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诡异的骨指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很难想象,一向无坚不摧的嫦娥也能展现如此温柔的一面,这令人无法理解之时,也隐隐有了猜测。

    “呼……这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哪里是本姑娘的风格!”正当一切都将随着绵绵不绝的相思陷入沉寂之时,嫦娥几近迷失的双目猛地清醒,随即狠狠摇了摇头。

    待心境渐渐平复之后,嫦娥终于有机会四处扫射,不过,令她略感意外的是,令她无比厌恶的王博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不过,很快便又释然。

    正当嫦娥准备将目光转移至其它位置之时,一样事物吸引了她近乎大半目光。几乎毫无停顿,一闪之间便直接来到王博身前。

    “这是……”当然,嫦娥自然不会在意王博的生死,而是将目光完全移至地面,因为在那里有一枚极为特殊之物。

    这是一枚白骨森然的手指,手指并非完整,只有完整手指三分之一左右,可即便是这样,嫦娥也对其极为好奇。甚至,她已经隐隐有了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测。

    “难道是他?”这一刻,嫦娥整个心神猛地一震,这是因为,这个猜测已经隐隐得到证实,而结果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只是,令嫦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幕那便是不可思议。

    嗖!唰!翁!

    突然之间,本来静止在地面的骨指竟瞬间悬浮起来,不仅如此,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骨指便直接消失在原处,继而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之下没入嫦娥眉心之中。

    “嗯?这是怎么回事?”直至此刻,嫦娥这才从沉思回过神来,与此同时,一股极为强烈的危机之感瞬间将她心神彻底吞没。

    若仔细看便会发现,嫦娥双目都与原来有所不同,除了最为普通的乌黑之外,竟还有缕缕血芒不时闪动。不过,这缕缕血芒并非震怒,反而代表着疯狂和杀机。

    “啊……好痛!”无法形容当前的情形到底有多么诡异,嫦娥目中的血芒越发强盛,与此同时,脑海竟有难以抑制的剧痛疯狂传开。

    而且更为奇异的是,随着剧痛愈发加剧,嫦娥目中的血芒便越是强盛,当剧痛达到极致之时,她整个双目已完全化为无尽血红,仿若魔神现世,屠戮众生。

    无法形容嫦娥此刻到底有多么痛苦,整个娇躯都在此刻剧烈颤抖,随着剧痛的不断持续,本就无力的娇躯终于站立不住,直接摔倒在地。

    “你给本姑娘滚出来!滚出来……”嫦娥狠狠拍打着自己头部,与此同时,娇躯也在地面拼命滚动。

    时间在难以承受的剧痛之下飞速流逝,一分钟,十二分钟,……二十九分钟,很快便是半个小时已经过去,而拼死挣扎的嫦娥也终于停了下来,继而陷入深深的昏迷之中。

    这是一个极为诡异的空间,几乎每个位置都放着一个装有各色液体的容器。倘若嫦娥在此,那么她一定不会陌生,这是因为,这些容器正是王博用来寄存血液的方形透明物。

    只是,令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些容器之中的液体虽然有大半都是血色,但有一部分则为其它颜色,当然,最为吸引眼球的则是一个绽放七彩之芒的容器,令人不禁暗暗猜测。

    当然,这个空间最为吸引目光的并非这些容器与类似鲜血之类的液体,反而是一名中年男子。

    无法形容中年男子到底有多么诡异,除了极为英俊的容貌,以及完美到极致的身材之外,他那闪烁七彩之芒的双目着实吸引人的眼球。不仅如此,他的头发竟也散发异常色泽。

    这名男子不是别人,他正是似乎已经死去多时的医学博士王博。

    “杀吧!希望你能杀它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正当一切看似都沉寂在一闪森然之时,王博竟说出这样一番话语。

    只是,不论如何也很难理解,王博本来已经死亡,可坐在这里之人又会是什么身份,这一桩桩,一件件,无穷无尽的疑惑仿佛都从这一刻开始起步。

    自陷入昏迷之后,嫦娥便一直静静躺在这个无比冰冷的空间里,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五个小时,或许时间只有在这种情形之下才会如此迅猛,眨眼间便是五个小时已经过去。

    有一点值得欣喜的是,本来似乎陷入沉寂的王尊竟恢复到了清醒。当然,他自然注意到始终昏迷不醒的嫦娥。期间也有多次呼唤,但都无济于事。

    “唉……是自己错了么?”在这无比幽寂的空间里,王尊不时发出这样一番感叹。

    或许是听到对方以如此方式进行呼唤,嫦娥始终紧闭的双目竟在此刻微微一颤,转而缓缓睁开。令人极为意外的是,此刻的双目不再是一片血红,反而更为清澈。

    “好冷!……本姑娘这是怎么了?”嫦娥猛地起身,双手环抱自身之时,目光也在四处扫动。

    “你……你醒了?”当然,最为开心的要数王尊无疑,他恨不得将对方拖过来,而后替他解开身上的绳索。

    “嗯?你还活着?”不知为何,当听到对方声音之时,嫦娥本就混乱的内心便有无尽厌恶席卷而出。

    “咳咳……能不能帮我把绳子解开?我可以将离开此处的方法告诉你!”王尊自然察觉到对方内心的怨气,因而以一种谦和的口吻缓缓说道。

    “哼!算你识相!”一想到地下工厂,嫦娥便对眼前这位看似德高望重的老总生出厌恶,若非对方加上筹码,她说什么也要好好教训一番。

    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之下,嫦娥还是缓步来到对方跟前,随即将缠绕在其身上的绳索一条条全部解开。当然,在此过程中,她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说吧!怎样离开这里?”嫦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冷声说道。

    “随我来吧!”王尊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便活动一下早已麻木的身躯之后,便开始引路。

    a集团,与前些日子一样,一切都处在一种绝对压抑的状态之中,不过,这种情形直接呈现而出的状态便是一片死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