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震怒

目录:嫦娥升职记| 作者:红颜至尊| 类别:都市言情

    ♂

    海路虽漫漫,可对于刘大海来说,他担心下一瞬间便已经到达尽头。但事与愿违,终究还是有梦醒的时候。

    嘭!

    不知不觉间,一个沉闷之声猛然传出,毫无疑问,小船已经靠岸。

    “嗯?怎么这么快?不对呀!”相较以往,每次出海返航都要一个小时左右,可今日却让刘大海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救女神要紧!”刘大海使劲晃了晃极度僵硬的脑袋,一把将重伤昏迷的嫦娥抱了起来。

    若在往常,刘大海自然可以在村落任意穿行,可是今日却有了不同,他竟然不顾时间长短,选择绕开村落,抄山路进入。

    不过,刘大海不但没有显露丝毫拖沓,反而步履匆匆。终于,在近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踏入较为宁静的村落。

    “摊煎饼喽!又香又脆的远宁煎饼,不好吃不要钱喽!”

    “瞧一瞧,探一探,谁家的鸟儿更好看!”

    ……

    即便如此,远远也能够听到近在咫尺的叫卖之声。

    这一路下来,刘大海极力躲开人群聚集之处,生怕心中的女神被世俗惊扰。终于,经过近一个时辰的疯跑,他终于回到了家。

    只是,与想象中有所不同的是,刘大海并没有向老婆炫耀今日的荣耀,却俯身躲在视野深处。

    他缓缓挪动着步伐,经过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将嫦娥放在了偏房。虽然偏房相较正房有些简陋,但能有这么一个安身之处,想必嫦娥也十分欣慰。

    “呼……终于搞定了!”刘大海长长呼出一口轻微的浊气,使劲攥了攥拳头。

    不过,这并没有完全结束。接下来,刘大海将藏匿女神的屋子死死锁住,随即准备拿钱去抓取药物。

    “给我站住!”正当刘大海准备出去抓药之时,一个中年女子之声极速传入他的耳中。

    刘大海几欲前倾的身躯猛地一躬,终于停下了不断滑行的脚步,他缓缓回过头,只见一名中年女子死死盯在他的身后。

    这名中年女子大概三十多岁左右,有些湿润的长发披在脑后,容颜虽非绝美,但身材也显得小巧玲珑。

    她不是别人,正是刘大海的老婆李香。

    “老……老婆,我出去有点儿事,一会儿再回来吃饭!”刘大海极为僵硬的神情瞬间化为一团暖笑,不时搓着自己满是冷汗的双手。

    “哦!今天有收获没?”李香带着疑惑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嘿!老婆……你还别说,今天我可是得了个大家伙,琉璃鲸!”刘大海神情瞬间无比倨傲,得意地说道。

    “啊?真的?太好了!今天表现不错,快去快回!”这一刻,李香满脸疑惑一扫而空,冲着刘大海狠狠摆了摆手。

    “好嘞!老婆大人,您先歇着,我马上回来!”刘大海极为忠臣地点了点头,二话不说猛地离去。

    待刘大海离去之后,李香看似兴奋的神色瞬间烟消云散,转而被质疑的阴霾彻底笼罩。

    “哼!想骗老娘,告诉你,没门!”李香猛地剁了跺脚,径直向着偏房急步踏去。

    “喂?里面有人吗?快给我出来!喂……”看到屋门上的铁锁,李香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她还是强忍心中的怒火,冷声叫道。

    只是,过了许久,屋内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这令李香感到无比疑惑的同时,也颇为懊恼。

    “不急!我看那看东西在搞什么花样,狐狸迟早会露出尾巴。”李香再次狠狠一跺脚,目中露出血红的凶芒。

    这一次,刘大海为了心中的女神可谓是付出了不少,甚至有极大的可能会得罪自己的妻子。不难看出,李香绝对是一个狠角色。

    只是,没有人能够想到的是,刘大海所救下的这个女神,会给他带来意料之外的恶果。

    番园村,琉灵海域附近一个毫不起眼的村子,除了这座村庄之外,海域附近还有类似大小的村落数十座,仿佛一切都将会在宁静中度过。

    与番园村的自给自足相比,琉灵海对面却是另外一番情景。

    这里被称之为天城最为繁华的区域,这里不仅聚集着数十个海湾港口,而且还是通往其它海域的必经之路。

    也正是因为具备如此绝佳的条件,使得天城愈发欣欣向荣。

    既然是一块贵地,那么能够定居在此处之人定然非同小可。有富甲一方的商人,知识渊博的学者,当然,这一切都比不过一个名字—黑木崖。

    木崖公馆,黑木崖的私人别墅,只不过,此刻的木崖公馆门外早已经有人死死守候。

    “这都几点了?老大也该回来了!不就是卸个货么,至于连个电话都打不通?”丧天犬从凌晨两点半就一直守在这里,此刻已经显得极不耐烦。

    与昨夜那般狼狈相比,此刻的他似乎已经恢复到了往日的巅峰,一身咄咄逼人的气势震慑着周围的一切,使得他身后的随从纷纷沉默低头。

    滴!滴!滴!

    似乎众人的急切终于有了回应,一阵汽车翁鸣之声转瞬即至。

    “哈哈……我就说么,老大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丧天犬一扫先前灰暗之色,双腿赶忙蹦得笔直。

    “恭迎老大回归!”而这个时候,丧天犬身后十多名随从也开始高歌朗诵,使人别有一番感受。

    啪!咔!啪!

    很快,汽车直接驶入公馆之内,而丧天犬等人也急步前去迎接。

    “老大,您……您这是怎么了?”当看清从轿车中跨步而出的黑木崖之时,丧天犬猛地一愣。

    “没事,就是与警方交火而已,不料受了点儿轻伤!”黑木崖擦了擦手中的墨镜,毫不在意右臂流淌的血液。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扶老大回屋!”丧天犬满脸焦急,急促说道。

    对于黑木崖这类“富豪”而言,不仅拥有自己的武装势力,更有一切应急措施,比如私人医生。

    一番折腾之后,黑木崖右臂被雪白的纱布紧紧裹起,但依然有血丝始终缭绕。

    “在我离开这段时间里,有什么事情么?”黑木崖斜仰着身子,冲着一旁始终站立的丧天犬缓缓说道。

    “放心吧!有我在一切安好!只是跑了一个小娘们儿!”听到对方一问,丧天犬露出一副极为满意的神情,很自然地说道。

    “哦?是谁?竟然能够从天罗地网逃脱!”黑木崖目光瞬间闪动,沉声说道。

    “就是昨天你带回的那个戏子!”丧天犬神情依然显得格外随意,似乎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在此刻成为了过往云烟。

    “你说什么?”这一刻,始终平静的黑木崖彻底打破了此刻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