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杀妻?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在这种情形之下,李凌云已经无心思考对方如此举动的真正用意,而是直接开口询问起来。

    或许是因为心情难以平复的缘故,另外九名董事同样没有发觉当前的异常,与李凌云一样,将一切疑惑不解的目光死死压在中年男子面部。

    在这一过程中,杜坤几乎将弹头的每一丝轨迹都印刻在自己的双目,直到没入墙壁深处。或者说,他看都不看男孩儿一眼,仅仅是在享受这颗穿梭在半空之中的子弹。

    “嗯……十分有趣!可惜不太完美……嗯?这……这怎么可能?”似乎有所感悟,杜坤微微点头,正欲对中年男子进行封赏,可他收回大半的目光却在男孩儿所在之处骤然一顿。

    意外,疑虑,……不可思议,数之不尽的情绪在杜坤脸上疯狂席卷,在他双目之中,原本应该站在原地的男孩儿,已经不见踪影。自中年男子出现之后,他已经见识到了太多的奇迹。

    不只是杜坤一人如此,即便是渴望血腥情景的李连书和林梅,二者脸上同样挂满惊诧,甚至还有隐藏在双目之中深深的震惊。

    事实上,第一个发现男孩儿消失之人,并非上述当中的任何一人,反而是男孩儿的母亲。或许一开始还对自己老公的行为充满深深的怨恨,可在此刻,她流动着的目光却出奇平静。

    “你看……”面对李凌云仿若质问般的询问,中年男子并无丝毫异色,很是随意晃了晃枪口。

    “嗯?这……你……这是怎么回事?这不可能?”虽然显得极不情愿,可李凌云还是依照对方的指点,冲着一侧淡淡扫了一眼,可也正是在这一刻,他整个躯体都陡然一震。

    “嗯?人呢?这……哈哈……苍天有眼!神仙来拯救我们啦!”

    “什么?神仙?你们这都是怎么了?嗯?他……他怎么不见了?”

    “杜坤!你这个混账东西!这回你死定了!神仙来拯救世界啦!哈哈……”

    ……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另外九位董事的敏感神经便已经感知到了李凌云的异常,纷纷转移视线,继而发现了让他们欣喜若狂的一幕。

    “不!这不可能!天下哪有神仙!简直就是个笑话!”林梅脸色略有凝固,整个娇躯都开始微微颤抖,但她还是在强颜欢笑。

    “咦……还真是个意外?不过……”与林梅一样,李连书遍布在脸上的微笑略显暗淡,但依然能够做到十足的镇定,而且还有意无意冲着杜坤很是自然地扫了一眼。

    “唉……血花还是没有飘落!可惜啦!错过了这样一幅良辰美景!”

    让人不论如何都没有料想到的是,鬼谷子脸上的意外和胆怯竟完全化为深深的失落,似乎仍然对曾经的渴望抱有幻想。如此一来,遮挡在他脸上的面具,终于脱落。

    由于众人目光太过集中,近乎完全忽略大半空间,如果将整个视野全部散开,那么便会发现,在其中一个可以被当做视线盲区的角落,正有二人默默观望。

    这是一名少女,绝美无双,娇艳欲滴,风姿绰约,尽态极妍,可即便是用这类近乎到达极致程度的言语来对她进行描绘,依然无法勾勒出她真正的美。这名少女不是别人,她正是嫦娥。

    与行走在天汇街时一样,自责,懊悔,……幽怨,但凡与悲伤有关的情绪,始终缭绕在她绝美容颜表面。除此之外,青丝和衣衫依旧显得一片凌乱,布满泥泞。

    令人为之一振的是,在嫦娥身侧,竟有一名男孩儿悄悄站立。或许,在这场血腥场面之中,他已经从幼年飞速过渡到了少年,目光不再朦胧,反而有缕缕泪光不停颤动。

    这名男孩儿不是别人,他正是中年男子的儿子。

    “你在耍杜某?”在别人看来,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奇迹。但,对于杜坤来说,却是一种极难抹去的耻辱。

    “杜董!此种情形与在下并无关联,您心里应该十分清楚!”中年男子轻轻摇头,淡淡说道。

    “哦?难不成世间真有神鬼之说?也罢!之前是杜某人眼拙,这一次,杜某可不会轻易忽略!嗯……将她杀了!”杜坤眼神微微晃动,神色显得颇为疑惑,但,他的指尖却并未沉睡。

    这一次,杜坤指尖所指之人则是青年女子,而中年男子接下来要做的便是,亲手杀死自己的老婆。虽然还未下手,可一股极其强悍的死亡气息,已然席卷而至。

    “是!”

    与对待自己儿子之时的态度完全相同,中年男子非但没有任何犹豫,而且直接抬起枪口,指向自己的老婆。甚至,他根本就没有丝毫停顿,便狠狠按下扳机。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死死观望,生怕错过唯一一道隐藏在空间深处的奇迹。不过,十位老董事的脸上,还是有诸多担忧不时闪动。

    “哼!下一个死的便是你!人才……”杜坤双目绿芒疯狂闪动,甚至还有代表杀机的血色翻涌而出,不过,他的神色却显得异常凝重。

    “这一次,可不要再让鬼某人失望!”李连书和林梅二人依然如故,可鬼谷子却在青年女子与杜坤之间悄然扫动。

    面对自己的老公,青年女子有心想要张口,可却骇然地发现,当前的情形与之前并无不同。即使火光般的弹头已经死死印刻在自己的双目,可她还是微微一笑,默默点头。

    砰!

    在这个无比华丽的场面之中,在场任何人都生出一种别样的错觉,仿佛过了许久,枪声这才幽幽来到。不知是不是巧合,而也正是在这一刻,弹头终于没入青年女子眉心之中。

    静,无法形容当前场面的寂静程度,虽然仅仅持续了一瞬间,可却从最开始的沉静,直接过渡到了死寂,即使半空之中依旧还有刺耳音爆久久残留。

    砰!

    终于,期待已久的闷响四散开来,虽然无比虚弱,可依旧将沉淀下来的这片死寂,彻底震碎。但遗憾的是,它付出的代价也极其惨痛,因为在这一刻,青年女子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