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美妙旋律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向氏公馆,向天一定居之地,与王氏公馆一样,此处同样是一个令人既羡慕,又敬畏的地方。它不但是地位的代表,同时更是财富的象征。

    许是夜色渐冷的缘故,向氏公馆上方天空竟有团团烟云悬挂浮动,如此一来,下方的一切都显得迷离恍惚,若有若无。

    与戒备森严的王氏公馆相比,向氏公馆则显得一片空旷。正当眼前一切将要就此沉寂下去之时,竟有道道人影顿时划过。不难理解,在这看似平静的背后,却隐藏着难以言喻的惊天玄机。

    事实的确如此,以向氏家族在空间领域的钻研和造诣,想要建立一个密集庞大的空间传送系统,可以说再简单不过。不难想象,向氏公馆背后的复杂程度。

    向园一号,不论外界如何变化,眼前的一切都有层层光芒始终缭绕,让人体会到一股轻柔暖意之时,还使得一切焦灼回归宁静,不禁心生依赖之意。

    可美中不足的是,视野之中自始至终都显得一片空荡,唯有一人静静坐在天玉沙发上面,翻阅手中的资料。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可与想象中的一幕却存在着巨大差异,不论是脸部,还是逸散而出的气质,都无缘于沧桑二字。再加上一身黑色西服的映衬,将其自身活力凝聚到了极致。

    这名男子不是别人,他正是向氏物流真正的主宰向天一。

    与往常一样,晚饭过后,向天一都会静坐于此,享受一段极其平凡的惬意生活,静穆,悠然,……安心,这便是眼前一幕带给人的多重新意。而且不论如何感受,都不带有一丝矛盾。

    但,并非没有意外。

    咔!

    突然之间,一道极其微弱的声响顿时便划破当前的情境,似乎一切美妙将会就此终止下来,甚至沉醉其中的视野都因此而出现一缕深深的破绽。

    “嗯?风……有些大了……”

    似乎对此有所察觉,向天一仿若明镜的双目终于闪过一缕细微波澜,虽然没有抬头,可还是用眼角余光淡淡一扫。不过,随即便又将这丝外散的心神收了回去。

    而一切也正如内心所期待的那般,重新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状态,甚至一切心神都因这种无忧无虑的情境,从而生出诸多慵懒。一时之间,由疲惫引发的睡意也开始浓郁起来。

    咔!

    似乎眼前的一切真的会以这种状态持续下去,而处于其中的一切也会永久享受这种极其难得的待遇。但,美好终究还是太过短暂。没过多久,又是一声轻响迈步而来。

    幸运的是,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一切美妙依旧在逸散着属于它自己的动人旋律。遗憾的是,这一次的轻响竟首次遭受到了冷落,没有人会因为他的出现而去抽丝剥茧,侧耳倾听。

    或许,这便是冰冷二字的另外一层含义,除了认知当中的冷意之外,还是一种冷落,虽非实质,但却真实存在。而也的确如此,因为在这一刻,一道枪口已然出现。

    与想象中完全相反的是,对于枪口所营造的特殊意境,向天一竟没有发觉丝毫,依旧畅游在属于自己的世界。悲哀,同情,……惊喜,倘若有第二个人见到如此情形,定会生出此类心绪。

    枪响,它不但是一道声音,而且还直接串联着充斥在任何一人心神之中的恐惧,死亡,重伤,……鲜血淋漓,这便是所有人在听到它之时,双目浮现的一幅幅惊悚画卷。

    砰!

    突然之间,这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声音竟在此刻骤然袭来,可是,与上述描绘情形完全相反的是,非但没有阴森骇人的场景,甚至就连本该发出的惨叫,都好似早已销声匿迹。

    向天一,虽为一代枭雄,可再如何璀璨夺目的光环,也无法抹去印刻在他生命之中的本质,终究还是一个凡人。不难理解,或许在嘶吼还未冒出之时,他已然死亡。

    但,并非没有意外。

    震惊,骇人,……不可思议,还不待枪响余波完全散尽,凝聚在眼前的一幕,便又给极其慌乱的视野增添出一抹更为美妙的玄幻色彩。

    让人不论如何都无法预料的是,即使弹头早已穿头而过,可向天一依旧静静坐在那里,轻轻翻看,对于当下所发生的一切,他竟然没有显露任何感触。

    可是,穷尽自身所有想象,也无法解释这一幕的真正来由,仅凭死死悬挂在他眉心的幽深孔洞,便已将一切幻想逼至绝路。

    “咦……”

    这一刻,即便是冰冷如一的枪口,都开始嗅到一股极其特殊的神韵,它轻轻晃了晃挂在半空之中的口部,似乎是在疑惑,也可能是在颤抖。

    砰!砰!砰!

    正当这幅奇异画卷将要就此落下帷幕之时,枪响第二次响起,而且与之前的单一完全相反,竟是接连不断,一声,三声,……二十七声,直至那时,刺耳的音爆这才不再增强。

    但,美妙旋律依旧没有完全流逝。如果将视野转向向天一的面部,那么便会发现,眉心,脸颊,……嘴巴,但凡空余之处,竟全部都被无尽孔洞悬挂遍布。

    令人既心惊,又惊喜的是,他还是那么悠闲平静,不只是他,就连外界穿梭着的道道黑影,都没有因为荡漾在向园上空的缕缕回音,而去转移自己当前划过的漆黑轨迹。

    “不好!有埋伏!”

    惊恐,凌乱,……难以置信,这便是从当前这道枪口之中弥漫而出的真实感触,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还不待这些波动完全散开,它便猛然转头,正欲隐没。但,为时已晚。

    咔!咔!砰!

    突然之间,阵阵破碎之声极速传来,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几乎是在同一瞬间,便将整个房间彻底覆盖。而原本还完美无缺的这幅画卷,也在无尽裂纹延伸之时,爆成一团碎片。

    玄玉桌椅,向天一,……灯光,但凡能够显现的一切,都在这一刻被彻底撕裂,散落一地。唯有那道极致冰冷的枪口,还依旧悬在半空。

    咔!咔!噗!

    可是,内心的一切期待却又在下一瞬间完全落空,看似无比坚韧的枪口竟也在一股冷风袭来之后,化为缕缕粉末。令人心生奇异的是,还有缕缕血光逸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