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38章 妙人儿易三娘(3)

目录:我跟天庭抢红包| 作者:韭| 类别:散文诗词

    当萧景天等人离开阜陵轩时,萧七也跟着易三娘的车离开了竹林乐坊。

    这所谓的车,恐怕说成是移动的床更好。

    易三娘这种女人,相当会享受。

    她的车,里面就是一张超大的床,带着梦幻般的水晶装饰,还有水晶桌椅,壁橱,装着各种酒水和水果。

    这移动的大床,是一种爬行兽拖着的。

    那种兽体型巨大,四肢奇长,在地上奔跑起来,简直风驰电掣。

    而这种异兽的名字也很搞笑,叫‘龟蜥’。

    坐在易三娘的车里,还真有点好处。

    不但舒服,而且真的避开了外面的埋伏,没人敢上前盘问她的车。

    只是唯一有点尴尬的是,随着跟这个女人认识时间长了,她好像对萧七也越来越不当外人了。

    眼下就是,她披着一身轻纱,斜倚在床上,美眸半睁半闭的,媚态惊人。

    轻纱掩映间,偶尔看到她晶莹的肌肤,如同宝石一样闪着光泽。

    这个女人,要是真的想对哪个男人放电,恐怕没人能逃脱的她的温柔攻势。

    萧七正襟危坐在一旁的小桌后,看着面前的琼浆玉液,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九界里的酒,都太烈了,对自己来说,喝一点就容易上头。

    一旦上头,自己可就管不住自己了。

    可是这等美酒,似乎跟乐坊里的酒还不一样,易三娘说这是她私藏的上品佳酿,比浮生烟雨还要好,只给自己倒了一点点。

    不喝?太可惜了。

    眼看着易三娘像是闭目小憩,萧七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拿起小杯,仰头一饮而尽。

    好家伙,果然不愧是上品佳酿。

    刚喝到嘴里,感觉不到辣味儿,只觉得一阵异乎寻常的清香,跟浮生烟雨很像,可是酒到了舌根部位,就产生了变化。

    慢慢变辣,辣的烧喉咙。

    接着喝进了食道,进了胃里,顿时觉得一阵冰凉温润,鼻孔中似乎都反上来阵阵清冷的气息。

    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萧七喝的入迷,闭上双眼,仔细回味。

    突然,面前扑来一阵腻人的香味儿,一股熟女的味道扑面而来。

    睁眼一看,差点吓得萧七扭头就跑。

    原来易三娘竟然起来了,而且就穿着那身轻纱,斜倚着身子坐在他面前,胸前轻纱挡不住峰峦叠嶂,美景近在眼前。

    萧七看的老脸发烧,赶紧低头。

    这可不是别的女人,她可是自己姥姥的结拜姐妹,自己那也得叫姥姥。

    虽然这个姥姥根本看不出多大年纪,岁月似乎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半点痕迹,怎么看都是个二十七八的成熟少妇。

    “咳咳,姥姥,您这样,小七多少有点尴尬。”

    “噗,小子,你装什么清纯少年。”易三娘扑哧一声笑,随手拿过酒杯,又倒了一杯,自己浅浅的饮了一小口。

    萧七挠了挠头,心想,反正她都不在乎,自己这么刻意干嘛。

    索性抬起头,虽然看着眼前的美景,还是觉得脸发烧,不过他也豁出去了,这个姥姥就是这个调调。

    再说,她易三娘是竹林乐坊的主母,干的就是风月场所的事,她根本不会在乎这些虚礼的。

    看到萧七重新抬头,易三娘微微一笑,突然凑近了低声问道:“小七,姥姥问你话,你老实回答。”

    好家伙,这一离近了,香味儿更氤氲。

    简直就是一朵熟的不能再熟的鲜花,刺激的萧七浑身直发痒,苦忍着内心的悸动,苦笑着说:“问吧,姥姥,小七知无不言。”

    “嗯,你弹奏的那张琴,有什么名堂?”

    “哦,那张琴叫伏羲琴,是地球上的神器。琴声能静心凝神,解除心魔。”

    “伏羲琴?不错,音质一流,而且蕴有异能。不错,不错。”

    “姥姥,难道你对这琴感兴趣?”萧七好奇的问了一句。

    “怎么,姥姥说感兴趣,你会割爱吗?”

    萧七苦笑着说:“现在就是想割爱也割不了。这把伏羲琴,已经被我化进了体内,血脉相连了。拿出来用用倒是可以。”

    易三娘看着萧七轻柔一笑:“小子,你倒是实惠,什么都说。以后除了家人和姥姥,对别人别那么轻易就交代老底。”

    “靠,姥姥当小七是雏儿吗?这种事还用你说。小七看人看事,还有点眼光的。像姥姥这种妙人儿,那是可以交心的。”

    易三娘一听,一双凤目异彩涟涟,看着萧七笑道:“小家伙,难怪琴小妹肯见你。你果然有点门道。让姥姥都心动了。”

    说完,直接将自己浅饮了一杯的酒,直接推到萧七面前,笑着说:“喝了吧。”

    “啊?”萧七顿时哭笑不得。

    那杯子上面,还留着她的唇印呢。

    这让自己这么喝啊?

    “怎么,不想喝?”

    “呃,喝,怎么不想喝。”

    萧七随手拿起酒杯,毫不犹豫,再次一饮而尽。

    刚喝完,车子突然一震,速度慢了下来。

    同时,外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主母,城守竺宁和守城将军联袂而来,带着城主令谕,揽住去路。”

    易三娘那张明媚的俏脸瞬间冰冷下去。

    “他们想干什么?”

    “竺宁说,想看看主母的车里,是否还有其他人。”

    “哼,狗胆包天。夏守成来了,老娘也不给他面子。去把圣堂金令箭挂出去,谁再敢拦我易三娘的车,杀无赦。”

    “是,主母。”

    萧七听的心中震撼,忍不住问道:“姥姥,圣堂金令箭是什么东西?”

    “金令箭啊,那是圣堂发下来的保护符。整个九界大陆,只有五支。有金令箭在,相当于界主令谕。没有圣堂七长老联合出手,任何人不得违抗金令箭。”

    “我靠,这个东西叼。姥姥,你可真是深藏不漏啊。”

    听了萧七的话,易三娘眼神突然变了,变得有些落寞,而且脸上的神情也变的圣洁了许多,幽幽叹了口气,低声说:“小七,姥姥没这么大的本事。这金令箭,是另外一个人送我的。”

    看着易三娘脸上的神情,萧七心中一动,奇道:“是姥姥的恋人?”

    “呵呵,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更合理的说法,是千年前,九界四秀共同的恋人。”

    萧七一听,心中一震。

    九界四秀共同的恋人,也就是说,当年的易三娘,花青娥,简书瑶和怜思思四个堪称顶级的绝色天骄,同时恋上一个人。

    这个人可真牛逼到家了。

    难道是九界界主?

    易三娘似乎知道萧七在想什么,微微摇了摇头说:“那个人,不是界主,但也是个神秘的人。而且修为高绝,风流倜傥,一身技艺震惊九界。没人知道他是从哪个星域来的。只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挑战最高的主宰。”

    “那后来呢?”

    “他消失了。从那以后,界主也再没露过面。不过,至尊魔灵一直来往于九界大陆和界主空间,倒是没什么异常。所以,大家想当然的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萧七听的心中一动,开口问道:“姥姥,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他没名字。所以,我们都叫他无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