挚的语气娇声说道。

    “呼……”不知不觉中,张天风额头已经冒出些许冷汗,借此时机,正欲迈开大步,闪身离去。

    “等等!”

    可是,张天风所期待的庆幸还是太过短暂,还不待他一步跨出,便是一个无比清亮的声音萦绕在了他的耳畔。可也正是这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在他看来却是惊天魔音。

    “亲爱的……还有什么事么?”为了不破坏自己在对方内心的形象,张天风非但没有丝毫停顿,反而在第一时间转过身来,面带微笑,柔声问道。

    “咳咳……还有……夜宵……”似乎连自己都发觉自己如此要求着实无理,木珊珊故意把声音放至最低,弱弱说道。

    “小意思!亲爱的,还有什么要求您都一并说出来吧?”既然自己无法摆脱这场噩梦,张天风索性开始对自己痛下杀手,完全不再顾及自己的感受。

    “没……没有……了!”面对如此热情的对方,木珊珊内心终于体会到胆怯二字的真正含义,她总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对方的心定然在疯狂滴血。

    “哦!那我……那我可要走了!”这一次,张天风并没有匆匆离去,而是一边向后移动,一边试探地问道。

    “嗯……”与先前的思绪完全相反的是,木珊珊恨不得对方赶紧离开。

    终于,张天风整个身体彻底移出这个让他内心噩梦丛生的空间,随即以一种绝对恐怖的速度,闪入一个几乎没有光线的房屋,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摆脱缠绕在心神上的无尽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