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唱戏!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只是,还不待这道白芒飞出一丈,极为奇异的一幕便闪现而出。突然之间,眼前的空间竟然剧烈晃动起来,不但如此,但凡与白芒碰触的地方,还发生了凹陷。

    如果仔细看便会发现,凹陷下去的空间不再是无色,而是化为一片暗色。似乎这片特殊空间具备极为强大的阻力,原本还极速闪动的白芒,其速度竟然骤减,眨眼之间,便彻底静止下来。

    “嗯!不错!比上一次玄天之力还要弱上不少,看来可是好兆头呀!”见此一幕,青年男子双目异芒连连闪动,声音显得格外兴奋。

    “哦?”或许因青年男子之前深藏在言语之中的讥讽而暗自恼怒,可待听到对方这句话之后,老者目中的冰冷则略有缓解。

    青年男子并未注意老者微弱的变化,而是在说完之后便直接闭口,随之神色也变得极其凝重,令人更为意外的是,几乎没有太多停顿,他便直接竖起右手一根手指,将其一口咬下。

    当然,他并非真的要将自己手指直接吃掉,而是在破开指尖血肉之后,吸取其中的鲜血。果然,在停顿短短数秒之后,他便直接将其从口中猛地抽出。

    这一刻,青年男子脸上明显闪过缕缕痛苦之色,整个右臂也在微微颤抖。不难看出,这几个看似极为简单的动作,对他来说,显然并不轻松。

    幸运的是,他的右手还能够继续摆弄手中的棍状工具,越是进行操控,他的神色便愈发凝重,整个过程看似极快,可仿佛依旧过了许久。

    “呼……”

    在一连过去数十秒之后,青年男子终于处理完毕,在深深呼出一口夹杂着鲜血的浊气之后,便冲着棍状工具的另外一端猛地按下。而也正是在这一刻,意外竟真的出现。

    突然之间,原本悬挂在半空近乎静止的白芒,竟在此刻变得无比璀璨,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它便璀璨到了极致。但,这并非最为吸引目光的存在。

    而真正令人为之一振的是,原本凹陷下去的暗色空间,竟在此刻完全改变原有颜色,化为一片极为浓郁的乳白之色,显得极为圣洁。

    虽然没有显露丝毫意外,可青年男子染有血迹的嘴角依旧露出一抹极为开心的微笑。不过,这缕微笑在下一瞬间便化为一团血红,因为在这一刻,他将留在口中的鲜血,猛地喷出。

    意外,震撼,……不可思议,这便是呈现在眼前的奇异一幕,几乎是在鲜血刚一离口的同一瞬间,便直接化为一团血雾,向前猛地飘去,眨眼之间,便被乳白色凹陷空间吸收一空。

    极具视觉震撼的是,凹陷下去的空间竟不再是乳白之色,反而化为一片血红,虽然只是毫不起眼的淡红之色。但,一切并没有就此结束。

    玄冥天印!

    似乎对于当前的一切极为满意,青年男子狠狠点了点头。但,他依旧没有丝毫停顿,而是冲着凹陷血空,挥动本就悬在半空的残破血指。

    若说之前的一幕可以被震撼二字来直接形容,那么此刻的一切情形,则完全可以用匪夷所思直接涵盖。这是因为,在青年男子残指挥动之下,一道又一道血色丝线直接在凹陷空间浮现而出。

    “咦……”即便是始终冰冷如一的老者,在见到如此奇异一幕之后,目光都开始极速闪动。

    不难理解,凹陷空间就仿若一张悬在半空的血纸,而青年男子的残指则是一只画笔,当然,不断溢出的鲜血便是能够烙印半空的笔墨。

    风,依旧在疯狂的吹。而青年男子手中的动作同样一刻不停,一道,二十六道,……四十八道,在他如此精心刻画之下,凹陷空间竟与之前有了极大的不同,若隐若现,犹如实质。

    但,令人心生担忧的是,青年男子自身情形却显得极不乐观,容颜极为苍白,额头冷汗直冒,……身躯不断颤抖,仿佛在这极短的时间里,便从风华正茂直接迈入风烛残年。

    “咳咳……咳咳……”

    似乎已经达到自身所能够承受的极限,青年男子终于在画出第四十八道血线之后,直接停顿下来,随即便是轻咳之声接连发出。

    “贤弟,坚持住!有用得着为兄的地方,还请直接开口!”

    惊讶,震撼,……难以言喻,无法形容此刻的意外程度,前一刻还将对方肆意蹂躏的老者,竟在此刻开始对其称兄道弟,甚至言语之中还尽是真诚。

    “老大,您就放心吧!即便是死在此处,小弟也定会将玄天魔空给大哥破开!”或许已被对方的善意彻底打动,青年男子虽未回头,可却使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喊出这样一句情深高昂的话语。

    “好!不愧是为兄的好弟弟!今日之恩,为兄他日定当涌泉相报!”老者目中蓝芒瞬间便璀璨到了极致,朗声说道。

    豪情,仗义,……热血,这是最为真挚的情意,而且还是来自于眼前这对兄弟,殉情二字可能只存在于情侣之间,可在此刻,它同样适用,为兄弟而生,同样也可以为义气而死。

    一念奉天!

    在这道由万丈豪情凝聚而成的风暴席卷之下,青年男子仰天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与此同时,始终静止在半空之中的残缺血指,也在这一刻重新疯狂挥舞。

    但,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是,想要画出这道血线,其过程却比之前任意一道都要艰难,或者说,完全就不处在同一个层次。

    还可以理解为,这最后一道血线唯有贯穿之前四十八道,才算大功告成。很难想象,这最后一步的恐怖程度。

    “大哥,小弟可能要先走一步了!来生有缘再聚!”或许,青年男子同样发觉这最后一步的难度,带着残留着的一道念想,他缓缓转头,冲着对方微微一笑。

    “唉……贤弟,大哥对不起你啊!之前还对你拳打……”不知不觉,老者湛蓝双目已有泪光微微闪现,极为惭愧地说道。

    “大哥,不要这么说!兄弟明白,大哥也是为了我好!是大哥让兄弟明白,唯有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才不会再受人欺辱!”青年男子勉强摇了摇头,话音之中尽是感恩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