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六章 骚乱的间桐家和远坂家(下)

目录:狮子兽的征途| 作者:兰陵王小生| 类别:散文诗词

    “凛竟然一个人跑来冬木市,我一直都在家里,她没有回家,她回冬木市是为了什么?”远坂时臣眉头紧锁的对远坂葵问道。

    “可能...是因为最近出现的,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连环杀手...”远坂葵说道。

    通过小远坂凛离家出走前的蛛丝马迹,她隐约的猜出了小远坂凛的目的。

    “那个孩子太大胆了,那么危险的事情,竟然不跟父母说。”远坂时臣用力锤了一下桌子,即气愤又担心。

    “老师,发生什么事情了么?”隐藏在远坂家里的言峰绮礼,听到了客厅里的声响,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已经离开这座城市的远坂葵出现在这里,明显微楞了一下。

    “是因为凛...”远坂时臣逐渐冷静下来,恢复平日的绅士优雅,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

    “凛竟然自己去追连环杀人犯的凶手,这可真是...不愧是老师的勇女。”就算一向面瘫的言峰绮礼,听到这件事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一下。

    “你就不要说笑了,凛那孩子学了没两年魔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她会那点东西,失灵时不灵的,连个普通人都对付不了,更别说异想天开的,想要对付凶狠的连环杀人犯了,她应该刚到冬木市没多久,必须快点找到她。”

    “我送给凛的魔力指南上面,拥有我的印记,我现在无法离开,绮礼,你去帮我把凛找回来。”远坂时臣说着,拿出另一个魔力指南针交给言峰绮礼。

    “遵命。”言峰绮礼应道。

    因为事关小远坂凛,言峰绮礼亲自出马,寻找小远坂凛所在的位置,按照魔力指南的指引,在楼顶跳跃,直线向指针指向的地方赶去,很快就找到了隐秘荒废的地下酒吧。

    “这里经历了一场战斗...”言峰绮礼从十数米高的楼顶跳下,半蹲落地,看着通往地下酒吧的地下入口,仅仅只是站在这里,他就感受到了空气中残留的气息。

    言峰绮礼看了一眼魔力指南,指针正对着地下入口,迈步走了下去。

    “!!”当言峰绮礼要走到地下酒吧门口时,迎面遇到了,从里面走出的小枫。

    两人对视的瞬间,没有任何的犹豫,小枫直接抬起手木弓,灵箭在弓弦上凝结。

    言峰绮礼左臂下垂,三个红色的剑柄,从他的衣袖中滑落,被他用手指夹住,魔力灌输到剑柄中,凝结成锋利的长刃,犹如短剑一般。

    这把武器叫做黑键,只要戴着剑柄,灌输少量的魔力就能形成剑刃,携带非常的方便,虽然对物理攻击较弱,但用来对付魔法、魔物之类的东西有奇效。

    虽然,外形看似如同短剑,其实是类似苦无一般的投掷武器,同时,黑键也是言峰绮礼最擅长的惯用武器。

    小枫拉弓,灵箭对准言峰绮礼,言峰绮礼没有任何动作,但全身肌肉蓄力紧绷,要是小枫有任何的攻击行为,他会立即投掷出黑键。

    “……”俩个人对持半响,小枫弓上的灵箭散去,将木弓放了下来。

    “你身上没有邪恶的气息,你和里面的人没有关系,不过,你的内心有着一个空洞,我能够感受到你内心的扭曲与遮盖,你正在堕落邪道的边缘,希望你好自为之。”小枫看着言峰绮礼,好像看穿了他的灵魂说道。

    “!!”言峰绮礼闻言,瞳孔微缩,有种一直隐藏的秘密,被人解开发现的震惊

    说罢,小枫沿着楼梯往上走,与言峰绮礼擦肩而过。

    “等一下...”言峰绮礼回过神来,转身想要去抓住小枫,但他转过身,身后哪还有人,小枫已经不见了。

    “……”言峰绮礼站在原地数秒后,黑键上刀刃消失,剑柄缩回衣袖中。

    言峰绮礼走进一片狼藉的地下酒吧,入目就看到全身干瘪,如同干尸一般的雨生龙之介的尸体。

    言峰绮礼检查了一下雨生龙之介的尸体后,拿出远坂时臣给他的魔力指南找了一下,在一个角落的垃圾堆里,找到小远坂凛的魔力测试器。

    小远坂凛在混乱中,遗落了魔力测试器,指南针模样的魔力测试器,上面的镜片破碎大半,里面的指针和齿轮也有破损,已经坏掉了。

    言峰绮礼将破损的魔力测试器捡起,身子还没站起,突然向地下酒吧的门口挥手,三枚细长短剑模样的黑键向门口射去。

    黑键大半的剑身刺进木门里,一团黑雾,分散开来躲过黑键,重新凝聚。

    “原来是间桐脏砚大人的式神。”言峰绮礼的攻击停下,口中说道。

    说着,言峰绮礼下意识的掩盖一下手背,防止他还是Assassin暗杀者的御主这件事暴露。

    数十分钟后,远坂时臣和间桐脏砚用魔术进行了远程会谈,讨论两家的孩子,小远坂凛和小间桐樱失踪一事。

    “这具尸体,应该就是近期闹的沸沸扬扬的那个连环杀手,他体内有着魔术刻印,也是一名魔术师,不过,这魔术刻印应该刚刚觉醒,只是初步和身体融合...”远坂时臣检查着雨生龙之介的尸体,言峰绮礼在一旁辅助。

    “竟然这个连环杀人犯已经死了,那被他诱拐的那些孩子哪去了?”间桐脏砚说道。

    “时臣,你快看电视!”就在远坂时臣和间桐脏砚讨论时,远坂葵激动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正式会谈被打扰,这是非常失礼的事情,一向绅士风度的远坂时臣,忍不住眉头皱了皱,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不是冒失之人,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远坂时臣和间桐脏砚同时打开电视,就看到电视里正紧急插播一条重要新闻。

    冬木市当地警方,发现了那些失踪被诱拐的孩子们,准确来说,不是警察发现的孩子们,而是这些孩子们主动找到了派出所。

    不过,这些孩子是被谁诱拐的,又是怎么逃出来的,失踪着几天又被关在那里,这些孩子们全都不清楚,好像失忆一般,没有这几天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