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 葛二蛋

目录: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类别:都市言情

    ♂

    第九百四十五章 葛二蛋

    “停!”

    随着宋铮的一声大喊,《奋斗》剧组现场的拍摄工作瞬间停摆,一些小年轻不禁汗毛倒竖,而那些跟着宋铮不知道拍了多少戏的老鸟则纷纷抱着肩膀看热闹。

    “葛二蛋!”

    宋铮语气平平淡淡的,可越是这样就越吓人,一点儿感情都没有,这么一个充满了喜感的称呼叫出来,现场居然没有一个人敢笑。

    王洛丹一脸憋屈的走了过去,站在宋铮面前,低着头,手指不安的抠着裤缝。

    站在一旁的李辰和汤维不时的朝着这边偷瞄,他们都知道,王洛丹怕是又要倒大霉了。

    《奋斗》开拍还不到一个星期,可同样的情形,他们都不知道看到过多少次了。

    “二蛋又要倒霉了!”李辰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

    汤维白了李辰一眼,道:“讨厌不讨厌啊!人家一大姑娘,乱叫什么啊!?”

    李辰一怔,道:“宋导还不是整天都二蛋,二蛋的,怎么不见你说宋导啊!?”

    汤维没说话,但是那眼神已经很明显了:你小子能和宋铮比吗?想多了吧!?

    这俩人还在眼神大斗法的时候,宋铮那边已经开喷了:“我说你的脑袋是木头的啊!?小说,剧本看了半年了,你就给我看出这么点儿东西出来!?”

    刚刚拍的那场戏是陆涛应聘到法国一家设计公司,负责徐志森名下的青年家园项目,然后米莱作为合作方的代表前去找陆涛谈生意。

    这个时候,尽管陆涛和米莱已经分手了,可是米莱对陆涛余情未了。

    “米莱现在对陆涛的感情就是余情未了,明白什么叫余情未了吗!?长这么大个子没让人甩过啊!?”

    也就是王洛丹现在听了宋铮的话,特意留起了流海,不然的话,听见宋铮这么一句,青筋都能立刻爆宋铮一脸。

    “刚刚这场戏里,米莱明显是对陆涛余情未了,可你那是什么表情?苦大仇恨的跟个黑寡妇一样,孙二娘都没有你凶!”

    王洛丹强忍着满心几乎要喷出来的怒火,她可从来都不是个省油的灯,刚到剧组的时候,宋铮只要一骂她,她就立马还嘴,可是一来二去的,她也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在剧组里,导演就是皇帝,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

    再说了,她可是连卖身契都签完了,要是还跟着宋铮顶牛,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

    但是损人也不带这样的,自己好歹也是一大姑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王洛丹越想越委屈,她想哭,哭出来,让大家伙一起来声讨宋铮这个片场暴君,可是也奇了怪了,以前上学的时候,她演哭戏那绝对是手到擒来,什么时候想哭,眼泪随用随有,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酝酿了半天的感情,眼屎都快瞪出来,却一点儿哭的感觉都没有。

    宋铮正说着,抬眼一看,见王洛丹表情一阵神奇的变幻,还能猜不到这死孩子是走神儿了!“嘿!想什么呢!?跟你说话呢!”

    宋铮说着都差点儿笑出来,这王洛丹也真是个奇葩了,别人被他在片场骂,就算是不哭出来,也得是一脸的憋屈。

    王洛丹倒好,一开始居然还敢跟着她对顶,现在更好了,神游天外。

    宋铮也懒得跟着这个熊孩子掰扯了,对着坐在一旁的石康道:“你跟着她说吧,就是是根木头,一点儿都不开窍!”

    石康自打《奋斗》开拍就一直在跟组,要说对剧中人物的熟悉程度,怕是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他现在也和剧组里的演员混熟了,见宋铮起身离开,忙对着王洛丹道:“那个什么,米莱这个人物呢,她是一个对爱情非常执着的人,敢爱敢恨,但心地善良的女孩儿。”

    前世原版的《奋斗》,米莱正是凭借着这样的性格,征服了很多观众,让很多观众喜欢上这个角色。

    石康看着王洛丹,等她消化了一下,接着道:“米莱并非一个软弱的女孩儿,她是一个完全乐天派的人,而且兼具心地善良。米莱对所有朋友,不管是富的、穷的、对自己好的、伤害过自己的,全都一视同仁施以援手。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儿能原谅抢了自己男友的人,而这个横刀夺爱的人还是自己的闺蜜,米莱就做到了,米莱的闪光点还远不止如此,她甚至原谅了抛弃自己的人,这就不止是善良,简直堪称伟大了。感情观上始终如一,生活观上,米莱又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女孩,她向往的是平凡但不断前进、丰富又充满希望的生活,作为一个富家女,这简直是难能可贵。”

    王洛丹听得很认真,她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像宋铮那样对着她一通臭骂,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反倒是石康这么耐心的给她分析角色,她立刻就听进去了。

    “可是,我就是不明白,米莱既然这么好,为什么陆涛要抛弃她呢!?”

    宋铮并没有走远,也听到了王洛丹的话,她感到困惑的这个问题,大概也是前世很多人在看过《奋斗》这部电视剧之后,最大的困惑了。

    宋铮一开始也不理解,只是觉得陆涛这个人矫情,属于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混蛋,可是将全剧看完,慢慢的他也能明白一点儿了。

    陆涛骨子里是徐志森的不服输,却从小耳濡目染陆亚迅的大隐于市,没错,他曾蔑视陆亚迅,他曾对这个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孩子也抚养二十多年,并且没有自己的子嗣的男人没有丝毫的尊重,但是在故事的最后,他叫陆亚迅“爸”,并且他说他会一直这样叫。

    可是同时,他只叫徐志森叫“老徐”。

    宋铮在看这部电视剧,欣赏着陆涛与夏琳那天崩地裂的爱情的同时,也会在想,如果徐志森能早出现一点儿的话,也许陆涛就不会爱上夏琳,因为从骨子里来讲,陆涛在米莱面前是自卑的,他不了解米莱,他觉得富家女就活该被他们坑骗,他也不爱米莱,因为他们不在一个世界。

    杨晓云和向南租房子的时候,说起俩人小时候都有过的四合院生活,说槐树和枣树,可是陆涛和米莱,从来就不可能有共同的相似经历。

    就像在陆涛越来越像徐涛的时候,夏琳开始茫然失措了,她发现这个男人对她说,买车别忘了驾驶本写你的名字,她愤怒了,因为他变得和那些夜总会的男人再也没有什么不同,她发现他慢慢地远离了他们的世界,不再是一起的时候相互抱怨工作不顺心,而是他功成名就,而我只是个一无所成的业务员,他买了独栋别墅,我却还一无所有。

    这样的感觉,何曾不是陆涛有过的,米莱可以一下子花掉一个大学男生一个月的生活费,可以开跑车上学,可以一下子玩一样的租下一套房子,这对于陆涛,太陌生。

    门当户对四个字很老,却真的有道理。

    因为陆涛生在陆家,所以他爱的是相似的夏琳,就算他曾经向徐志森靠拢,就算他曾经和夏琳分开,最后他叫陆亚迅“爸”,还是选择了夏琳。

    就像汪老夫子的一首歌里唱的那样:我们都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

    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同类,找到之后,才发现自己不是孤独的,不是怪物,不是一个人在奋斗。

    这就是夏琳之余陆涛无法取代的意义。

    在他越来越徐涛的过程中,徐涛和陆涛始终在斗争,夏琳就是陆涛的本来状态,他看到夏琳就会安心,知道自己还是陆涛,当夏琳不在了,他为什么会茫然,因为他找不到自己了。

    石康掰开了揉碎了的跟着王洛丹说了半晌,最后王洛丹好像是明白了,也好像是依然糊涂着。

    宋铮在一旁看着火候也差不多了,关键是他不想再等下去了,王洛丹的状态必须尽快给逼出来,不然的话,这戏真tm没法拍了。

    “我说,还行不行啊!?不行趁早说话!”

    “谁不行啊!”王洛丹直接就爆发了,她实在是受够了宋铮,“现在就拍,你要是还不满意,随便你换人!”

    王洛丹说完,腾腾的下了楼,站在楼梯口,眼神之中带着倔强的看着居高临下的宋铮:“还能不能拍!中午不吃饭啦!?”

    在场人都惊呆了,以前只是觉得这个姑娘彪,轴,谁知道居然能彪悍到这个份上,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啊!

    所有人都在看着宋铮,期待着宋铮的反应。

    汤维不禁有些担心,她之前和宋铮合作过《真实的谎言》,对宋铮在片场的状态,那可是一清二楚。

    “完了!完了!葛二蛋这下闯祸了!”

    李辰闻言,大翻了一个白眼:还说我呢,你不是也跟着一起叫。

    “没那么严重吧!”

    汤维急道:“你不知道,宋导在片场一向都是说一不二,谁敢跟他对着干啊!那~~~~”

    汤维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宋铮喊了一句:“都杵着干什么呢!?干活!”

    汤维一愣:“呀!这就完了啊!?”

    宋铮往监视器后面一坐:“开始!”

    王洛丹腾腾的迈步上楼。