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8章 黑海皇族的苦衷(4)

目录:我跟天庭抢红包| 作者:韭| 类别:散文诗词

    海皇迦诺,是个女人。

    看似温柔端庄,典雅尊贵,实则是个有些腹黑的女人。

    难怪红颜会说,这个海皇好调皮啊。

    她再次把萧七请回来,而大殿上,也只剩下了迦诺岛的八位长老。

    萧七四周瞄了一眼,笑着说:“刚刚被我扇出去的那位没事吧,说实话,这可不怪我手重啊。”

    “没事,我那劣子本性就顽劣不堪。他原本也对你颇不服气,所以,扇就扇了。”

    护卫长巫信哈哈一笑。

    萧七一听,更是一脸黑线。

    原来之前狐假虎威的那个小子,是他的儿子。

    这家伙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拿自己儿子玩游戏,万一自己一不小心手劲儿大了,一巴掌扇死了怎么办?

    有点崩溃。

    这些黑海皇族的人,脑子好像真有点问题。

    像禹门,像海皇迦诺,像这个护卫长巫信。

    感觉他们都有点犯二。

    这时,迦诺看着萧七笑意盈盈,柔声说道:“妖帝萧七,果然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

    “呃,海皇大人,咱们要不要先去看看琴忆?”

    迦诺眨了眨眼,笑着说:“听说琴忆跟你也有些交情。”

    “是,琴忆跟陵老,数次援手,小七心中感激不尽。对了,陵老呢?”

    “他守在琴忆身边。妖帝大人……”

    “哎,等一下,我还不习惯别人这么称呼我。你还是叫我小七吧。”

    迦诺一听,立刻掩嘴轻笑:“那本皇可就不客气了,小七弟弟。”

    “呃,弟弟?”

    “我比你痴长几岁,叫你弟弟不为过吧。”

    看着迦诺笑的人畜无害的,萧七心里不住的想,你是痴长了几岁么?

    恐怕得有几千岁了吧?

    叫我弟弟?

    算了,这些不是重点。

    萧七耸了耸肩,叹道:“好吧,称呼什么的随你。海皇大人,琴忆现在怎么样了?”

    “你很关心她?”

    “当然,她是我的朋友。”

    “朋友?这个词很新鲜啊。在黑海皇族,很久都没听到有人提起朋友这两个字了。”

    说到这,迦诺的神情微微有些黯然。

    接着郑重其事的说:“琴忆现在处在爆发的边缘,今夜子时,行封印之术。”

    “这个,我能不能问问,这位老兄修为远在我之上,为嘛非要跟我联手封印琴忆?”

    萧七指了指巫信。

    “因为,我需要借用星界碑的力量。”

    迦诺神秘一笑。

    “星界碑?”

    “对,早就听说小七弟弟破了九界阴阳使的魂殿,收了星界碑,所以,这才让禹门去请你过来。”

    “哦,原来如此。好吧,我能不能先去看看琴忆?”

    迦诺眨了眨眼,突然笑着说:“也好,本皇先带你去看看她。让你也心里有个准备。”

    说完,站起身来一挥手,斥退其余长老。

    接着转身看着巫信说:“今天谁守黑鳞洞?”

    “回海皇,是东王桑肥。”

    “呵呵,有乐子看了。”

    迦诺一脸的古怪笑意,冲萧七一招手说:“走吧,带你去看看琴忆。”

    话音刚落,红颜突然在萧七背后拽了拽他的衣服,小声说:“姐夫,我能不能让禹门带我到处走走?”

    “不行,你跟在我身边。”

    “姐夫……”

    红颜在萧七面前,是最会撒娇卖萌的。

    此刻揪着他的衣衫,身子一扭,看的海皇迦诺双眼一亮。

    她回头看了看禹门,不由笑道:“小七弟弟,由他们去吧。黑鳞洞是黑海皇族的圣地,有强大的禁制,对他们修为压制的厉害,并非好玩的去处。”

    这时,禹门一脸振奋的蹿过来,看着萧七认真的说:“七爷放心,红颜姑娘的安全包在我身上。再说,黑海之内,没有危险。”

    萧七眨了眨眼,又看了看一脸希冀的红颜,心中暗想,看这海皇的性格,黑海皇族倒也不是危险的地方。

    反正海上就这四座岛屿,红颜也不能走丢了。

    随即无奈的说:“好吧,放你自由,不过千万别惹祸啊。”

    说完,随手翻出一块空间玉简递给她。

    红颜顿时俏脸发亮,兴奋的一声欢呼,接着扭头冲禹门一挥手,娇声喝道:“黑小子,快来,出去玩。”

    说完,人已经化成一道红色烟气,蹿出了大殿。

    禹门见状,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出去。

    海皇迦诺的神情稍微有些愣怔,好半天才喃喃的说:“这臭小子,难道开窍了?”

    “啥?”

    “哦,没事,走吧。”

    迦诺淡淡一笑,随即带头闪身离开了大殿。

    两人脚踏虚空,往岛外海面上飞去。

    路上,迦诺指着远方另外三座岛屿,轻声叹道:“黑海皇族势力分裂,人心不聚。那三座岛,分别驻守了东王桑肥,北王夷和,西王路非。”

    “他们都是因为琴忆的原因?”

    “是的。”

    “真难以想象。”

    迦诺轻声笑道:“小七弟弟如果看到了琴忆的真面目,或许就会理解他们了。”

    “咳咳,说实话,我家中娇妻不少,堪称绝色的也有几个。这诸天星宇,恐怕还没有能让现在的我为之疯狂的女人。”

    “呦,小七弟弟,话可别说的太满了。”

    “我说心里话而已。”

    萧七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以他现在的心性,几乎已经不太可能再为女人动心。

    自从晋升了帝境,他的全部精神,已经被吸引到了一个奇妙的层次上。

    之前在九界挣扎求存的时候,要么是在逃亡的路上,要么是伪装在敌人环伺的城市里,避无可避的跟九界里几个特殊的女孩儿产生了纠葛。

    像怜音,像云瑶。

    那个时候朝不保夕,心中情绪激荡。

    对她们产生感情也无可厚非,根本压制不住。

    不过现在,萧七相信,即便琴忆的真面目再如何的惊艳,恐怕也达不到让自己一见倾心的地步。

    之前对她的好感,也仅此而已。

    正思索时,迦诺带着他来到四座海岛环绕的中央海域。

    那漆黑如墨的海面上,原来还有一座小岛。

    孤零零的立在中央。

    迦诺指着岛上一处巨大的洞口说:“那里就是黑鳞洞,外面有东王桑肥守着。”

    “也是星帝啊。”

    感受着那股浩瀚的气息,萧七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

    东王桑肥,星帝入门境界。

    萧七心中疑惑,皱着眉头问道:“海皇大人,黑海皇族有这种实力,外面的圣堂简直就跟小孩儿过家家似的,你们怎么不出去?”

    “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为什么?”

    “若干年前,莽荒圣战。黑海皇族跟兽域联手,剿灭时令天宫妖孽。那一役,九界天崩地裂。当我们以为大获全胜,凯旋而归后,时令天宫一位神秘的帝境大成长老拼死封印了黑海。从那以后,我族的帝境强者,无法再脱离黑海外出。”

    听到这,萧七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时令天宫的人这么厉害,居然封印了整个黑海。

    那个年代,才真的是九界的巅峰时期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