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八章 入山

目录:跑男之纯情巨星| 作者:低空飞行| 类别:都市言情

    ♂

    虽然已经越过了度假村的边缘,但还没有正式进入山林里,李雪显然也不是那么紧张,笑着摇了摇手中的骨棒说道:“这个东西,说出来吓死你,这可是人骨锤。”

    “啥?真的假的?”紧跟在身后的程贺和鹿含也来了兴致,更近一步后,感兴趣的问道:“雪儿姐,难道是你杀了人拿来做武器的?”

    “嘻嘻,要真那样,我还敢拿在手里吗?而且,这个人骨锤,也不是我做的,而是祖上传下来的,现在要想做一根,基本上也没可能了。”李雪笑盈盈的回答之后,挥了挥人骨锤说道:“就像是道家以千年桃木剑为神器,我们巫门也有自己的法宝。这根人骨锤是我祖上有一位同样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大巫师,在感觉到即将寿终正寝的时候,利用岩壁蛇、血蟾蜍、倒挂蛞蝓、蓝鳞苔藓、九孔蛤蟆等物融合成阴.水,最后覆盖在自己的腿上,让自己身体中的阴气为了抵御这种奇毒,全部都聚集到腿部。直到最终,人死灯灭的时候,腿上的血肉会被吞噬干净,而这根人骨锤也就形成了。”

    “嘶……”三个大男人倒吸一口冷气,好半天赵永齐才舔舔嘴唇说道:“怪不得人家要说巫门是邪派了,虽然说是残害自己,不过这也太惨了点吧?”

    “这有什么?道家的所谓醍醐灌顶,还不是将自己的全部精气神转给后辈子弟。而发动这种秘法的人,瞬间就会苍老到极致,最后还要忍受体内噬心之痛九九八十一天才会只留下一张皮,彻底飞升他们所谓的天界呢。”李雪倒是不以为意的随口说着。

    “醍醐灌顶,不是啪一下,然后几秒就搞定的吗?”鹿含比划着武侠片的动作,好奇的追问。

    “那都是瞎掰的。醍醐灌顶需要分很多次,而从第一次开始就会有噬心之痛。”李雪挥挥手不屑的说道:“就好像是两个瓶子,新瓶子根本就装不下旧瓶子那么多水,一下硬挤进去,新瓶子立马就破了。所以只能一点点往里面倒,慢慢把新瓶子给撑大了,这样才能继续装进去。不过话又说回来,醍醐灌顶的秘术,现在恐怕都已经消亡了。”

    像是乖巧的学生们,三个大男人连连点头,对这种自己从来没听过的事情,倒是也听的津津有味。

    身后的温成龙等人倒是一点都不敢放松,各自手拿武器,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

    不过是开口闲聊片刻之后,几人已经走到山林边上。这里明显没有道路,目视范围内,树木也开始随着深入而逐渐茂盛浓密。

    停止了闲话,李雪看了眼赵永齐手中的罗盘,随手一指正前方说道:“就是这里面,看这里的阴气浓度,应该还不会有打开鬼门的三阴地存在。我估计,在后面那片小山地周围。”

    寻找什么三阴地,李雪才是专家,众人也不会反对他的判断,就算是拿着罗盘,已经知道大致怎么用的赵永齐,在这方面也没什么发言权。

    “从这里开始,大家就要注意四周的动静。时刻互相注意对方身上聚阴符,若是聚阴符变黑,就立刻互相靠拢,不要轻易去碰触任何看起来无害或者奇异的东西。明白了吗?”李雪满脸正色的向所有人大声交代清楚,直到见所有人都答应,这才把独臂一挥,让单手拿有阴盘,单手提住强光灯的赵永齐和她并肩走入山林。

    身后的程贺等人也不敢怠慢,各自手提强光灯,小心翼翼的戒备中,跟随在最前面两人的身后。反倒是温成龙等人显得很平静,这种程度的山林,在他们这些很多次从原始森林完成野外生存训练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堪一提。只不过,因为有未知的危险,所以倒也打起几分精神注意周围的动静。

    就像是众人的判断一样,进入树丛之后,道路开始还算好走,慢慢的却已经开始被那些怪树老枝杂草藤蔓阻隔。只不过十几分钟,前进的道路已经越发的难走。后面的温成龙一看到这种状况,让四名身强力壮手持砍刀的保镖上前,两人一组,轮换将那些很难穿越的杂枝砍开,这才算是让人能够通行。

    “雪儿,我们这么走对吗?”赵永齐的剑眉微皱,不解的问道:“就算那些鬼可以在这里横冲直撞不受影响,但是那些人总不能这么过去吧?这里连个破口都没,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不,越是如此,越说明是对的。”李雪还没回答,身后的温成龙已经抢先开口,在赵永齐回身望来时,指了指地上说道:“我们从度假村里开始,也就是他们消失的位置开始,连一个脚印都没有发现。三十多个人,哪怕再怎么仔细小心,也会留下很大一堆纷乱的脚印。所以,唯一的理由就是那些人被某种方法控制,可以漂浮或者远距离跳跃前进,这才会没有印记。”

    “对哦!”程贺的双眼放光,拍了拍赵永齐的肩膀说道:“小齐,你还记不记得,那些个鬼都是漂浮在半空中,甚至连脚离地面都有十几公分高。”

    “嗯,确实如此。被拘魂牌吸引,裹夹入鬼队伍的人,会形成在‘鬼道’上,所以不会正常接触我们的地面,因为地面,对于鬼来说也是有阳气存在的,就像是让我们走烧红的铁板一样。所以,这里没有痕迹是正常的。”李雪点点头,给出了最后的判断。

    赵永齐正想要回话,却听见最前面的两个大汉停住了手中的砍刀,回头擦汗时喊道:“小齐哥,从这里看过去,还有一段就是山壁了,我们是一直砍到山壁边上,还是要绕道行走?”

    听闻这阵呼喊,赵永齐将目光落到了自己手中的阴盘上,托着阴盘左右摇晃片刻,才皱眉对李雪说道:“雪儿,五分钟之前,我记得这里的刻度才是三,可现在怎么变成七了?”

    “七?!”雪儿一惊,面上第一次显露惊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