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董事会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嗯?胆子倒也不小,这回还敢关门?”

    或许无尽怒火一开始只是表现在双目之中,可待无比宽大的肉掌落在舱门之后,林倩整个娇躯都开始剧烈燃烧起来。

    这一刻,一代女枭雄的高傲姿态终于被彻底激发开来,在无尽怒焰的缭绕之下,一只是常人两倍之多的巨型脚掌直接落在檀木舱门之上。

    轰!轰隆隆!砰!

    几乎是在林倩挥舞脚掌的同一瞬间,阵阵无比刺耳轰鸣便已彻底传开,即使周围一片空旷,可其震动强度始终没有消减丝毫。与此同时,看似极为牢固的舱门,也在眨眼之间爆成一团粉末。

    “给老娘滚出来!滚出来!……”无法形容当前场面的狂暴程度,还不待无尽烟尘完全散尽,林倩便猛然冲进船舱之中,甚至还不忘记带上一声惊天狂吼。

    只是,让人根本就无法预料到的是,自闯入船舱之后,竟在短时间之内没有再听到有关林倩的任何响动。即使尘埃消散,怒声殆尽。

    砰!砰!砰!

    仿佛过了许久,一连串枪声这才偷偷传出,可不论如何,也始终无人能够从其中成功走出。或许,唯一能够解释眼下这一切的,只有扑面而来的浓郁血红。

    如果说孙海飞被人枪杀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意外,可林倩这名普通到极致的新来职员同样遭逢死劫,这样一来,意外二字便完全成为一纸空谈。

    事实的确如此,但凡星克远洋船队成员,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全部罹难。不但如此,在此期间,森克实业集团财务系统陷入瘫痪,一切资金全部被盗,去向不明。

    倘若将视野放大到能轻松覆盖整个王城之都的程度,那么便会发现,天京集团,以及其附属产业顷刻间通通覆灭,更为惨烈的是,天京集团办公大楼早已化为乌有。

    惨烈,震撼,……惊天,一切惨剧都在这个极不平凡的清晨接连上演,而这个充满浓郁血腥气息的时间点,即使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可能成为被世人小心翻阅的惊悚诗篇。

    汇天大酒座,a集团股东会成员商议集团重要事宜之处,与前段时间的冷清空旷完全相反的是,在最近连续几天时间之内,竟是群英荟萃,名车纵横。

    “多亏有书总指点迷津,否则我等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

    “素闻书兄重情重义,义薄云天,为兄弟两肋插刀,肝胆相照,今日老弟全是见识到了!”

    “那是当然,若非小人当道,混淆视听,恐怕我等早已与书哥横扫天下,一统商界了!”

    ……

    很难想象,视野刚一蔓延至此,便又迈入一片极为喜庆的氛围,处处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即使在场只有寥寥数人,但也显得熙熙攘攘。

    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不只是此刻的氛围异乎寻常,即便是任意一人呈现而出的种种状态也完全出乎意料。几乎每时每刻都在阿谀奉承,强颜欢笑。

    与之前一样,最为引人注目的自然非李连书莫属。或许只是为了突显自己的立场,不论身处何种境地,他都会坐在同一个地方。

    很难理解,之前周身还是一片空旷,可此刻却被道道身影完全覆盖,王良,龙六,……向天一,可以说是众星捧月,众望所归。

    “书哥,阿良都已经想好啦!以后就跟着您啦!走南闯北,寸步不离……”似乎不论何时何地,王良始终都是第一个站在李连书面前之人,如此行径,引人深思。

    “咳咳……我说王老弟呀!你一向都是我行我素,这哪里像你的风格啊!”仿佛过了许久,李连书这才微微抬起极其慵懒的目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诶,话怎么能这么说呢?之前是不了解您的雄才大略,而今亲眼所见,哪里还会有后顾之忧呀!”如此情形,王良嘴角不禁一抖,可依旧是妙语连珠。

    “哈哈……好!王老弟快人快语,还正对我的胃口!”即便平时再如何淡然,李连书此刻也显得异常兴奋,不禁大笑起来。

    “那是……当然……”对于同样处事圆滑的王良来说,自然第一时间便听出对方言语之中不加掩饰的讽刺,可他却能够完全做到不以为意。

    汇天大酒店b座,这是一个比汇天大酒座还要尊贵地方,甚至是万众瞩目。虽然听上去极其夸张,但在王城之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座的大众化相比,b座可以说几乎与世隔绝,当然,这只是相对来说。正因如此,才更能凸显它独一无二的地位。

    而也的确如此,这里并非它处,正是a集团董事会议事之地。但凡集团股东会无法做出最终决策的重大事宜,都会交由董事会全权负责。

    董事会,由股东会选举产生,主要目的便是选拔全方位人才,引导处理集团各方面要紧事务。其地位虽然凌驾于股东会,但二者却能够做到相互制约,相辅相成。

    古龙迷阁,与惠香天阁一样,同样安置在酒店顶层,可不论是二者的地位,还是所存在的意义,几乎不在同一个层次。不过,有一点却显得极为类似,似乎都在为某个重大事件进行商议。

    “依我之见,虽然集团覆灭已成定局,但我团根基依旧极为深厚,并非没有卷土重来的可能。既然如此,倒不如先将集团可流动资产转移至一处安全之地,而后再具体商议处置事宜!”

    “老刘言之有理!我等作为集团核心人士,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眼下败势持续蔓延,保存实力才有可能继续立于世道!”

    “唉……这是天要亡我啊……倘若一味纵容,恐怕这些恶势力团伙将会变得更为肆无忌惮!到了那时……别说是a集团,即便是我等自家产业也定然不保啊!我相信,唇亡齿寒的道理大家都应该很清楚吧?”

    ……

    与股东会的欢天喜地氛围相比,董事会则显得庄严肃穆,甚至每时每刻都凝聚着浓浓的悲哀。让人心生同情之时,不禁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