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道不同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玄幻,能够对眼前画面进行描绘的,或许也唯有这个词语。从开始的静穆,再到中间的迷离恍惚,直至最终的诡异,一切都远远超出认知二字所能够承载的最大范畴。

    事实的确如此,在无尽碎片相继飘落之时,属于它们的本质便开始发生不可思议的逆转,桌角,画轴,……身体,但凡悬在半空之中的一切,都在流光萦绕之下,化为缕缕灰烬。

    似乎想象二字在面对这种情形之时,已经显得不切实际,这是因为,随之闪现的画面,既不是一片渺渺无边的黑暗,也不是一个极其凌乱的场面,而是一个完好无损的空间。

    与视野刚开始呈现出来的一样,眼前依旧夜阑人静,灯火萦绕,……温暖馨香,甚至还有缕缕睡意悄悄吵闹。更为奇异的是,向天一竟还一直坐在那里,静静观赏。

    不过,与之前低头翻阅资料有所不同的是,他此刻却吸着香烟,举着双目,微微扫动。时而略微沉思,时而若有所悟,不知不觉,烟灰已被燃尽。

    “哼……这风……还真是有些大了……”

    正当眼前一切将要就此沉寂下去之时,忽然之间,一阵寒风透过窗口,扑面而来。似乎发觉其中蕴含的缕缕刺骨凉意,向天一这才收回目光,缓缓起身,迈步而去。

    天祈医院,王城之都最为著名的医院之一,这一次,想象二字终于又重新回归主导地位,果然,这里依旧明光璀璨,熙熙攘攘,可美中不足的是,但凡来此之人,大多都是病人。

    翁!咔!唰!

    令人略感奇异的是,即使周围一片痛哭呐喊,可一道停车之声依旧显得格外响亮,还不待视野完全深入,车门便已自动打开。而意外也正是在这一刻,开始上演。

    突然之间,一道残缺不全的身影从车内一闪而出,仅仅数步,便已透过水晶门,迈入大厅之中。倘若命运轨迹可以倒流,那么便会发现,某辆出租车底部早已一片血红。

    “零三六号病人家属,请您到二百四十九层领取海星苏菲等抗癌药物!”

    “刘医生,还请将这份病例单送往调研部,这位患者病情实属罕见……”

    “求求你们啦!快救救我女儿吧!我女儿才十六岁啊……她可是我的全部呀……”

    ……

    引导,嘱咐,……撕心裂肺,这便是扑面而来的一切,与极其烦杂的声音相比,悲哀二字则显得更为沉重。

    在这种情形之下,几乎很少有人会注意一道正急步而来的特殊身影。虽然无法直接看清他的容貌,可他呈现出来的状态却极为骇人。

    腿部,身躯,……甚至头颅,整个身体完全处在一片绝对混乱之中,浑身上下,全部都被无尽拇指粗细的宽大缝隙直接布满,甚至还能见到里面极其惨白的新鲜血肉。

    最为惊悚的是,每当他向前迈出一步,地面便会留下一摊鲜红刺目的灵动血迹,极具视觉震撼。如果仔细一看,那么便会发现,自大门之处开始,再到服务台前,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就此形成。

    “药……给老子把药拿来……快……给老子……”还不待脚步完全站稳,这名男子便开始对前台护士喊叫起来。虽然声音很弱,可命令之意则表露无遗。

    这一刻,周围其他人终于注意到极为醒目的地面,以及不同寻常之人,结果自然毫无意外,几乎全部避开。但,并非没有意外。

    刘二堡,身材魁梧,样貌可爱,因而得此美名。可与他自身条件完全相反的是,他不但正气凛然,而且还乐善好施。每逢节假日,他都会来到这里发展自己的公益事业。

    “大婶儿,您需要前往十二楼找一个姓刘的医生给您签字,不然……这个报销不了!”

    “哎呀!这不是二堡么?你咋又来啦?可还真是个好孩子呀!”

    “啊……那是什么?那个人……他……”

    ……

    与往常一样,今日的刘二堡似乎来得更早,从一大早一直忙到现在,所做之事也极其简单,类似正门之处的迎宾姐姐,但凡有人前来询问,他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幸运的是,即便已经忙了许久,刘二堡都难以发觉丝毫疲惫,对此,他还略感无奈,似乎觉得今日过得并不充实。

    “嗯?呼……终于有事可做了!”

    正当刘二堡心灵空虚之时,一个看似微弱的声音顿时便吸引了他的注意。而结果竟真的让他十分满意。几乎是在同一瞬间,他便猛然转头,将所有目光都凝聚在散落在地的大片血迹上面。

    可现实中的一切却不会因为众人的情绪而有丝毫转变,许是环境太过嘈杂,站在台前的护士并未对这名特殊男子做出任何回应。

    “你这个贱人!听到没有……快给老子拿药……”迫于无奈,特殊男子第二次开口,若仔细去听,很容易便能体会到话音之中毫不掩饰的震怒。

    “这位先生,我这里并不卖药,还有……请您一定要放尊重些!”说话之人是一名年过二十的妙龄女子,虽非绝美,但也无比俏丽,不过,此刻的她则显得漫不经心,甚至就连话音都含有丝丝冷意。

    “尊重……好吧……”特殊男子似乎是在思考,随即便陷入沉寂之中,可与此刻状态完全相反的是,片片血花正从他的体内疯狂洒落,转眼之间,铺在地面的缕缕血红便已变得无比灵动。

    “喂……这是谁呀?还请你赶快让开,我们还都等着呢!”

    “对呀!不好好看病,来这里瞎捣乱!这家伙儿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我看差不多!一般人怎么能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东西……”

    ……

    虽然大半之人已经逃离此处,但依旧有小半之人选择停留,原本应该是一件好事,可这名特殊男子的一切举止,则直接引发了众怒。

    “喂!您到底听到没有?有问题尽管询问,没有的话,还请您到一侧暂且歇息!您应该能够看到,后面可还有很多人都在等着呢!”即使外界再如何喧哗沸腾,可妙龄女子依旧保持耐心,认真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