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天生传奇 第2079章 脑回路多一些

目录:妙医鸿途| 作者:烟斗老哥| 类别:都市言情

    法尔罗在一家很隐蔽的酒吧,见到了穿着风衣,带着黑色毡帽的克雷斯曼。

    为了掩人耳目,克雷斯曼甚至还戴了假发套,挡住了他那一头引以为傲的金色头发。

    法尔罗知道克雷斯曼比自己更不想泄露行踪,因为他想要跟自己商议的事情,与阴谋有关。

    克雷斯曼将帽子压在桌子上,微笑道:“很高兴您愿意跟我聊聊。”

    法尔罗耸肩道:“只能说你故布疑阵很巧妙,引起了我的兴趣。”

    酒吧里的音乐旋律是二十多年前流行的乡村音乐,有一种怀旧的气氛在流淌,克雷斯曼眼中流露出一抹回忆,自嘲地笑道:“托斯卡制药最近的动作频繁,想必也引起了你的警觉。费瑞制药已经破产,诺伊集团因为创新药的威胁,岌岌可危。你难道不担心埃尔伯制药,是下一个目标吗?”

    法尔罗表情变得寒冷,道:“挑拨离间是最下作的手段。”

    “你愿意来见我,其实就证明你已经怯懦了。”克雷斯曼目光落在法尔罗敲打桌面的手指上,“托斯卡制药的计划,是想要垄断和通知整个医药行业,等结束了费瑞和诺伊之后,将会对埃尔伯采取措施。你仔细想想,论手段你们是吞食了费瑞和诺伊之后,变得无比强大的托斯卡的对手吗?”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法尔罗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们联手吧。费瑞制药倒下之后,形成许多空白市场,我们如果联手的话,可以迅速将那些市场给占领下来,不给托斯卡壮大的可趁之机。”克雷斯曼将一份资料推到法尔罗的手边,“在利润分配上,你占七成,我占三成。相比于托斯卡给你的条件,更加地有诚意吧?”

    法尔罗扫了一眼那份资料,没有拿起翻阅,笑着说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之所以愿意来见你,只是想看看你垂死挣扎时候的狼狈可笑的画面而已。我不会违背与托斯卡的合作,如果真有一天,我们与托斯卡面临决裂,我也有信心光明正大的击溃对手。”

    克雷斯曼表情阴晴不定,没想到法尔罗无视了自己的诱惑。

    法尔罗冷笑道:“你是一个很好的说客,但没有人会愿意相信一个垂死挣扎的弱者。如果你们的计划能够成功,就不会陷入现在的困境。我们还是正面地较量一番吧,至于鹿死谁手,各凭本事。”

    法尔罗从真皮钱夹里取出一张钞票,放在自己的酒杯下面,他的意思很明显,今天的酒钱以AA方式结算,他不想欠克雷斯曼什么,也不想让克雷斯曼欠自己人情。

    乔安娜批阅了最后一份文件,助手表情严肃地走入办公室,皱眉道:“刚接到线报,克雷斯曼出现在阿姆斯特丹。”

    乔安娜皱眉道:“他跟法尔罗见面了吗?”

    助手颔首道:“我们的人发现他化了妆,在一家酒吧与法尔罗见面。”

    乔安娜道:“最后酒钱是谁买的?”助手微微一怔,道:“我们没有调查到这个细节。”

    乔安娜叹气道:“那就赶紧安排人去调查清楚,这个很重要。”

    助手一刻钟之后重新返回办公室汇报道:“两人以AA方式买单,法尔罗点了一杯马蒂尼,克雷斯曼点了一杯波尔多……”

    “好啦,我明白了。”乔安娜嘴角露出笑容,“此事到此为止。”

    助手不解地望着乔安娜,她还有很多关于两人的情报。

    乔安娜笑着解释:“AA买单,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两个人不欢而散。法尔罗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他知道克雷斯曼这是在垂死挣扎,如此也侧面反应一点,现如今诺伊集团现在的状况真的很糟糕。”

    助手恍然大悟,如果诺伊集团有信心面对创新药带来的冲击,绝对不会如此上跳下窜,唯一的解释,如同乔安娜所分析的,诺伊集团现在的情况真的很糟糕。

    “你先出去吧。”乔安娜命令助手道。

    等助手关上办公室的门,乔安娜给苏韬拨通电话,将克雷斯曼和法尔罗见面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遍。

    苏韬颔首道:“法尔罗还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知道自己没必要深陷其中。当一个人落入沼泽,旁边的人想要将他拽出来,极大的可能是,他也会被连累,坠入沼泽。理智的处理方式是,静观其变。”

    “根据我们的线报,诺伊集团旗下的主要制药厂开始疯狂生产抗病毒药物,他们的计划是利用新旧交替的时间差,在我们的创新药未上市之前,将库存原料全部制作成成品,用低价倾销的方式,交给底层渠道商进行销售,如此一来,可以减少损失。”乔安娜分析道。

    “这将对我们造成巨大的冲击。”苏韬皱眉,市场的容量是固定,患者的用药不会因为新药推出,就会变大。如果市面上提前充斥着大量的旧药,肯定会先消耗那些旧药,才会有患者使用新药。

    诺伊集团的策略还真是够奸诈的,但也存在风险。

    苏韬笑着说道:“对你们而言,好像不是什么问题吧?如果能让创新药提前面向市场,跟旧药采取一样的兜售策略,相信那些渠道商会选择创新药而会放弃旧药。诺伊如果耗费更多成本生产出来的旧药无人问津,那将造成致命的打击。诺伊其实是在变相的自杀。”

    乔安娜微笑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个月之前,你就让我准备原材料,是不是早已想到现在的局面?”

    苏韬笑着说道:“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我的同事提出的建议。”

    “闫鹏吗?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合格商人。”乔安娜感慨道,“因为原料准备得很充分,所以我们随时可以进行生产,之前还担心渠道商不认可我们的产品,但通过前期的宣传,大部分渠道商都意识到这将是一次抗病毒药物的迭代变革,掌握了代理权,对他们而言,不仅仅是短期利润,还有长期的收益,所以愿意跟我们签署合同。”

    闫鹏在苏韬的体系中是一个关键人物,也是为何赵剑多次对他不满,但苏韬始终保持客观包容的原因。

    闫鹏在医药领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的经验对苏韬布置医药产业有巨大的作用。

    苏韬现在身边已经聚集了各类的人才,不再是靠着自己一个人独行天下,而是通过团队管理,朝共同的目标迈进。

    “我会让工厂加快生产进度,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产品面市。只要避免诺伊制药打时间差,我们便有机会获得这场战役的胜利。”乔安娜微笑道,“对了,费瑞制药留下不少固定资产,为什么你不感兴趣?”

    苏韬自信地笑道:“那些固定资产表面来看很诱人,但费瑞制药的管理团队和我的理念不合,如果接受那些固定资产,势必也要收容那些员工,想要改造一个人的工作习惯、敬业态度,成本实在太高了,所以我不想接手。”

    乔安娜叹气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犹豫了。”

    她已经和董事会的成员商量过,抄底接收费瑞制药资产的想法,但反对意见跟苏韬的分析一样,担心费瑞的管理制度,导致接受之后改造难度和成本太大。

    苏韬微笑道:“我虽然没有信心接手,但有一个人却是可以驾驭费瑞这艘破烂不堪的飞船。”

    乔安娜眼睛一亮,道:“乔舒亚?”

    苏韬颔首道:“乔舒亚对费瑞制药很了解,他肯定心中有很多解决的办法,以前碍于董事会的阻挠,他无法施展心中的计划,但现在费瑞制药如果变更了投资商,对他进行完全放权,那么费瑞制药将重新被赋予新生的动力。”

    乔安娜语气复杂地说道:“我真心好奇你的大脑内部是什么样的。”

    “和你一模一样,只不过脑回路多一些而已。”苏韬幽默地说道。

    穿着黑色西服的罗宾逊戴着墨镜,手里提着银色的拉杆箱,走入机场,他现在进入人生的迷惘期,因为费瑞制药将他踢出,而且还宣布破产的原因与他有直接关系,因此他现在的职业生涯已经彻底被毁灭。

    罗宾逊只能隐姓埋名,换个地方重新再来,他坚信以自己的能力,无论前往何处,都会有全新的发展。

    罗宾逊顺利通过安检,正准备走入VIP室,迎面走来两个穿着风衣的男子,他本能察觉不对,迅速反向逃跑,但没过多久,他便被其中一人狠狠地压在身下。

    “我们是联邦调查局工作人员,怀疑你与多起谋杀案有关,请你配合我们前往警局调查……”

    罗宾逊心情一松,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以前他是费瑞制药的副总裁,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隐瞒,如今自己孑然一身,没有了保护符,所作所为自然也浮出水面。

    当罗宾逊被押送进入警车的时候,暗处一个戴着口罩和墨镜的男子,记录下了这段视频,并将之发送到乔舒亚的邮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