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2章,先下手为强

目录:带着空间重生| 作者:纤| 类别:散文诗词

    ♂

    他哪里知道自家老婆现在满脑子打的都是给女儿找个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好给自家儿子铺路的事儿啊,还以为自家老婆终于想开了,准备主动向自家女儿示好了呢,所以他才会在听到老婆的话后,心情特别好的回她,而且还真准备把女儿带回家去。

    可惜啊,他的一番苦心思,他家老婆压根儿不懂,自从那偏执蛊的事情发生了之后,虽然那蛊给自家女儿给清除了,但她的主观意识却是清除不了的,再说了,那偏执蛊只不过是放大一个人的偏激程度而已,又不是无中生有,让她突然多出来的对自家女儿的偏激。

    郑月一听到自家老公说要带女儿回家,心里高兴,连声音都愉悦了起来,连连点头笑道:“好好,那你们回来之前可得提前给我打电话啊,我好准备准备。”准备把那些个所谓的青年才俊安排好了,带女儿去给人相看相看。

    而刘子强,显然以为自家老婆说的是要给自家女儿准备饭才什么的,所以也很是高兴的道:“行,你放心,要是我们回来啊,我一准儿提前给你说,让你好好准备。”只不过,也不知道自家女儿愿不愿意回去?自家女儿打小主意就很正,不一定会回去。

    但刘子强也想好了,就算女儿不愿意回家,他也要好好劝劝她,毕竟,那个是生她养她,好吧,并没有怎么养她的妈妈,母女之间,是没有什么隔夜仇的,再者说,老婆也只是言语偏激了些,并没有对女儿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想必女儿会谅解自家老婆的吧?

    毕竟,女儿的性子其实极好,温温柔柔,乖乖巧巧的,又宽宏大度,对别人都这样,对自家妈妈应该会更加多一些包容罢?刘子强想得很好,到时候把女儿劝回家后,再好好劝劝老婆,叫她不要太偏心,以免破坏女儿和儿子之间的关系。

    可惜,他的一番苦心,郑月是不会懂的,一听到老公肯定的话后,就迫不及待的道:“好好,那我先挂电话了哈,你们可千万要早些回来啊,记得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哈。”她忙着挂完电话后,认真挑选蒋心柔说的那些青年才俊们,没功夫跟自家老公瞎扯了。

    “行,你放心,你也不用太紧张,女儿宽容着呢。”刘子强闻言笑了,看到老婆这么积极的想要女儿回家,他觉得这次自家老婆是真的开窍了,所以高兴得很,就连一会儿要看看那个自家女儿选中的,要把女儿抢走的小伙子都没那么让他忧心的了。

    这不,刘子强挂了电话没多久,就见一个,嗯,怎么说呢,他文化水平不高,不太找得到好的形容词来形容这小伙子,就是感觉吧,这小伙子好像浑身都冒着仙气儿似得,这样的他与自家女儿走在一起,似乎自成一体,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外人根本插不进去似得。

    那小伙子稳稳的携着自家女儿的手,眼中柔情挡也挡不住,像是要益满出来似得,而自家女儿脸上的笑意是怎么收都收不住的那种,看到这样的一双人儿,他的心里有点儿动容,这小伙子给他的第一印象,很是不错。

    然后,还不待他说话呢,就见那小伙子很是温文有礼的朝了鞠了个躬,恭敬的道:“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司徒一拜。”虽不是古礼,但司徒云的腰却弯的很深,事实上,他完全可以不必这样做,毕竟,刘子强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一般来说,修仙者们完全可以不必理会普通人的。

    但谁让他是刘紫凝心中敬重的爸爸嘞,爱屋及乌,所以司徒云对自家岳父的态度也很恭敬就是了,他的准则是,凡是对刘紫凝好的人,他就对他们有礼,凡是对她不好的,那不好意思,直接无视或者教训一顿,让他们老实点儿。

    不过嘞,在地球上,他这样做也算是大材小用了,毕竟,地球上能对刘紫凝不好的人,除了她的一些亲人之外,还真没有别的人能欺负得了她,包括本土的修士们。

    一上来就受了个大礼,刘子强有点儿懵,这个,这小伙子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谁是他岳父啊,居然一见面就来这么一出,还让他怎么办啊?再看自家女儿在边儿上笑盈盈的站着,刘子强只觉得自己额头上全是黑线,心道:闺女,不带这样胳膊往外拐的啊?

    刘子强愣着,司徒云也没起身,一直保持着那样恭敬的姿态,看得边儿上的郑外公都有点儿不满了,直道:“子强啊,你这愣着干啥呢,还不赶紧的让这孩子起来啊,孩子,你赶紧的起来吧,别理他,他怕是没见过这样的阵丈,吓着了呢。”

    要说郑外公这会儿心里可是乐得很,自从这女婿带着女儿到外地发展之后啊,做事儿那是越来越能干,越来越雷厉风行了,一点儿也没有当初还是小年青的时候那股子憨厚劲儿了,再加上他们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要看到他这样的蠢样子,可真是不容易。

    这次,一回来居然就被司徒这孩子给弄得傻傻愣愣的,郑外公觉着有趣儿,但也不忍让人家孩子老是这样行着礼,所以赶紧出声让人起来,可是啊,司徒云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的道:“外公,没事儿,岳父这是还没反应过来呢,反应过来就好了。”

    岳父没点头让他起,他才不会起呢要不他这一拜那不就白拜了嘛?他这是先下手为强,自家岳父一上来,他就先把礼行了,到时候他家岳父大人想反悔都不行,所以啊,岳父大人不开口,他是坚决不会起为的,怕哪郑外公的辈份儿比岳父大人高,他也是不会听的。

    喝,这孩子不错嘛,郑外公笑眯眯的看着行着礼的外孙女婿(他自各儿心里早就认定了这是他的外孙女婿),觉得他是个沉得住气的孩子,现在这样有礼踏实的孩子可是不多了呢,没看到现在那些个孩子们,见家长什么的,都是走过场而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